[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二十六。向西藏进军)[参赛]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17 10353
导读: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并以我爷爷的回忆录来参加铁血中国历史版主办的“野战军故事”的征文活动。



二十六. 向西藏进军

一九四九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一年,除台湾、海南岛、西藏之外已全部解放。在中国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时候,帝国主义和西藏的反动分子企图策划“西藏独立”分割我国领土完整。

一九五O年,毛主席指示我们进军西藏,解放西藏人民。这一行动是一个伟大的历史壮举,是光荣而伟大的任务。

西藏古称土蕃国,在唐代之前非常强盛。常出兵内侵,为了内地和土蕃和好,唐朝文成公主下嫁藏王松赞干布从此两国和好。到元朝成吉思汗已征服西藏,对西藏实行管辖派有官员,对西藏封臣。民国在西藏设有办事处。

西藏是祖国领土,与祖国不可分割,为了领土完整统一我们担负进军西藏的光荣任务。任务下达后,单位分头动员,讲解西藏的地理风土人情,又号召大家学习藏语。三月份又在五通桥师部所在地开了向西藏进军誓师大会,会上很多首长都讲了话,单位代表表决心,地方政府表示尽全力支援我们进西藏,会后还演了许多文艺节目,有不少是战士自编自演的,士气非常高涨,直到深夜会议才结束。

五通桥誓师大会后,确定我们师为先遣师。一五四团为师的前导立即向西康、甘孜进发。当一五四团到达甘孜时,公路还未通,有一首歌唱二郎山的就是当时写实。公路不通粮食运不过去靠飞机空投。那里是空中禁区,还没有试过航。带去的粮食已经吃完,饥饿折磨着每个同志。在困难面前解放军战士从来是无所畏惧的,他们挖野菜挖地老鼠充饥。后来飞机试航成功才从空中给他们运去食品。

我们一五五团誓师大会后没有马上出发,开到丹棱县一带进行剿匪。当时四川的土匪非常猖獗,这些匪说他们是土匪倒不如说他们是国民党散兵游勇确切。他们是我军打散的正规军,机枪大炮什么武器都有,与当地地主豪绅伪政权人员勾结在一起,攻城劫寨拦截我运输车队,杀害我地方工作人员,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我们部队没到之前,由第一野战军同志守城,土匪常来攻城。等我们到达之后匪徒们已遁入山岗中,为了确保地方治安,我们部队分头进山清剿捉获了大批土匪和地主武装,为民除害。保证了工作队在农村开展工作,减租退佃、清匪反霸、土地改革的顺利进行。

在剿匪的间隙里我们为了适应西藏环境、气候和人烟稀少、运输困难,采取了模拟试验,加强体力锻炼。每天天不亮就背上很重的东西去翻山越岭,有的人背上一块大石头、有的人把老乡的石头小磨背上练习。群众看了这些部队都暗暗好笑,说这些人像发了疯背上石头到处跑。为了适应野外露营我们到山上去搭帐篷住,进行野炊训练。所有这些训练,都是为了将来进西藏的实战演习。

为了给进藏作物资准备我和副连长谢立群、文书梁玉华、班长范伟琪等十几个人由丹棱到成都为连队采购副食品。由丹棱到成都长达270里。途中土匪活动猖獗,一般人不敢在路上走。我到成都有两个目的,第一为连队出差,是公事。其二是我的舅父在成都,我们已经十二年没有见过面了。他是在抗日战争爆发时,国民党向南逃时,他有个堂叔伯哥哥名叫李振邦是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任开径县县长。随同国民党军队(南逃),让我舅父李九霄送他一程。这一送不当紧,他们在前跑,日本鬼子在后面追,越送越远一直送到了四川,因中日两国交兵,就回不去了。就在成都当了难民。李振邦到成都没有混上差事,后来回到汉奸汪精卫手下当了参议。我舅父无钱回家,就同几个北方逃难来的人合伙在成都东门外开了个修理铺子共同谋生。抗战胜利后一个个伙伴先后回了家,铺子里只剩下舅父一人,他招了两个徒弟,并给铺子起了名叫“华北机械厂”。

当我由丹棱到成都时舅父见我叙说了他离开后家中的悲惨遭遇,甥舅抱头痛哭撤夜不眠。当时舅父思家心切,凑了些路费盘缠,携带上舅母表弟就回河北去了。临走前舅父把戴永秀介绍给我,从此我们就播下了爱情的种子。

舅父走后我们也完成了采购任务返回丹棱。自从一五四团进驻甘孜之后,中央派来了几个工兵团日夜赶修康藏公路。打通了二郎山,修过折多山。公路虽然修通但飞仙关、大渡河桥一时尚难修好,汽车过不了河,物资还是运不上去。大渡河当年没有挡住长征中的红军,难道我们现在的人民解放军能被它挡住吗?不能!决不能让它挡住。我们找来了藏族同胞共同商量怎样战胜大渡河,经研究将汽车卸开,用牛皮船一件件运过去再组装成车分段运输,部队可乘车到甘孜。

