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四 哥儿们们都来看韩永

梅戈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韩永在自己原来的屋里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他太疲乏了,十来天,又是汽车又是火车,一路上几乎全是坐在座位上,实在是非常的辛苦,如今回到温暖的家,他一躺进被窝里,就彻底放松地睡了一个好觉。 睡醒了睁开眼,韩永又想了会儿心事。昨天晚上,父亲虽然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韩永在自己原来的屋里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他太疲乏了,十来天,又是汽车又是火车,一路上几乎全是坐在座位上,实在是非常的辛苦,如今回到温暖的家,他一躺进被窝里,就彻底放松地睡了一个好觉。

睡醒了睁开眼,韩永又想了会儿心事。昨天晚上,父亲虽然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那么一通话,可在哥嫂兄弟离开后,父子之间还是又谈了谈,实际呢?!其实还是照旧老子给儿子上了上课,儿子也给父亲表示了一个好态度,而且韩永也真的下决心不再惹事,以后报上户口找个工作,好好好挣钱孝敬父母。幻想着美好的未来,韩永不禁又想起青春美丽好心眼儿的苏茹,想着那可人儿的小姑娘,韩永乐了出来。

“三哥,笑什么呢?妈今天请了假,把饺子全包好了,就等你起来好下锅呢!”不知何时,韩峰悄无声息地推门走进来,听见哥哥在笑,他就问了一句,韩永忙回答道:“我这就起!”说起韩永立刻就穿起了衣服, 同时问兄弟,“今天又不是星期日,你怎么没上班?”

“我们这几天倒三班,本来今天我是上白班,你回来了,我想陪陪你,所以早晨我就出去找了个同事,和他换了一个班,一会儿下午我去上四点!”

听弟弟如此关心自己,韩永很欣慰,点点头问弟弟:“那靴子穿着合适吗?”

“合适!我已经穿上了!”韩峰看哥哥问起靴子,就抬起了自己的左脚,“就是沉了点儿,走路还有点儿不习惯!”

韩永呵呵一笑,下地穿好鞋系好鞋带就找牙缸脸盆。韩峰看见了,指着方桌上的一个暖壶对哥哥道:“三哥,壶里有妈早晨新给你烧的开水,刷牙还是温水好,你先刷牙,我给你打洗脸水去!”说着话,韩峰抄起方桌下的脸盆,跑着给韩永打洗脸水去了。


吃完午饭,韩永抢着把碗刷了,本想出去转转,活动活动身子,可一想才回家,还是应当多陪陪父母,就在这时,院里有人喊了一声:“韩永!”

这声音既熟悉又有些陌生,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韩永还没想出来是谁,正向窗户外张望,韩峰已经笑着说了一句:“是大海!刚才我出去倒垃圾正好碰上他,我和妈到村口接你,碰上他好几次,他一直在打听你!”一边说,韩峰就跑去给大海开门。

韩永的头还没来得及点,韩峰已经给大海开开了屋门,大海乐着就走了进来,韩永忙迎了过去。可大海一进屋,只是先朝韩永笑了笑,就忙着跟韩永父母打招呼:“叔,婶,您们吃了没?”

韩永父母都站了起来:“吃了,吃了,吃的饺子,大海你吃没吃?没吃就在这里吃点儿!”

大海笑着道:“我们家中午吃的面条,刚才碰上韩峰,说韩永回来了,我回家换了身衣服就赶紧过来了!”话说到这里,大海才把头转向韩永,可话还没说,眼眶却先湿了,“兄弟,这些年你可受苦了!我可是真想你!”话没说完,大海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韩永一把抱住大海:“大海,我……”两个人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韩永父亲看不惯这个,可又不能说什么,瞅了瞅韩永母亲,韩永母亲这时也又动了感情,只有韩峰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发呆。

好容易止住了眼泪,大海松开韩永,仔细打量了打量他:“行,韩永,还是那样,一点儿没变,就是好像稍微黑了点儿!”

