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鸡的33天速成之旅:打着抗生素吃着毒饲料

冷兵器lbq 收藏 0 1140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62/12626610.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net/1262/12626611.jpg[/img] 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将层架式鸡笼描述为鸡群养殖的“最佳场所” [img]http://img8.itiexue.net/1262/12626612.jpg[/img] 洛特克德在位于埃姆斯兰的养殖场中 在一个85厘米宽、60厘米长的塑料盒子里,放置着125个鸡蛋。这个四周布有狭小缝隙


德国鸡的33天速成之旅:打着抗生素吃着毒饲料


德国鸡的33天速成之旅:打着抗生素吃着毒饲料

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将层架式鸡笼描述为鸡群养殖的“最佳场所”

德国鸡的33天速成之旅:打着抗生素吃着毒饲料

洛特克德在位于埃姆斯兰的养殖场中

在一个85厘米宽、60厘米长的塑料盒子里,放置着125个鸡蛋。这个四周布有狭小缝隙的盒子,是用来孵化小鸡的孵蛋器。当小鸡们艰难地破壳而出之后,会随即被丢进传送带,运往处理厂。


但是总有那么几个落后者,当其他新生儿已经被运上传送带之时,它们还在蛋壳里挣扎。工人们有时候会耐心等上一段时间,好让这些落后者从蛋壳里挣脱出 来,但是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小鸡迟迟不能破壳而出,那么它们便会被重新放回孵化器中,和鸡蛋碎壳、死胎以及那些先天体弱的小鸡归为一类,被丢进另外一条 传送带上。即使此时有小鸡奇迹般从蛋壳中钻出来,但也为时已晚,等待它们的将是传送带另一头的研磨机。


这家孵化场位于德国西北部奥尔登堡市卡兹芬,每年有上百万只雏鸡就这样活生生地被送入研磨机。对于家禽饲养这个行业来说,最关键的任务是将雏鸡养到 一定程度后宰杀,之后迅速送往各大超市售卖。在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行业里,那些无法快速破壳而出的小鸡,自然被视为次等品,被送入研磨机也就不足为奇了。


55年前,家禽饲养并非如今这般景象。那时,一只鸡从出生到被宰杀送往市场出售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每只鸡的重量达到一公斤左右。但是现在,巨型养殖 场利用持续照明等手段,将整个饲养过程缩短到只有33天。小鸡们会不知疲倦地进食,相较于骨头,体重长得更快。在一段疯狂的生长之后,由于生长的不对称最 终导致小鸡无法站立,甚至无法走到食槽或饮水槽前。而且,大多数小鸡还要经受骨折的痛苦,胸部也常常长出水泡,甚至还会被其他小鸡啄伤。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病鸡,也照样能为养殖者赢利。全世界每年大约产出500多亿只家禽,德国家禽饲养行业的发展尤其迅速。与2003年相比,该国 2009年的活鸡宰杀量几乎增长了40%,达到130万吨。而这个行业极高的增长率也使其成为资本投资界的新宠,一些大的资本集团开始将魔爪伸向大型饲养 场。


政府推手


对家禽饲养公司的管理者们来说,行业持续不断的发展是件好事。而随着行业景气度的不断增强,更多的大型饲养场建设计划也被提上台面,这种现象在德国的下萨克森州尤为明显。


下萨克森州俨然是家禽饲养行业从业者们心中顶礼膜拜的神圣之城。光埃姆斯兰一个行政区的家禽养殖量就有3000万只,而当地政界不论左派右派,一律 都是该行业的坚实支持者,甚至在州政府内也不乏出身家禽养殖业的公职人员。“即使在这样一个上有政客支持、下有行业景气度支撑的情况下,仍有来自环保人 士、普通平民甚至是养殖户本身发出的反对声音。”农业地理学家威尔海姆·文德霍斯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在对待家禽饲养业的态度上,即使是文德霍斯特本人也经历过思想上的巨变。曾经是家禽饲养业坚定拥护者的他,在近期发表的文章中警告说,大型家禽饲养 场可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并且成为家禽类传染病的温床。他还认为,过度的肉类供给可能会导致市场扭曲,并造成整个生产链的崩溃。


文德霍斯特的警告很快成真。2010年12月,北威州养鸡场发现了被二英污染的毒饲料。紧接着,其他4个州的养鸡场也出现同样情况,下萨克森州甚至 因此宣布关闭约1000家农场。农业部门确认,下萨克森州的养鸡场和牲畜农场的饲料中确实含有二英,鸡蛋中的二英含量也大大超标,而毒物是由饲料进入鸡的 体内,再进入鸡蛋的。这起丑闻曝光后,欧洲和亚洲各国甚至拒绝进口德国家禽制品,预计致使德国农场主损失超过1亿欧元。


但是这起事件和专家的警告好像并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在德国中北部城市策勒,一座欧洲最大的家禽屠宰场正在拔地而起。建成之后,这家屠宰场能够在 一个小时之内宰杀27000只鸡,而全年的宰杀量可以达到惊人的1.34亿只;在索尔陶和诺特海姆县之间,甚至有一条俗称“鸡肉高速”的公路。这条原本名 叫A-7的高速公路,道路两旁计划兴建200余座全新的工业化养鸡场,故此得名“鸡肉高速”。


