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深夜突变

taotao7759123 收藏 6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唰"的一声整齐的军礼,除去那即为面色依旧略显尴尬的外交部人员之外,其余所有军官都很自觉的各自迅速离去。 很明显,北部地区已经进入了“橙色”安全分类阶段。所有的人员都感觉到了那种少有的紧张的气氛和局势,会场的所有人员都清楚的了解到,吴队长手中那一封绝密的文件才是事件升级的绝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唰"的一声整齐的军礼,除去那即为面色依旧略显尴尬的外交部人员之外,其余所有军官都很自觉的各自迅速离去。

很明显,北部地区已经进入了“橙色”安全分类阶段。所有的人员都感觉到了那种少有的紧张的气氛和局势,会场的所有人员都清楚的了解到,吴队长手中那一封绝密的文件才是事件升级的绝对关键。

而那份资料所能阅览的权限也仅有他们两位而已。

到底,那份资料上写着的是什么呢?为什么吴队长、吕上尉看完之后脸色都异乎寻常的古怪的难看?

没有一个局外人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到,那份关乎国家安全的绝密资料上究竟填写了什么样的神秘信息。只是很模糊的得知,那份资料是有俄国安全总局发来的一份调查传真,始发地是俄国莫斯科军方调查局。

另一件秘密军事会议室,十分钟后。

再说话的时候,吕上尉说话的口气明显有些不自觉地颤抖:“这......这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是,老毛子弄错了啊......”

吴队长轻叹一口气,低头不语。

吕上尉依旧还是沉不住气,起身去拿那一份资料又多看了几眼。

资料上几张模糊的军用卫星图片,距离大约是30千米处的高空,尽管有些不太清晰,但依旧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一群行迹怪异的人三三两两的结伴朝满洲里市方向进发。

而资料的右下角,却很异常的用专用的未知特种信号明显的标记出来。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标记?现场,或许只有这两位可以看懂。甚至夸张点来说,全国,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够看懂这种符号的真实意思。而他们俩,是绝对不能说的。

良久,属于两个军人常有的沉默中,吴队长才慢慢说道:“怎么,卫兵的报告怎么还没送来?”

吕上尉才起身到外面开始询问。

5分钟左右,才有卫兵慌忙闯门进来。吴队长面色一正,就开始难看起来:“怎么了,慌什么!”

卫兵的脸色明显多了些平日里的不同,语气有些不太清楚的表述:“报告首长,最新战报......东北军区陆军野战部队突击营越境执行任务在7分钟以前失去联略,无线电波无人回应。卫星探测系统均未找到其下落。第三独立团八分队在距离本市约有39公里的博尔贾区域和目标发生冲突,因目标数量过大,并且出现的一系列异常攻击行为,我方部队受到严重突袭,据回返消息已折损9人,目前......已经被迫返回。侦查结果正在......”

未等那士兵说完,吴队长已经忍不住一脚把整张桌子都踢了出去,嘴里骂骂咧咧的大声叫喊着,卫兵也赶紧吓的退了出去。

愣了半晌,吕上尉才反映过来,有些怒极反笑的样子让场外所有人都浑身不太自然。

屋子里面依旧传来吴队长狮吼般的叫骂:“奶奶的,什么狗屁报告......联络中断,折损7人,你们侦察部的人呢,平时都吃屎么!......马上给我调集边防部队,全部越境进行急救任务.所有责任老子一人负担!”

现场没有一个人赶来奉劝的,一个个站得笔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位首长不间断的使用军用电话向边防各大队做出吓死人的指令。

5分钟后,所有部队已经在各营地集合完毕。

7分钟后,任务改变命令已经全部下达。立即执行。

吴队长迈着急促的步子率先打开一辆猛士军车的车门,吕上尉也怒气冲冲的坐在后面一排。

:“去,随部队前锋,联系执行任务的部队,迅速碰面,通知所有士兵,进入备战状态,急行军30公里!”

