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怀着对部队的憧憬离开家乡,他成为了光荣的兵,心中是无比自豪的,第一年的新兵训练,训练场上训练时,有人问他:“苦不苦呀?”他看了看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和红肿且被磨破的双手,笑着说:“不苦”。这是当兵的第一个谎言。

穿着一身整洁而威严的军装,帽檐上庄严的帽徽,肩上闪亮的肩章,无论严寒酷暑,他笔直屹立在岗台上,问他:“累不累?”他挪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腿笑着说:“不累”。这是当兵的第二个谎言。

节日到了,常言说:每逢佳节倍思亲。看着电视上家家团圆、其乐融融地过节场景,问他:“想家吗?”他拭去眼角的泪水笑着说:“不想”。这是当兵的第三个谎言。

军嫂来探望家属时,他亲切地说:“嫂子,您来啦”,可看着嫂子离去的背影,他的眼中只有两个字:羡慕。问他:“想不想家乡的她”?他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不想”。这是当兵的第四个谎言。

摘下军衔退伍时,与一个个战友道别,那是一辈子的难忘,让人会想到一句话:兄长情、战友爱。难舍难分的场面,让多少刚强男儿都流泪了。问他:“想不想走”?他泪流满面地笑着说:“想走”。这是当兵的第五个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