韩永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还没变呢?!都二十五了!”

大海笑道:“我说的是实话,你真和走之前没什么两样!”

韩永跟着也笑了笑:“还没变化呢!你都娶媳妇了!”

大海一呲牙:“还是一个人自在!”

韩永母亲插话道:“胡说,一个人长大了,该成家就得成家!哪能由着你们的性子来?”

大海又是一笑,韩永母亲就张罗着让座,让韩峰给大海沏茶。大海也没客气,坐下来就和韩永他们聊了起来。

一屋人聊了几分钟,韩永母亲知道自己和韩永父亲在这里,小哥儿俩说话多少会有些拘束,就对韩永道:“这屋也没什么事了,你和大海回你屋说话去吧!一会儿你爸和韩峰还上四点,让他们也睡会儿!”

韩永明白母亲的心思,也觉得当着父母和大海说话不是那么方便,就对大海道:“走,大海,去我屋里坐会儿!”

大海笑着道:“还是去我们家吧,我媳妇上午回娘家去了,刚才出来跑得急,也忘了给炉子里续煤,万一着过了,媳妇回来该骂了!”说完自嘲地笑了笑,同时趁着韩永父母没注意,偷偷地给韩永就递了一个颜色。

从小玩儿大,大家是早有了默契,大海这一眨眼,韩永就知道肯定有事。站起身,韩永对着母亲说道:“妈,那我就去大海家坐一会儿!”眼睛同时迅速地扫了父亲一眼。

韩永父亲没吱声儿,母亲却跟着站了起来,叮嘱了一句:“坐一会儿就回来!”

大海这时也已经站起身,和韩永父母又客气了两句,两个人就走出了韩永家。


出了自己家院门,韩永看身后无人,就笑着问大海:“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大海嘻嘻一笑:“从十点多就开始有人过来看你,第一个就是邢立强,都是庆阳告诉的,庆阳还怕去人多了你爸看着不高兴,就都让上我们家来了。邢立强来了就让我去叫你,可你不在家,我也好几年没去你们家了,今天怕冒然去了你爸有想法!所以我就在胡同里转悠,还真把韩峰转出来了!刚才说换衣服,我是给他们送信去了!呵呵!”

听着大海的叙述,韩永笑了:“是,弄不好我爸还真有想法,我头天晚上刚进家门,第二天就来人找,我爸说不定还真不高兴!不过你心眼儿是越来越多了!”

大海先是一笑,然后说道:“搁着是我爸,我爸也得不高兴,这些人看着就不像规矩人,谁不想自己家孩子跟老实人交往?所以以后还得装规矩点儿!”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等两个人笑完,韩永和大海开玩笑道:“今天中午你妈没意见吧?弄不好吃你们家一袋子面!这些兔崽子都喜欢你妈的炸酱面!”

“谁说不是?二十多口子累的我妈和我妹妹足足干了一中午,合作社里的酱今天被我们家包圆了,不过看他们丫挺的吃的挺香,我妈到挺高兴!她就喜欢人家夸她做的面条!”

两个人正说着话,从大海家院门里邢力强几个人叫着:“韩永,韩永!”嗖嗖嗖地就跑了过来。

一见自己中学时代的第一个好朋友,韩永也激动起来,看着他们跑过来,韩永也迎着他们几个跑了过去。

兄弟们一见面,立刻抱在了一起:“力强!”

“韩永!”

一群人一下子抱在了一起。

后面大海跟上来,一边向周围看,一边催着众人道:“有话回我们家去说,有话回我们家去说,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让人看见像怎么回事?快,快,都把眼睛擦擦!”

韩永一边擦眼睛,一边又和其他人打招呼:“全福!建设!庄子!三明!……”

一群人笑着答应着,簇拥着韩永就进了大海家。

大海的三间屋里,足足坐了有二三十人,看见韩永进来,这些人不禁都欢呼起来:“韩永,韩永!”

