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五十七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市政府二楼圆桌会议厅里,正召开《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征求意见座谈会。 会议由政府董秘书长主持,参加这次会议的单位涉及到法制、国资、环保、水利、城建、公用事业等十几个部门,市水利局除郑局长外,及第列席了会议。 这种形式的座谈会,政府经常召开,但今天的这个座谈会却非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市政府二楼圆桌会议厅里,正召开《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征求意见座谈会。


会议由政府董秘书长主持,参加这次会议的单位涉及到法制、国资、环保、水利、城建、公用事业等十几个部门,市水利局除郑局长外,及第列席了会议。


这种形式的座谈会,政府经常召开,但今天的这个座谈会却非同小可,因为在水资源管理问题方面,市政府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曾经开过十几次会议,协调过十几回,但全市水资源理管理办法迟迟没有出台。原因诸多,虽然有历史造成的原因,但根本的一条就是权力之争,利益之分。这年头,部门与部门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对有利益的事就去争,对没利益的事谁也不去管。中央虽然多次进行机构改革,理顺关系,明确职责,取得一些效果,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职能交叉的现象。


会议开始后,市府董秘书长作了简短的发言:“根据市委、市府常委会议精神,今天召集大家就我市的水资源管理办法问题进行最后一次协调,然后提交市人大审议通过,正式颁布实施。在水资源统管问题上,涉及的部门各有看法,意见不一。因此,大家要依据已颁布实施的《水法》,从全市大局出发,求大同存小异,发表意见。下面请市水利局郑局长就《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的有关问题作说明,请大家认真听,然后讨论。”


接下来,郑局长就起草的《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初稿,从依据、意义和内容等方面作了简明扼要的说明。


郑局长讲完后,董秘书长对坐在身旁的市法制办于主任说:“老于,你们一直同水利局操作这件事,情况了解的多些,你就先说吧。”


于主任接过董秘书长的话茬:“那好吧,我就把水资源管理办法立法的进展情况,向在坐的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关于我市水资源管理办法立法的问题,是个敏感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一立法曾协商酝酿多次,因种种原因而搁浅,特别是1997年那次,政府已将办法提交市人大,准备第二天审议通过,没想到头天晚上,又撤回提案。我说的意思,大家应站得高,看得远,从全市这个角度着想,不计较部门的利益,尽快形成一致意见,不能在这个问题上久拖不决,影响到全市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这个大局。为了积极稳妥制定办法,我办和市水利局专门派人到南方和北边的几个省会城市,就水资源管理进行了学习考察。所以说,今天提交大家的这个办法草案并非空穴来风,随心杜撰的,而是根据《水法》的有关规定,参照其它省会城市的做法,并结合我市的水资源管理实际,在原有资料上进行认真修改而形成的讨论稿,请各位领导发表高见。”


董秘书长点了点头,说:“刚才,郑局长和于主任把为什么出台水资源管理办法阐述的十分清楚,接下来请各位发表看法。”


国资、环保等部门的领导都发表了意见,表示基本赞同这个草案,也提了一些合理化建议。唯独公用事业部门的领导,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吐着烟雾。


董秘书长开着玩笑地直呼其称:“温局长,你别光抽烟哪,会议场所是不准吸烟的,今天中午罚你请客啊。”


温局长把剩下的烟掐灭,一脸地高深莫测,完全是一副试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架势,慢条斯理地从嘴里吐出几句:“我没什么意见,出台管理办法很好,有利于我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稳定,我坚决拥护。不过,我有几个小问题,请水利局的领导指教一下,好吗?”


郑局长和及第开会前,做好了各种应变准备,早就预料到有的部门可能在会议上发难,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不打无准备之仗嘛。


及第听老水利人说过,1988年《水法》颁布实施后,市水利部门按照上级的要求,曾十几次起草《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光用去的稿纸就有一米高,由于遇到来自各方面的阻力,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了出台办法,好几次水利部门和公用事业部门的领导,在协调会上像好斗的公鸡,争斗的焦头烂额,两败俱伤,不欢而散,成为冤家对头。究竟谁对谁错,大多数人往往注重结果而不是过程,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这就是一种传统。真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喽。


郑局长面带笑容,迎接温局长的挑战:“温局长,今天,我们就是来征求意见和建议的,请多提宝贵意见,我们将不胜感激。”


“哪里,哪里,郑局长你太客气了,你们起草的办法很好嘛,很有力度,佩服,佩服。”温局长话里有话,明显带着刺。


郑局长没有接过话头,只是微微一笑。


温局长接着说:“这个办法我看了,其中有两处提法不妥,其一,权属问题。目前实施的《水法》中明确写道:国家对水资源实行统一管理与分级、分部门管理相结合的制度,所以说在办法中应该体现这种精神,而办法中却提到县以上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水资源统一管理和监督工作,去掉了分部门管理这几个字,这不符合上边的文件精神;其二,收取水资源费问题。《水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使用供水工程供应的水,应当按照规定向供水单位缴纳水费。对城市中直接从地下取水的单位,征收水资源费,征收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但没有明确规定必须由各级水行政主管部门统一收取。而我市的办法中规定,持有取水许可证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国家、省的有关规定,向水行政主管部门缴纳水资源费。我才疏学浅,对上级的有关精神领会不深不透,请郑局长指教。”