洛特克德曾是一名饲料商,2003年开始涉足家禽业。当年,洛特克德在埃姆斯兰建立起自己的第一个屠宰场,并开始向连锁超市供应鸡肉。没想到的是,这家公司在随后几年内迅速发展,从一家私营小企业一举变成占据市场份额20%的大供应商。


但是鉴于过密的饲养场可能导致疾病爆发的高风险,洛特克德需要为自己的新养殖场重新选址。在当地政府的推荐下,下萨克森州东部的策勒跳入了他的视 线。政府对建立大型养鸡场表现出巨大的热心,洛特克德甚至从州政府那里领到一笔总共650万欧元的建设补贴。政府还鼓吹说,该项建设计划可以给当地带来一 千多份工作。但根据洛特克德自己所言,饲养场大概只需要100到250名工人。


从政策层面来说,洛特克德的事业扩张不仅没有受到阻碍,反而得到不少政府的主动支持。例如早前,政府规定养鸡场不得设在离林区150米以内的地方。但是去年春天,下萨克森州农业部颁布了一项新的法令,允许养鸡场设在采伐林区周边,因为这些树木可以视为“并不存在”。


与此同时,来自民间的反对声音也开始不绝于耳。根据德国《时代周报》的说法,一些农村正在掀起一场“鸡肉革命”。拿汉堡市以南的斯泼兹为例,洛特克 德在当地有一家能够容纳37000只鸡的饲养场,但是在2010年7月30日的一场大火中毁于一旦。随后,一个自称“动物解放阵线”的组织在网上声称为这 起火灾负责。按照这个组织的说法,他们的行为完全是为了拯救生命,而且是在尽了一切可行努力之后的无奈之举。


不变的鸡肉价格


过去,一只鸡的寿命约是15年,它们身形健壮且适应力强。历史上,罗马曾把鸡视作圣物,日耳曼人也将它们用作陪葬品;在漫长的水上航行中,鸡还被看做紧急条件下的救命食物。


时至今日,在现代化养鸡业的蹂躏之下,这个物种的生存环境正在不断恶化。无论外在环境多么恶劣,一只产卵鸡一年之内都要生出300只鸡蛋。“它们生 来就是要下蛋的,不断下蛋直到死去。”一名政府公职人员说,一年之后,这些产卵鸡都会被全部宰杀。因为相比继续使用这些年老的鸡种,投入一批全新的鸡种会 更加便宜。在养殖行业内,没有哪一种动物会像鸡一样,在规模化生产的铁蹄之下遭受如此的压榨。


德国的现代化养鸡业始于1950年代,当时在一些连锁餐馆的带动下,家禽肉类成为德国人餐桌上的新宠。德国最早从美国进口雏鸡,到了1956年,第 一个冻肉用鸡养殖场开始建立。随着工厂化农场经营技术的推广,养鸡场内的鸡种分工进一步细化,一个养鸡场内可以同时拥有肉鸡生产线和产卵鸡生产线两个不同 的养殖区块。到1995年,一只鸡的平均重量相较于1935年增长了65%,而生长所需的时间却减少了60%。“这些鸡的基因在不断退化,即使是像日光照 射这样的刺激都可以促使它们生长。”兽医阿妮塔·爱德说。


在这样现代化的养殖系统中,公鸡和母鸡都可以用作肉鸡培养。但是在产卵鸡生产线上,公鸡却没有任何用处。对于整个系统来说,它们完全就是废材,只能面临被宰杀的命运。据统计,每年的公鸡宰杀数字大概达到4000万只。


76岁的保罗·维斯约翰多年以来一直在养鸡业内工作。在他看来,现代家禽养殖业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他也对50年来变化不大的鸡肉价格感 到尤为高兴。作为这个行内的老人,维斯约翰从小便帮父亲清扫鸡笼,而他也见证着养鸡场从早期的小棚屋逐渐变成仓库般大建筑的演变,有的养殖场甚至还配有自 动化喂食控制系统。保罗·维斯约翰的PHW公司是德国最大的食品制造商,旗下最有名的鸡肉品牌名为“草原农场”,其年销售额超过20亿欧元。


维斯约翰对于鸡肉价格的判断是正确的。相比于其他肉类食品的价格上涨,鸡肉价格在过去的五十年内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一公斤鸡肉在德国的售价大约在1.8欧元,甚至比当地生产的蔬菜沙拉还要便宜。


原则上,德国市场上售卖的鸡肉品种都要经过严格的生产流程,其中包括定量喂食、灯光以及温度要求。养鸡场内基本都配备了自动化设施,一名工人可以同 时管理10万只鸡。行业内大型公司往往已经发展出了一条龙的产业线,他们既有养鸡场,也出产饲料,同时还拥有屠宰场以及鸡肉加工厂。像PHW这样的行业领 头羊,甚至还可以自行开发禽类疫苗。