团里有数百匹骡马不能乘车,需要组成骡马大队,步行到甘孜。为了组建骡马大队,我被调到该队工作。当时我的老班长谢朝举同志当了医助我当班长,还有两位卫生员一个叫潘永昌,一个叫刘先让,我们四人组成了一个小门诊所与大部队分开行动。过了伏天我们骡马大队就从丹棱出发向甘孜进军,途径名山县、雅安再往西就翻越二郎山。山虽高却很壮观满山苍松翠柏插入云霄,林中灌木、箭竹丛生,树上挂满了藤蔓和绿色的蛛丝网纱,百鸟争鸣,风吹松涛声显得特别幽静悦耳,行进在弯弯曲曲的路上一点也不劳累。当夜晚来临时我们已登上二郎山顶峰----两路口。在这里宿营过夜,吃过晚饭后站在山顶向四周了望真是一幅天然的图画,极目四望群山起伏似波涛,一轮明月象天灯照耀着群山。向下看一片云海,我们已是在云之上腾云驾雾入了仙境。我很可惜自己不是诗人、画家,不能把这仙境般的景致写成诗、画成画留传后世。也可惜诗人、画家没有这样的良机到此一游。为了勾画景致我也胡诌一两句:“明月当头照,耳边听松涛,云雾脚下绕,群峰似波涛”。人人都说天上美,大概这就是天堂,只是没看见玉皇大帝的灵霄宝殿。

过了二郎山就到了道浮、泸霍、泸定,走上了红军当年长征走过的泸定桥。这时虽不象红军过桥那么险,但走在上面一摇一晃,有的人还不敢大胆走。为了安全骡马都卸下鞍驮由人扛过去,我在桥上来回搬运了几趟。待大队全部过完天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

过了康定(当时是西康的省会)就到折多山了。虽不如二郎山有名,但气候比二郎山坏的多,这里已是高原的气候了。山上没有树也无飞鸟,越往上走越觉得气短胸闷头脑发胀。宿营过后我给大家做饭还象平时一样,做出的饭却是生的,我自己埋怨自己没有让大家吃好饭没尽到自己的责任。后来我听说所有的人饭都煮生了,这才知道是地势高气压低按照内地的方法煮不熟饭了。

过了折多山再往西已进入藏族同胞居住的地区了。为了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我们不住民房,用自己带的小块帐篷拼凑起来撑起过夜。一天走到黑露,宿在一个山坡下面搭起帐篷准备过夜。天气突然起了变化,狂风怒作闪电雷鸣下起了大雨。刚搭好的帐篷被狂风吹翻了,大雨落在地上山坡上,不多一会就把我们住的地方变成了沼泽。我们几个在风雨中搭着帐篷,挖沟排水。因为地被水泡湿了,帐篷怎么也钉不稳,周围挖的排水沟也失去排水作用,帐篷里和外面水一样深。为了保护药品不受损失我们把药箱子放在帐篷里,几个人坐在里面。这时大家身上全湿透了,埋锅做饭已是不可能了,幸好还有军用饼干,大家嚼了几口饼干坐待天明。雨一夜未停,第二天我们又冒雨前进了。这一次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几年之后,五四年我回内地送病号,路过此地,坐在汽车上我一眼就认出了当年落难的地方。

进入藏族同胞居住的地区和内地大不一样,首先是语言不通,在内地学的几句藏语也用不上。其次是穿着不同。他们不论男女都穿长长的老羊皮袍子,而且只穿一只袖子,腰里栓一条带子,不论男女腰上都有一把刀子,头上戴上一顶狐皮帽,乍一看有点吓人。他们善于骑马,有些人还带有上叉叉的步枪,看起来很野蛮。其实他们并不野,对解放军很亲热:叫我们“金珠玛米”他们非常好客,招待我们喝酥油茶、青稞酒。

在内地已是收割稻子的季节了,这里的青稞麦(即不带皮的大麦)和小麦还没有成熟。人烟村庄稀少,牛羊却比人口多,成群成群的牦牛在荒野上吃着青草,成群的雄鹰在兰天上翱翔。

到了甘孜与一五四团会师,彼此见面显得特别亲热,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互相慰问。我们把内地带来的黄花、木耳、猪油送给他们,他们把在甘孜挖的野菜酥油送给我们。不久我们全师都在甘孜会齐了。

部队到甘孜,我们骡马大队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由于我们任务完成的好,经团政治处批准给我记三等功一次,发了解放西藏建设边疆手绢一块,日记本一个以资鼓励。

我回到卫生队一班当副班长,为打昌都战役作准备,在甘孜又进行了负重登山行军。这次行军训练已进入实地考验,不象在内地那么轻松,看着不太高的山可就是爬不上去。每个人都觉着胸闷气喘走上几步就得停下来喘上几口粗气,大家都在刻苦锻炼。还有一样锻炼许多人过不了关,那就是学吃酥油糌粑。酥油是西藏唯一的油脂,是从牛奶中提取出来,按说它是一种营养丰富的动物脂肪。由于西藏人制作方法和保管不善再加上我们内地人没有吃过这种油,一闻到那种味就想呕吐,多数人不能吃。领导向大家发出号召,吃酥油糌粑要象打仗消灭敌人一样去完成任务。并把它提到思想通不通的原则高度来认识。我对吃酥油很不适应,吃后上吐下泻,为了响应号召我还继续吃下去,终于适应了它。

五O年的八一建军节是在甘孜过的。在庆祝建军节的同时开了向昌都进军、打好昌都战役的动员誓师大会,张国华军长和谭冠三政委都讲了话。会后又分兵三路向着昌都方向前进了。


(上节:消灭胡宗南http://bbs.tiexue.net/post_4922991_1.html

下节:昌都战役http://bbs.tiexue.net/post_4927011_1.html)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5 16:51:21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