通讯兵也被现在的状况下的有些慌乱,忙着摆弄好通讯仪器,剩余两名人员也都很安静的开始在电脑上霹雳巴拉的不间隔的运作,没有一个敢大声喘气,很自觉地选择在这个时候沉默。

车队摆开常有的作战阵形有条不紊的向前一直进发,尽管吴队长和吕上尉都有些急躁和不安,偶尔一两次冲出车队的布防,跑到前线侦查列兵的位置催促着什么,过了一会,还是气急败坏的极不情愿的掉头归队。

这里是境外敏感地带,无论任何两个关系如何密切的国家,一旦处于这种敏感地区。谁也说不准会出现什么突发事件,况且,还未曾向俄方打出招呼。一旦触及政治上的敏感问题,或者说发生什么军事冲突,那又是一场避免不了的国际舆论压力。

吴队长的火气明显还没有消掉,右手还时不时的放在腰间的配枪上。两腮子鼓的突圆。吕上尉的脸色也不比他好上多少,但还是忍不住习惯性的去掏怀里的香烟。刚拿到手里,却还是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又忍住放了回去。部队里都有明显的战备规定:战备期间,禁止一切有关暴漏目标的行为。

而在这种开阔的原野里,甚至一个不起眼的烟头,都可能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

一个特种突击营的编制,少说也有100多号人。而且大多都是侦察精兵。一旦发生什么意外,那还了得,指不定吕上尉会疯成什么样子。

至于吴队长,那就更是严重了。根据战况的消息,已经有9个人折损在路上,这可是八分队建队历史上首次出现的人员最多的死亡事故。不要认为那仅有9个人而已。你是否清楚,培养一个八分队队员所需的经费究竟是要投入多大的经济和精力。

举例说明,奥运反恐部队中曾经出过一支属于绝密的特种部队,他们的配备和身价均和八分队相差无言。仅他们身上的装备而言,就要花费约40万人民币。就这还是除去自身训练和投入价值而言。如果非要再去仔细核算,那得出的结果必然会是个天文数字。(本信息绝对属实,绝非胡编滥造。很多资料都曾显示,特种部队的花费的金额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也是特种部队一直以来都尽量缩小编制,贵于精,而非广。)

即使是八分队全队的人员连带侦察兵算在一起也不过50人。

一排排军车悄无声息的越过一座座忐忑不平的小丘,北风吹来的沙土打在车窗玻璃上“霹雳”作响。

吴队长声音终于恢复了往日里的沉闷,低声问向身旁的勤务兵:“距离目标还有多远?立即联系侦察部队!”

勤务兵慌忙的连接好手边的设备,一阵无线电波的盲音之后,终于传来前方侦察部的回音:“距离二级目标不足一千米,约一分钟左右可抵达,已经判定二级目标位置。是否联系?请指示!”

“迅速联系,无线电波转接过来。”

又是一阵急促的忙音,嘈杂声中,终于传来部下熟悉却又异常的报告:“队长,快.....快....请求支援!坚持不住了.......啊.......”紧接着,一声嘶声裂肺地惨叫,无线电波挂断。

这时候,吴队长大手一挥,对着全军无线电波通讯器大声命令:“命令全军全速前进,准备战斗!”

汽车马达声和子弹上膛的声音整齐的交织在一起,5秒钟后,从二十几部军用车辆里,同时蹿出数百名全身武装的士兵,正训练有素的找好有利的作战地形互相打着暗语埋伏下来。侦察兵在前方已经打开了车上的紧急强力灯正调试着角度继续搜寻,突然,一名士兵惨呼了一声,打破了暂时的寂静。紧张的气氛中,侦察队队长快速跑了过去,有些恼火的顺着那士兵的视线看了过去。强力灯的照映下,出现了异常恐怖的场面。

也就在此时,几个侦查兵才声音颤抖着急切的吼着撤退的讯号。所有人几乎都在那一刻愣了下来,眼前的场景让他们从心底冒起一股恶心和寒意。就连此时的吴队长和吕上尉都眼睛瞬时瞪得凸起,吴队长手中还依旧握着侦察兵连接过来的无线电,全然没有听到里面传出的撕心揭底的吼叫:“首长,快速撤离.......快速撤离......首长.......”