韩永笑着叫着每一个人,屋里的人都拥过来争着和韩永握手。

韩永的眼睛又湿了:“哥儿几个,没想到咱们今天还能见面!”

“韩永,你走了,我们大家都好想你,后来听说你去了新疆,我们心里都难受死了,又一直没有你的信,我们大家都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你了呢,没想到你又回来了,今天一接到庆阳的话,我们就赶紧来了。韩永,没想到我们又在一起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有几个人又动了感情,叫着“韩永,韩永,……”眼泪又流了下来。

韩永被众人围着,也哽咽道:“我何尝不想你们?到了沙漠里,那条件苦的没法说,白天晒的要死,夜里冷的要死,吃的、喝的都糟透了,……”韩永回想着六年多的沙漠生活,酸甜苦辣又一次涌上心头。

等韩永把七年的监狱生活大概给哥儿们们讲了一遍,邢力强骂道:“这都是王金泉那孙子害的,以后在街上遇上丫挺养的,我非跟丫算算账!”

韩永知道邢力强说到做到,急忙劝道:“算了,力强,事情都过去了,丫在医院躺的时间也不少,以后我和他各走各的路,就是在街上碰见,我也不搭理他!”

“呵呵,这可说不好,你不在这几年,他们哥儿俩可牛逼牛大了,现在还开起了饭馆,身边人更多了!说不好还非再和你较量一回不可!”

对这些事,韩永不想多说什么,此时屋里又来了几个人,韩永忙过去招呼他们。

一边邢力强看着不能和韩永好好说话,就埋怨大海道:“我来了就让你去叫韩永,你说怕韩永他爸有想法,你看现在这么多人,想和韩永多说几句话都说不上!”

大海呵呵笑道:“韩永回来又不是还走?以后说话的时间还不有的是?!这么着吧,今天晚上我媳妇不回来,你就住我这儿,一会儿韩永他爸上四点,今天晚上时间有的是!”

听大海这么说,邢立强高兴了:“行,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住你这里!”

大海连声答应道:“行,行!”

屋里这时人挤的满满的,就是炕上也坐的全是人,韩永拿着大海给的几包烟正给大家散着烟,屋外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了起来:“大海,韩永在呢吧?!”随着问话声,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另一个声音韩永没听出来,但其中宋建国的声音韩永是再熟悉不过,他一扭头,窗户外宋建国和四五个人已经一起走到了大海屋门口,韩永急忙就迎了出去。

随着屋门一开,宋建国第一个奔了进来:“韩永!”

“建国!”

两个人一下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建国,你丫别那么自私,还有我们哥儿几个呢!”看着宋建国抱住韩永就不分开,跟着进屋的樊胜利有了意见。

韩永这时也觉得冷淡了跟着宋建国来的人,但他和宋建国分开后有点儿不敢认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刚刚给宋建国提意见,跟着宋建国来的人,红光满面,西装笔挺,领带打的是一丝不苟,不但皮鞋锃亮,就是头发也亮的站不住苍蝇,看着有点儿像樊胜利,说话也像樊胜利,但这打扮让韩永不敢贸然相认,以前的那个樊胜利可没这么整齐!

看着韩永看着自己发愣,樊胜利赶紧又叫了一声:“永哥,我是胜利啊!樊胜利,二歪啊!你不认识我了?!你走之前还跟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呢!”

韩永看着樊胜利,哈哈笑了起来:“胜利,你怎么这么个打扮啊?!看着像个资本家!”

大海走上来笑道:“韩永,你现在恐怕老土了!如今改革开放,八仙过海,如今的农村可不像以前了,现在好多条件稍微好的村子,基本都办了企业、开了工厂,好多人家都富裕着呢!樊胜利家你还不知道吧?!如今是远近闻名的六位数字,……”

“六位数字?”韩永糊涂了。

“对,六位数字!前几年说的万元户不过是五位数字,那十万元不就是六位数字吗?现在樊胜利家就是这方圆几十里闻名的六位数字,胜利当然就是红色资本家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