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正文 二十四。追歼宋希濂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0 2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size][/URL] 二十四. 追歼宋希廉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我们从贵州毕节走小路绕道云南镇雄直插四川宜宾,以出乎宋希濂意料的速度出现在宜宾城下。 宋希濂是蒋介石鄂豫川战区司令名列战犯名单。我军过江之后,他从河南、胡北、陕西逃来的胡宗南,和四川军阀刘文辉等人共守四川待机反扑。当宋希濂到了宜宾之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二十四. 追歼宋希廉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我们从贵州毕节走小路绕道云南镇雄直插四川宜宾,以出乎宋希濂意料的速度出现在宜宾城下。

宋希濂是蒋介石鄂豫川战区司令名列战犯名单。我军过江之后,他从河南、胡北、陕西逃来的胡宗南,和四川军阀刘文辉等人共守四川待机反扑。当宋希濂到了宜宾之后,四川军阀刘文辉、邓锡侯响应我党的号召宣布了起义。

胡宗南一看大势所趋就丢下军队在四川新津机场坐上飞机逃往台湾。

在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下,宋希濂打消了到成都与胡宗南会合共图大计的打算,企图逃往西昌由西昌向云南逃往国外。

宋希濂在宜宾留下一个师,作为阻挡我军的追赶。我军到了宜宾城下,敌人开始还想抵抗,我们命令他们投降。敌人派出代表同我们谈判,要求不改编他们的建制、不缴枪。我军全权代表是我们团副政治委员杨军同志,没有同意敌人提出的条件。命令他们无条件投降,住在营房内不准外出,外面由我军派出岗哨,如不听指挥乱动格杀勿论。敌人眼见得抵抗无济于事,只有接受无条件投降。

我们进城后驻在城内制高点----翠屏山上,我和杨副政委住在一个庙里。我们的电话兵把电线给敌司令部接通,杨军同志不断给敌发出命令:一会通知他,你们某部不守规矩,被我击毙几人,你要通知部下不准再乱动,不听指挥一切后果由你负责。敌人只回答是。。。是。

宋希濂留下这个师作为阻挡我们前进的力量,他就带领残部人马星夜沿大渡河西去。

我们团来不及收缴敌人武器,把他们留给后续部队收编。

从敌人那里了解到宋希濂去之不远。第二天拂晓我们就出发,沿着大渡河向前追击。第一天行程一百余里,到于柏树,敌人已在前一天过去。第二天行程又是一百余里住到乌渡溪。第三天天黑赶到四川犍伪县清水溪,当地群众说敌人刚走没有多远。我们团在清水溪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吃了晚饭已是半夜时分,部队就又出发了,沿着一条河向前猛追。到天亮我们已插在敌人中间,我们在河岸上走,敌人在河下行。有几只船也满载着敌人,有些国民党军官和官太太坐着滑杆让抓来的民夫抬着前进,由于人员庞杂行动速度很慢。当我们发现敌人时敌人还未发觉。这时地形对我们特别有利,敌在下面我们居高临下。靠南面是河,无法涉水,我们炮兵连随同一营后面。打响时一营将敌人拦腰切断。随在我们后面是三营,打响后三营与敌人争夺一个山头,敌人从河下沿着山头南坡向上爬,三营沿北坡上。三营先敌登上山头居高临下占了优势,一营重机枪排和我们炮兵连从侧面用火力支援三营,敌人抢夺山头的攻击被我打退了。眼看着我们发出的炮弹在敌群中爆炸,大片大片的敌人倒下去,一营重机枪哒。。。。地响个不停,随着枪声敌人一个个从山地上滚了下来。在打的起劲时一挺重机枪突然停止了怒吼。我一看是射手负了伤,我急忙上前给包扎了伤口。我们的火力完全压住了敌人,这时战士们开始冲锋了。原先坐在滑杆上的军官和太太们一个个都钻在能够藏身的石头和岩洞里,当了战士们的俘虏,有的吓得抖成一团,不能走路。经过一个多小时战斗就结束,消灭了敌人一个警卫团,这是宋希濂最精锐的部队,就这样被消灭了。 宋希濂不敢回救,快马加鞭逃走了,如果说在宜宾是舍车马保帅,清水溪就算舍士相逃老帅。

在清水溪宋希濂的警卫团全部被歼灭,他不敢回救,拼命逃跑,我们团又向前追约二、三十里。追到笆蕉沟,这里有一个煤矿经理是山东昌乐人。对解放军表示拥护和支持,他让矿上给全团煮饭菜用大蒸子(木桶)抬出来,队伍随到随吃,吃完饭还可以到矿上大池里洗个澡,这在战争年代是很难得的享受。当天夜晚我们驻在笆蕉沟煤矿。三营赶到马庙溪,敌人已逃去只捉了些掉队人员,战果虽不大却找到了一十分重要人物,为后来消灭、活捉宋希濂起了很大作用。这个人就是宋希濂电台上的译电员,他掌握着敌电台全部密码,只要敌台一发报我们就可收到,经他翻译后敌人行动计划我们全知道了。指挥员对敌人的行动了如指掌。

我们的电台为了收集敌人的电报,却和师、军的联络中断了。为了不失战机,我团团长阴法唐同志果断地决定继续追击敌人。每天以一个营绕道截击敌人一部将它吃掉,另一个营又继续向前穿插。就这样敌人弄不清我们到底有多少兵力,只顾没命的逃跑,连组织抵抗都来不及。在峨边县茅坪敌人企图阻止我军追击,但经不起我们勇猛冲击,又是损兵折将,被我团冲破。敌人兵力越来越少士气越发低落路越走越窄。宋希濂开始抛辎重,甚至黄金白银也成箱成箱地丢,想以此增加我军负重,自己好逃跑。我们团长下令不准发洋财,违者以纪律处分,大家不顾敌人丢弃的大批物资猛追敌人,终于在西康省境内的马边县新场将宋希濂活捉。

宋希濂被活捉时一点也没有反抗,在战士的命令下,高高地举起了双手并且自供本人就是宋希濂。声言要见我们军事长官,战士们用枪押着他去见我们团长阴法唐同志。他见了团长恭恭敬敬地向团长行了个军人礼,团长迎上前一步也向他还了一礼,命令警卫员给搬来椅子让他坐下。宋希濂开口说:“敢问你可是十八军军长吗?”团长说:“我是十八军的一个团长”。宋希濂说:“我要求见你们最高指挥员”,团长说:“这里我就是最高指挥”。宋希濂有些惊疑地说:“难道追我的就是你一个团”?团长不否认地点头表示是。宋希濂这时才感到失悔。看他那个样子,心里想要早知道只有一个团追他,说什么也不敢败的这么惨。

通过追歼宋希濂出奇制胜,一九五零年西南军区团以上干部会议上我们团长受到嘉奖,被授与团以上干部军事第一的光荣称号。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