眼前,满山遍野的几乎上万的难民正在疯抢着一堆士兵的残骸,还有到处遍布的迷彩颜色的布条:那分明是八分队野战部队的标准军装!而那些难民的手里,正握着一只只残肢断臂往嘴里猛塞,不断地爵食。几百个人正围着两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东拉稀拽,有的还撕扯到一两根肠胃之类的东西,迫不及待的像饿狼一般的吞咽。他们的身上,残破不堪的异国服装,浑身上下沾满了黑红色的已经腐臭的血肉。那场面,异常的血腥,简直恐怖到了极点,也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无线电依旧就传来侦察兵的大吼:“首长,撤离.......这里的难民太多了,他们都饿疯了......正在向我们进攻.......首长.....赶快撤离.......”

吴队长率先反应过来,看着整个山谷里几乎数不尽的难民,慌张的拿起无线电结结巴巴的下达了紧急撤退命令,这时候,他也忘记了刚来的初衷,那深深的恐惧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大脑,那一刻,他只在想着离开,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这个鬼地方。

先遣队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人山人海的难民如同野兽般的向他们涌来。无线电里继续传来断续的呼救:“首长,前防人员告急,一号目标人员过多,已经对我们进行了攻击,请求使用武器,请求使用武器.......完毕。”

吴队长深吸一口气,通过后车窗又看了一眼前方的战况。耳边依稀还传来几声好像是士兵的警告:“退后!全部退后!说你们呢......全体......”。而那些难民几乎没有任何理智,依旧不间断的往前方拥挤,眼神中充满着令人发麻的凄冷而又呆滞的目光。很显然,拦截行动已经失效。大批的难民如同野兽般的响士兵的身体各个部位进行撕咬。多数士兵边退边进行警告,依旧于事无补。终于,他又握了一握无线电,发出依旧沉闷的命令:“授权使用武器!”

一阵清脆的而又杂乱的枪声已经响起,95式步枪强而有力的喷射着一串串火舌。前方的士兵似乎一下子像得到救命药草一样的开始扫射,成批成批的难民倒了下去,但多数在地上挣扎了之后,又很出人意料的慢慢站了起来。有的是士兵一时未来及防备,被撕咬着扯进人群里,瞬间响起几声凄裂的惨叫,没有挣扎几下就被撕成了几块。

“疯子,这他妈的简直就是疯子!”吕上尉大喝一声,“老子的突击营就是这样毁了的?!”他脸色涨红,胳膊上青筋暴起,甚至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额头上的几根粗大的血管。他使劲拍了一下大腿,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吴队长,终于忍耐不住吼道:“老子忍不住了,停车!奶奶的,老子非要跟他们拼了不成!”

吴队长也终于火了起来,回身从副驾驶的位置坐起,回手撕扯住吕上尉的衣领:“你他妈的忍不住,老子能忍住吗!整个分队48个人,现在就剩下2个侦察兵!......老子练了大半辈子的兵......就他妈这样没了!”说着,吴队长已经忍不住开始激动地流下泪来。吕上尉也静了下来,用手捂住眼角,有些忍不住开始抽泣。

身为军人,或许很多人都认为军人是最冷血的,也是最坚强的。可谁又能明白,军人往往又是最脆弱的,最性情的。当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下和战友一步步的被死亡吞噬,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时候,那种痛苦和压抑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了解和体会。

“最新报告,前方战况已经得到控制,先遣部队大部分安全撤离。所有部队已经入境,边防部队已经调集大量联防部队赶过来支援。二号目标幸存5人,目前已经送往边防军区医院治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