温局长把话头扔给了郑局长,郑局长从容地解释道:“《水法》颁布实施以来,泉海市的水资源管理工作同全国一样,正朝着统一管理方向发展,初步改变了以往多龙管水的局面。但在贯彻执行中也遇到一些实质性的问题,如温局长你说的权限等问题。为了进一步解决这方面的难点、重点问题,目前,我国正组织有关部门对《水法》进行必要的修改,今年下半年就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


“不是还没通过吗?自打泉海解放以来,我局就负责城市水资源管理工作,一直管理的不错,为何非让我们交出去呐?”温局长有点沉不住气,开始转守为攻,亮出了本位主义的真实想法。


“这个问题,我无权解答,但如果你提的意见在理,我们会认真研究,对讨论稿进行反复修改补充。”郑局长以静制动,敏于看而慎于言。


听到这不冷不热的回答,温局长脸上露出很尴尬的笑,让人能明显地感受出来他的情绪,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干脆直截了当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建国都五十多年了,公用事业部门一直负责整个城市的管水供水工作,不是管的很好吗?你们水利部门负责农村水利工作,多年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处的也可以嘛?为什么,你们非要到我们的饭碗里争食呐?俗话说,两强相争,必有一伤,这个道理,我相信你郑局长是明白的……”


董秘书长知道温局长话里有话,因为他同温局长私人感情甚好,来往密切是挚交,怕他说出更失身份的话来,连忙截断他的话语:“老温,今天是讨论水资源管理办法,你不要把话题扯得远了。”


“董秘书长,你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我要问一下,是不是我们管理得不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宁愿把这件事交出去。”


与会的人都明白,温局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秘书长没有接话,郑局长也没接茬。


温局长就是想不通,市委、市政府为什么把管水事务交给市水利部门,几代人辛辛苦苦治下的“家业”就要在自己的手中丢失,我怎么向手下的职工交待哪?水利部门凭什么啊?这不是下山摘桃子嘛。可心里别扭归别扭,水资源统一管理的文件去年就下发了,明确规定,要尽快出台水资源管理办法,使全市水资源管理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从全市的大局讲,颁布实施水资源管理办法十分必要。这一点他是清楚的,何况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但一时还扭不过这个弯来,觉得不把话说出来,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唯其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郑局长,把管水工作交给你,你能管好吗?”温局长话锋一转,将了郑局长一军。


郑局长毕竟久经沙场,没把半点内心的情绪带出来,始终是不愠不火,不急不躁的样子,面对温局长的蛮横态度,他连一句逞强的话都没说,以不变应万变,稳扎稳打。及第知道,郑局长的性格也比较急,可这次却不卑不亢,不怒而威,能有这般的涵量,真是气度不凡,像个能成大事的样子,使及第更加佩服起来。郑局长依然面带笑容,巧妙地说道:“在座的各位领导,温局长这个问题问得好,一针见血,多少年来,市公用事业局的老大哥们,为全市管水供水工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这一点众所周知,真乃我们学习的楷模。至于如何接好这个班,是我们正在考虑研究的问题,成熟后,我会在一定场合公开发表,不过请各位领导相信,我们有能力做好管水工作。原因有三,一是有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任何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二是有一批敬岗爱业,专业技术强的水利职工队伍,他们思想稳定,作风硬朗,无私奉献,能完成各项任务;三是有在座各部门的通力支持,特别是公用事业局的支持,我们保证圆满完成市委、市政府交给的各项治水任务。温局长你说哪?”


郑局长的话音刚落,场内一片掌声。温局长用眼看了一下四周,别人都在鼓掌,他也勉强地鼓了两下掌,脸仍然是板着,话也说得严肃:“是的,是的。”


董秘书长看到这光景,担心双方再有过激言词,就作了总结:“今天,大家对《泉海市水资源管理办法》进行了讨论,总的看,在大部分内容上,基本达成共识。同时,有的部门对这个《办法》也提出了一些合理的建议,这就说明大家是关心这件大事的,希望法制办会同水利部门回去后进一步完善修改好有关内容,及早提交市人大代表会讨论通过。大家还有意见吗?没有,散会。”


协调会就这么散啦,给及第留下的感觉是领导就是有水平,能左右逢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嘛!


“及第,回去后按照各部门提出的建议,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组织人员进一步修改管理办法,力争在市人代会上一次通过。”郑局长边走边对及第说。


“郑局长,保证完成任务。”


郑局长笑着走出会议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