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十七节

海飞龙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七

一个天竺新兵在站岗,看着远远有火光,非常害怕,要知道最近宋军的一只魔鬼部队神出鬼没,到处暗杀,而且听说下手很黑,把天竺士兵开膛破肚,挫骨扬灰,于是他躲在坦克后面大喊是谁?对面回复是巡逻队,口音全对,一看果然是自己人,这才放心下来。和巡逻队的战友们说起了话。

突然一声巨响,他们身后的油料库爆炸起火,巡逻队的士兵连忙前往事发地。那个新兵手上拿着刚点燃的香烟,忽然身后一声巨响,他屁股后面的那辆坦克顿时被踩扁,他抬头一看,嘴巴张大了呆住了,他分明是看见了科幻电影里才有的东西,一个巨大的机器人,直到他被机器人身上的机枪射出来的子弹射出之前他还在想到底这是什么东西呢?机动战士或用导弹,或者用手臂掀炮塔,或者用离子刀砍切,或者用脚踩,见坦克车辆就毁,见人员就射击,有幸逃散的天竺士兵也没留下什么影像资料。

10台机动战士把这个天竺军队唯一留在缅甸境内的坦克基地搅的天翻地覆,而外围负责掩护的部队也基本消灭了天竺保护这个坦克基地的陆军部队。天竺政府吃不消了,他本来也没想把战争搞那么大,只是好多年没捞到仗打的大宋军队这次很有兴趣陪他们玩,这次玩大了,吃不消了,连忙发表照会,要求进行和谈。大宋政府还有些内部问题,也不想多玩了,于是同意和谈,于是第二次宋印战争打了30多天后宣告结束。这一战,宣布了天竺又一次想把势力往东南亚伸的计划破产,大宋在东盟的霸权地位岿然不动。

大宋云南郡昆明禁军医院,王闻晖已经在那里抢救了好几天了,而陈隽则随着第一批撤退回国的空军部队先行回到了上海崇明基地。陈隽一肚子不满意,又不让她留在昆明探视王闻晖的伤势,又不让她回武汉给爸爸报个平安。每天就被困在会议室做战争总结,还有那天遇袭的各种需要弄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当一切都弄妥当了,陈隽揉了揉这几天思维混乱的脑袋,走在外面的闲置停机坪上,想散散心,忽然看见有人吵吵,很多人往营门口那里跑。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也就跑过去看。原来是是他们师的伤员,治愈出院归队的回来了,陈隽高兴了,等在车门前,等着王闻晖下大巴车,她要好好的向他道谢,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

人都下完了,却没有看到王闻晖,陈隽不禁心里害怕起来,他,他不是会阵亡了吧?不会的,他是那么好的人,陈隽想起王闻晖给她做点心,饮料吃的时候,帮她打理虚拟社区的时候,打架帮她解围的时候,给驱蚊药时,故意露出胳膊让蚊子咬他逗她开心一笑的时候,帮她挡那一发致命子弹的时候…想到这里,陈隽脑子乱了,捂住了嘴,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眼看就要流下来的时候,陈隽感觉脑袋后面被轻轻扇了一下,一声:“嗨,小宝。”陈隽立刻回过头去,没错,是他,看着王闻晖冲她笑,她马上掩饰出失态,说:“你怎么回来的啊,怎么大巴车没看到你啊?”王闻晖说:“呵呵,大巴座位不够,我坐到了押尾的轿车里了。”陈隽说:“你回来就好,伤好了吗?”王闻晖说:“需要一段时间调养,但是可以工作了,反正也只是做饭。”陈隽笑着还想说什么,被孟麦大呼小叫的打断了说师长找她有事。陈隽只好说有空再聊先走了。

晚上,陈隽来到基地外围的草丛里,发现前面似乎有动静,走过去一看,却发现是一个满脸是血的人站在那里,她怕的要死,连忙往回跑,但是怎么也跑不动,最后还是跑到了那个人面前,那个人狞笑一声,端起枪,朝着陈隽开了一枪….

