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目前的局势将如何影响中国企业的海外战略? 首先,中国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伊朗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无所不包。其次,伊朗目前的局势主要是多重制裁,分为三个层面。一是联合国安理会,迄今通过了5个制裁决议,其中三项即第1737、第1747和第1803号决议可视为强制性制裁决议。第1737号决议冻结了与核计划有关的伊朗个人和企业的资产;第1747号决议包括了武器和金融制裁;第1803号决议增加了旅行和金融控制。


二是欧盟。欧盟的制裁也是三管齐下,即针对伊朗高官与顶级核专家和弹道专家禁发签证,剥夺伊朗使用欧元和欧盟金融机构进行清算的权利,冻结伊朗资产。比如,英国就冻结了16亿美元的伊朗资产,并且冻结了与人民银行(Bank Mellat; People’s Bank,成立于1974年)伊朗***共和国船运公司(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hipping Lines)的业务关系。


三是美国。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五花八门。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在制裁伊朗。最近几年的新措施,主要包括2006年9月切断出口银行(Bank Saderat; Export Bank,成立于1952年)与美国金融体系的联系,2007年10月又切断伊朗国民银行(Bank Melli Iran; National Bank of Iran,成立于1928年)和人民银行与美国金融体系的联系。与此同时,鉴于美元是世界压倒性的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而全球美元清算中心在纽约,伊朗无法接触美元,由此备受困扰。推荐阅读:鲜为人知的秘密:邓小平曾经如此叮嘱朱镕基!


伊朗现有6家商业银行,除伊朗国民银行、伊朗出口银行和人民银行3家被明令禁止往来之外,余下的3家,即军队银行(Bank Sepah; Army's Bank,伊朗现有金融体系中历史最悠久的银行,成立于1925年)、商业银行(Bank Tejarat; Commerce Bank,成立于1979年)和工矿银行(Bank of Industry & Mine;原为开发银行,成立于1979年),规模都比较小,资信也相对较弱。但对于外国银行或企业而言,别无选择,只能与它们互委业务。


制裁使得贸易和投资活动难以正常开展。正是由于多重制裁的存在,伊朗的商业环境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其实伊朗市场有很多中国企业,海尔只是其中之一。对单纯的中国贸易企业来说,销售过程中会遇到计价和结算的货币问题。受影响最大的是在当地经营的项目企业。对驻伊朗的项目公司而言,除投标、签约、发货、结算之外,还有当地货币问题,利润返回问题,并且会涉及到伊朗国家风险中的货币风险、银行体系风险、经济结构风险、政治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但伊朗的主权信用评级相对稳定。


此外,在当地设厂的企业,其经营和生存是以企业公民的形式存在的,接受当地法律管辖。要同时经受伊朗的国家政策、法律、商业环境以及外部势力的影响,不便于境外企业做长期规划。此外,境外设厂还需考虑局势动荡是否会影响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安全风险。推荐阅读:解放军冲入越南河内322号女军营看到的惊人一幕!


长期以来,伊朗的基础设施和商业惯例都较规范,只因制裁增加了很多额外成本,使得正常商业交往困难,一些货币无法使用,如美元。美元既是世界上主要的流通货币,也是主要的清算货币。其他受美国影响的欧洲等其他国家,为防美国报复,也会主动配合或被迫限制和终止与伊朗的商业往来。因此,中国公司会受到影响,但中国和伊朗的商业道路不会切断,因为中国遵循安理会的相关决议,但不参与联合国授权以外的法外制裁,所以我们不承担这方面的国际义务。


《21世纪》:在我国的能源战略中,比如像中石油这样的大型央企,会受到哪些影响?从总体看,伊朗的制裁对中国海外能源战略有哪些影响?


赵昌会:优先和主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国家风险。伊朗目前是继沙特阿拉伯之后中国的第二大石油供应国。中国与伊朗有着日益增长的经济关系。


如果目前伊朗的局势得不到缓解,制裁可能会加深。中石油这样的企业在伊朗的经营将会受到影响,表现为不确定性难以管理,长期规划受到扭曲,隐性成本显著飙升。推荐阅读:中国下狠手:1998年印尼排华的可怕下场!


《21世纪》:作为直属国务院的政策性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面对伊朗,如何在履行职能的同时,有效地控制对伊朗的信贷风险?


