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节 松骨峰 ——谁是最可爱的人?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3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十节 松骨峰 ——谁是最可爱的人? 范天恩的目光顺着杨大易的食指瞄过去,杨大易的手指指向两个地名 ——松骨峰、书堂站。 美国人的神经终于崩溃了,这是在和魔鬼战斗! 在三百多具美军士兵的尸体和一片零乱的被摔碎的枪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节 松骨峰 ——谁是最可爱的人?


范天恩的目光顺着杨大易的食指瞄过去,杨大易的手指指向两个地名 ——松骨峰、书堂站。

美国人的神经终于崩溃了,这是在和魔鬼战斗!

在三百多具美军士兵的尸体和一片零乱的被摔碎的枪支中间,牺牲的中国士兵仍然保持着死前血脉贲张的姿势……

最终,魏巍决定把他的战地通讯定名为《谁是最可爱的人》……


11月30日,西线志愿军各部形成了对美军的大包围,凌晨3时,40军攻占了军隅里,逼敌继续向龙源里方向逃窜;38军也在龙源里、凤鸣里等地向被围美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由于我军不断压缩包围圈,包围圈里美军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美军开始了更为疯狂的反扑。

除了三所里、龙源里阵地外,松骨峰(书堂站)阻击阵地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当38军主力开始围歼德川之敌时,范天恩正在率领335团执行诱敌深入的任务,在远离军主力一百多公里外的花坪站一带阻击向鸭绿江前进的美军一路。11月25日晚十七时,师部的新命令到了,命令只有一句话:向当面之敌发起进攻!

范天恩一听那当然好,早就等着反攻的这一天了。可没多久,战斗中把电台打坏了,与师部失去了联系。

没电台也得打!范天恩下定了决心,一番部署后,他盯上了新兴洞的敌人。可等他部署好了,正要准备进攻的时候,40军的人上来了,说是要奉命接替335团的防务。范天恩心说这是怎么搞的?也不好得罪人家40军的同志,正不知如何是好呢,40军军长温玉成到了, 温玉成把整个战役部署都告诉了他:40军负责正面攻击,你们38军负责打德川,你如果回不去就跟我们40军行动如何?

范天恩一听就急了,这么大的行动怎么能少了我们335团呢?跟友军行动?!人家拿你左照顾右关照的,什么重要任务都不给你,那多没劲儿呀。跟着瞎忙活半天,光看人家吃肉了。不行不行,得赶紧赶回去。

全团听说这次是全线反击,顿时情绪高涨,一连打了十多天阻击,心里早就憋足了火。除了枪支弹药、迫击炮和干粮,其余的东西全都放在一个山沟里,派人看守。部队轻装前进,第二天晚上就赶到了德川附近,路上在一个菜窖里抓到十几个韩军溃兵,一审问才知道,德川战斗已经结束了。

什么,仗打完了?大伙儿顿时怨声载道,怪话连篇。有的说军长梁大牙偏心眼,有的说咱们335团命不好,打阻击战啃骨头有咱们啃,吃肉包子就把咱给忘了,等咱们赶上去黄瓜菜都凉了等等,把范天恩给吵吵得一肚子火,他怒道:“都别他娘的吵吵了,给老子继续追,一定要追上师部。”

又追到戛日岭,人家114师也刚刚结束战斗,正押着一串土耳其俘虏往下送呢!不过还好,报务班从一辆打瘫了的美国吉普车上缴获了一部电台,一试还挺好用,终于和师部取得了联系。

在112师指挥所里,师长杨大易正急得不行,军部来电,命令他马上占领松骨峰,堵住敌人西南方向的退路,可112师全部参加会战去了,杨大易身边除了警卫班,连一个兵也没有了!

“报告师长,我回来了!”范天恩一头闯了进来。杨大易大喜过望,一把抓住范天恩:“好,范天恩,太好了!你小子真是天兵天将啊!”

“201,快给我们分配任务吧!”

两个人立即伏到了地图前,杨大易的手指指点着:“这里,你看,还有这里,敌人很可能从这里逃窜,你们马上插过去,堵住敌人,不能让敌人从这里跑了!”范天恩的目光顺着杨大易的食指瞄过去,杨大易的手指指向两个地名 ——松骨峰、书堂站。

松骨峰位于龙源里东北,与三所里和龙源里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其主峰标高288﹒7米,主峰东边一百多米就是公路。它北通军隅里、价川,向南则可直达顺川,是军隅里、价川的美军南撤最便捷的通道。

335团迅速穿过敌人的炮火封锁区,又经过他们曾经打过五天五夜阻击战的飞虎山以南,来到了松骨峰下。

凌晨五点,天色依然昏暗,1营冲上松骨峰,发现上面已被114师部队占领了,营长王宿启便按照团长范天恩的交待,将部队带到东侧展开,并派参谋宋士彦和通讯员王伦立即返回团部,报告情况。

宋士彦和王伦经过公路时听见有人在说话,叽里咕噜听不懂,仔细一听,不是朝鲜话。是美国人!两人立即跑回1营向王宿启报告。王宿启马上命令3连抢占书堂站北侧的无名高地。

3连连长戴如义立即指挥两挺机枪对准前面的第一辆卡车射击,同时命令1排排长带领两个班冲上公路,用手榴弹炸毁敌人的汽车。机枪手一扣扳机,两挺机枪喷吐出长长的火舌,敌人的第一辆卡车被击中,嘎吱一声横在了公路中间。第二辆刹车不及,一头撞上了第一辆车。顿时,冲锋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响了起来,一时之间,公路上火光冲天,美军乱成一团。敌人的尖兵小队很快就被消灭了。

3连还没来得及修筑工事,天就亮了。只听隆隆的马达声由远而近,敌人的大队人马溃退下来了!