陈隽啊的一声,猛然惊醒,原来自己是做恶梦了,心飞速的跳动着,全身大汗淋漓的。再躺下的时候,陈隽心神不宁,半天睡不着,她想到了王闻晖,但是网络断线了,只好拨通了后勤部队宿舍的值班电话,值班员说:“现在已经半夜了,再去叫士兵起床不好吧?”陈隽说:“求你了,叫王闻晖来听电话,我有急事。”值班员无奈,只好把睡的正香的王闻晖叫醒,王闻晖说:“干嘛啊!”值班员说:“起来,有美女找你听电话说有急事。”王闻晖问:“什么美女啊,你小子大半夜消遣我是不是?”值班员说:“陈副团长,是不是美女啊?”王闻晖一下子清醒了,连忙下床来到电话前。

王闻晖有些紧张的抓起听筒,轻轻说了声:“喂?是小宝吗?”陈隽说:“是,没有吵到你吧?”王闻晖说:“没有,没有,你怎么了啊?有事找我吗?”陈隽说:“也没什么急事了,只是刚才…”陈隽把刚才做噩梦的事情和他说了,王闻晖帮她解梦,又是逗她开心还要她去向基地申请去进行心理辅导等等,和陈隽说了半个多小时电话才挂掉,值班员说:“啥急事要说半个小时啊?是不是她真的看上你了啊?”王闻晖说:“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其实心里是美滋滋的。

第二天,陈隽找师长说了自己做完做噩梦的事情,申请去做心理辅导,师长叹了口气说:“也是啊,那天那种情况对你这姑娘家家的确太有阴影了,马上向禁军上海医院预约了一个心理医生诊疗,等预约单网络打印出来以后,师长把单子交给了陈隽,说:“这几天你心情不行,也不能上天,放你三天假,你每天去医院接受一次心理辅导吧。”陈隽接过预约单,谢过师长,出门去接受心理辅导了。

当她第二天准备出门的时候,她电话显示外线有电话接入,一看是杨晓薇打来的,说你快回来,你爸爸得急病住院了。陈隽脑子嗡的一声,就带了钱包手机出门了,上了基地去市区的快艇上给黄师长打电话请假,然后一路计程车到机场,生性小气的她第一次没跟别人纠结机票折扣的问题,基本全价买了机票上了飞机。由于事出匆忙,陈隽还穿着空军机师的作训服,让空姐们不禁纷纷侧目。

当陈隽风风火火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走廊里碰到了杨晓薇,连忙问怎么了。杨晓薇说:“那天你和你爸爸联络想去前线的时候,我加班去了,回来就看你爸爸脸色不对,但是第二天以后又好了我当时也就没在意,昨天晚上他突然喊疼,我连忙把他送进医院了。现在医生在做最后一次治疗,结果快出来了。”陈隽说:“你一定是让他喝酒了是不是?”杨晓薇说:“我是不让他喝,可我管不住他啊,加上昨天又是大吴过来,他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我要管他他还骂我,我怎么办啊?”陈隽急了,说:“我怎么就管的住呢?你还说你爱我爸,关心他,你都不管他喝酒你这不是害他?”杨晓薇说:“可是我不想让他不开心啊,这段时间他担心你担心的要死,好容易得到你没事的消息他才请大吴过来一起吃饭,我怎么能煞这个风景呢?”陈隽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喝酒,我一再叮嘱过你的啊!你真是没用,总依着他胡来!”杨晓薇也气了,说:“什么叫我没用啊,像你这样把他管的死死的,这样即便活着又有什么乐趣啊?”陈隽正想回嘴,一个小护士跑过来把这两个容貌秀丽但是脾气都不太好的一军一警分开说:“医院里禁止喧哗,你们要吵到外面去吵去!”两个人这才停战,气哼哼的坐在长椅的两端,互相别过头去,不理对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