赵昌会:这里说的信贷风险,主要是指各种形式的商业风险。其实,真正关键的是国家风险,这方面是非常棘手和困难的。


研判伊朗国家风险,作出排他性的中长期判断,具有重大的政治和战略意义。全世界大部分智库都在研究伊朗,在美国,如国务院、五角大楼、情报机构、政府部门都在研究。中国进出口银行作为中国的官方出口信用机构和海外开发机构,亦即“中国版的世界银行”,基本职能就是支持中国企业的海外生存。所以,基于伊朗本身的资源禀赋、社会特点、商业环境、国际压力和战争威胁,以及不得不非常审慎清晰地了解交易的时间框架和运行路径,我们所作出的国家风险分析,就必须能够满足银行对伊朗贷款的资产安全和风险管理的要求。


伊朗贷款没有坏账


《21世纪》:基于伊朗本身的政治风险,进出口银行在伊朗的贷款情况如何?进出口银行为何能保证如此低的不良贷款率?有没有在伊朗做坏的单子?


赵昌会:目前还没有任何在伊朗做坏的贷款,这也是为什么伊朗如此具有吸引力的原因。在伊朗,拖欠和赖账基本没有,商业活动比较规范。企业要选择有实力的伊朗客户。另一方面,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合作,也需要事先预测到各种风险。此外,伊朗本身的情况比较特殊。它有石油,即使流动资金一时出现短缺,也肯定付得起。再者,伊朗的外汇管制非常严厉,项目上马就一定有相应的配套资金保障。推荐阅读:台湾惊呆了:北京开出统一台湾的惊天大手笔!


《21世纪》:中资银行中,据说只有建行与伊朗七大银行都有信用证往来。外资银行中,美资银行不受理伊朗信用证,欧资银行汇丰、瑞银、瑞信、现苏格兰皇家银行等也有相应的业务回避。进出口银行在伊朗信用证方面有哪些优势?


赵昌会:前面说过,伊朗主要银行有6家,加上中央银行才7家。我们认为,所有这6家银行的资信都是可以接受的。在中国,不管是哪个银行要做伊朗业务,必须对伊朗有深刻的了解。中国众多的商业银行往往没有国家风险专家,所以很多企业都到中国进出口银行来。我们的主要业务之一就是买方信贷和混合信贷。它们产生的信用证需求,定点开立,无须转开或加保。


作为变通手段和一项业务创新,我们也鼓励伊朗伙伴采用人民币计价和清算。


《21世纪》:在贸易融资领域,除了外资银行、四大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参与之外,国内的一些小公司也推出了各种福费廷(Forfaiting)业务及其变种。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伊朗的信用证由于国内金融机构不接单,往往成为其他从事福费廷业务的营销亮点。小公司是否有这样的资历和能力承接伊朗地区的信用证?


赵昌会:理论上可以,实际上很难。因为关于伊朗业务的票据,拿到市场上去贴现,很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都不愿或不敢买。买这个单子,首先要确知伊朗的国家风险。福费廷最大的市场在欧洲,最活跃的交易地点在伦敦,而伦敦在国际政策上向来追随美国。小企业做小单子,统共才几十万或上百万美元,一单一票,值得做福费廷么?有机构愿意耗费巨大精力、承担巨大风险、支出巨大投入但仅赚小钱甚至得不偿失么?所以,原则上可行,做起来不通。


《21世纪》:目前伊朗公共财政和外债是否乐观?


赵昌会:这需要从全球背景来看。发生了美欧金融和经济危机,出现了全球经济衰退。伊朗有严格的外汇管理制度,良好的计划能力,基本上量入为出,不会出现重大公共财政危机。


《21世纪》:目前欧洲不少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都被调低了,比如希腊、爱尔兰、冰岛。此外中信保在《国家风险分析报告》中也下调了希腊、爱尔兰等7个欧洲国家评级。但是伊朗问题却鲜有提及,为什么?伊朗的主权信用评级如何?


赵昌会:伊朗的问题历来不是伊朗本国的问题。从国家风险评估的角度看,对于伊朗的判断,不能仅从增长率是多少,外债是多少,出口怎样,失业率怎样,得出一个经济状况的结论;然后又从伊朗的政局比如近来的一些骚乱,得出一个政治环境不稳的结论。


实际上,伊朗不是伊朗的问题,局势非常复杂,按照普通国家的一般情况评定伊朗的主权信用,完全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