那些个体的农户,虽然理论上可以独立饲养家禽,但实际上不过是在为这样的大公司打工。他们以每只0.2欧元的价格购进小鸡,养殖一段时间之后再以每 公斤0.95欧元的价格卖给大型加工厂。如果扣除其中的鸡棚建设费、饲料费、电费、水费等,一个独立农户基本上无法从家禽饲养中获利。一旦禽类疫情爆发, 农户更是无力招架。


鸡笼炼狱


家禽养殖业是一个高度垄断的行业,全世界3/4的肉鸡鸡种来自于安伟杰和科布·范特斯这两家大公司。安伟杰是全球第二大家禽养殖商,原本是家美国公司,几年前保罗·维斯约翰的兄弟埃里克·维斯约翰买进并持有了安伟杰的全部股份。


埃里克·维斯约翰的大型养殖集团名叫罗曼养殖场,简称“LTZ”。公司驻地于库克斯哈文港市郊区,背靠海岸,在犹如大学校园般的厂房里设有实验室、孵化繁育所以及行政大楼。仅从外表来看,这里根本就不像是一家在全球禽类养殖业占领先地位、产品分销100多个国家的大公司。


让人惊奇的是,由于在饲养过程中采取种种令人发指的催化手段,LTZ的家禽饲养程序竟可以精确到天。“汉莎货运甚至可以提前一年知道哪一天哪种鸡会 被交付亚洲市场。”兽医爱德称,如此现代化的养殖程序,直接导致了鸡种基因的退化。在这些现代化饲养场长大的鸡,即使将其放生,它们也可能在数周以内死于 过度肥胖导致的心脏病。行业内部人士认为,如此过度生长的鸡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LTZ这样的集约化现代养殖形式正在不断遭人诟病,德国的公检机关也在调查该公司的所作所为是否侵犯了动物保护法令。公检人员认为,像LTZ这样精 确到天的家禽养殖方式,实质上是在虐待动物。在一份由下萨克森州消费者保护及食品安全办公室出具的报告中,LTZ公司的这种暴虐行为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兽医 的指导或许可。


公检人员还认为,LTZ公司每年还有大量的公鸡因为毫无用处而被实施安乐死,如此不合理的宰杀应该被视为违法。而且,大量的公鸡死尸被直接抛往废物 处理厂,与普通的家庭垃圾混合在一起,腥臭连天。“政府机关给予了这个行业太多的宽容。”“善待动物组织”的埃德蒙德·哈弗别克说,对于这个行业出现的问 题,政客们全都采取退缩回避的态度,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甚至将层架式鸡笼描述为鸡群养殖的“最佳场所”。


鸡蛋孵化场同样存在巨大问题。位于奥尔登堡市卡兹芬的孵化场每年孵化1300万个鸡蛋,同时这里还培育能够繁殖肉鸡的母鸡,并拥有130个鸡舍。在 这家孵化场中,鸡蛋被放置在恒温37摄氏度的孵化器中进行孵化,每小时翻动一次。虽然科技不断进步,但是每年仍有130万个鸡蛋没能成功受精,孵化率仅为 75%。


那些孵化成功并符合要求的小鸡,随后会被扔上传送带,送往人工检查区进行性别鉴定。在被装车运走之前,它们会被悬空吊着送向一台机器,随着80多摄 氏度的红外高温一扫,它们的鸡嘴便被完全切割下来。德国动物保护法虽然严厉禁止这种做法,但是各大孵化场却仍旧乐此不疲,而下萨克森州也给这样的行为颁发 了长期通行证。


家禽养殖业一直辩解说这种残忍的行为只是为了保护这些小鸡,以免它们被同伴啄伤,但兽医监督办公室前任领导人福柯则表示:“切短鸡嘴就如同割掉人的指甲一般,是一种残酷的行径,会给鸡仔带来长期的疼痛。”


事实上,当雏鸡被送往养鸡场之后,由于刺激它们会变得过度肥胖,一只公鸡甚至可以生长至20公斤。在它们生长的后期,基本无法在狭小的鸡圈内充分活 动,大多数鸡完全是在茫然增重中度过。如果没有注入抗生素,很多鸡甚至无法活到被送入宰割场的那天。“这样的鸡圈,完全是人间炼狱。”福柯说。


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散养鸡群很容易造成禽类之间的疾病流行和传染,而现代化的工厂型养鸡场则可以保证适宜的生活温度,以及不受污染的水源和食物。在各大食品公司的宣传之下,现代化的家禽养殖体系被看做是质量和安全的最佳保证。


但不可否认的是,集约化的养鸡场造就了很多基因退化、变异的鸡种,如果没有抗生素的作用,羸弱的鸡群很容易感染上疾病,而这样的风险仅靠行业自律显 然是不够的。追求效率和利益最大化的无良商户,甚至不惜使用污泥和含有二英的工业脂肪制造饲料。在食物链的最终处,那些吃着毒饲料、打着抗生素长大的畸形 鸡仔被处理成鸡肉卖给消费者。经过食品厂商的多年洗脑,消费者们习惯于津津乐道鸡肉的廉价,殊不知这些经过33天催化饲养的“美味”将会给身体带来怎样的 伤害。


也许,“毒饲料”风波应该给所有世人敲响警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