这批敌人就是在军隅里遭到温玉成40军痛击的美2师。

这时,3连指挥员们已经发现,他们占据的阵地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包,要以一个连的兵力去抗击成千上万的敌人,如果没有良好的地形利用,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连长戴如义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这个连活着回去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为什么呢?连长、副连长、排长甚至一些老兵,都是身经百战,血里火里滚出来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加上第一次战役中他们又跟美军打过,知道美军的火力,所以一看地形就知道了。

但是,没有任何人退缩。3连指挥员们迅速研究了敌情、战术,判断敌人的火力太强,我军防守低矮的高地必然甚为困难,于是,指挥员们决定将连队分为先后四拨,分批分次地阻击敌人。

“我们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也要把美军挡在这里!不战斗到最后胜利,决不退后一步!”连长戴如义斩钉截铁地告诉他的战友们:“我带领第一批战士先上。如果我们打光了,杨少成同志接着上。第三批战士由杨文海同志带领,第四批由副指导员带领。”后几批战士撤了下去隐蔽待命。

敌人越来越近了,机枪射手杨文明一梭子子弹打出去,敌人的第一辆汽车腾起了大火。2排长王建候率领五名战士冲上公路,一排手榴弹炸毁了后面的汽车。一个战士操起缴获的“巴祖卡”火箭筒,一炮就掀翻了敌人的第一辆坦克,5班爆破手紧接着攻击后面的坦克、汽车。刹那间,被打毁的坦克和汽车就堵死了公路。

很快,美军开始组织进攻,在八辆坦克、十多门大炮和八架飞机的轰击下,无名高地顷刻之间就被敌人的凝固汽油弹炸成了一片火海,熊熊大火弥漫了无名高地,成群的美军向山上涌去……

在不远处团指挥部的范天恩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心说糟了,3连肯定完了。

心急如焚的范天恩急忙打开步话机向3连呼叫,步话机里面却全是“OK”、“HO”哇哇乱叫的英语,那边美军的指挥官们正呼叫支援,互相埋怨,乱糟糟的吵成一团,一句也听不清。范天恩急忙把耳机一扔,冲到团指挥部附近的2营,命令所有轻重机枪开火,减轻3连的压力。2营指导员刘成斋亲自掌握住一挺重机枪,连续不停地射击,枪管被打得通红。果然,2营一开火,敌人又分兵对付2营阵地。

美军刚冲上3连阵地,劈头盖脸甩过来几十颗手榴弹,紧接着,硝烟烈火的阵地上忽然站起来几十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火”人,他们在怒吼声中,冲进了敌群之中。阵地左右两侧,赶上来支援的1连、2连战士们也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向敌人扑上去。

敌人又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

几十分钟后,敌人再次发动了攻击。一阵铺天盖地的炮火之后,四辆坦克开道,几百名美军士兵跟在后面,恶狠狠地向3连阵地扑来。

1排长带人冲了上去,他们一面向敌群投掷手榴弹,一面冲过去,把炸药包塞进敌坦克的履带。

几声巨响之后,敌人的两辆坦克被炸毁,剩下的两辆慌忙掉头逃遁。

1排长和十名战士全部阵亡,无一生还。

阵地上,亲眼看着这一幕的战士们咬紧了牙关。

3连所占领的阵地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小山丘,没有任何藏身之处,连石头都被烧红了 ——但是,他们要堵住成千上万的敌人。敌人的坦克、火炮和飞机不停顿的轰击,阵地上一片火海,战士们被凝固汽油弹烧得伤亡惨重,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也全部被烧伤。2排排长陈宝贵眼睛被烧瞎了,仍然不下阵地,他强忍剧痛,一边给战友压子弹,一边鼓励大家:“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要经得起考验!”

惨烈的战斗持续着,敌人趁着大火,像狼群一样涌了上来,正在这关键时刻,重机枪出了故障,枪管被烧弯了。机枪射手李玉民急得满头大汗,他已经是第六次负伤了,大腿被子弹穿了个洞,血流不止。他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子弹插进大腿的伤口里,塞住血流,弯腰捡起烈士的步枪,一跃而起,冲上去与敌人拼起了刺刀。刺刀捅弯了,就用枪托砸,枪托砸碎了,就抱住敌人摔起跤来……

这时,4班冲了上来,敌人扔下李玉民,扭头就跑,李玉民紧追不放,甩出手榴弹,敌人应声倒下,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李玉民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战斗越来越激烈,三个机枪手也全部阵亡,战士们个个伤痕累累,排长牺牲了,班长主动代理,班长牺牲了,战士主动接替,战斗进入白热化的时候,连长戴如义和指导员杨少成烧毁了全部文件和自己的笔记本,杨少成告诉大家:“同志们,我们全连只有一半人了,骨干连一半也不到。但我们连是个有着光荣传统的连队,是打不垮烧不烂的!我们一定要牢牢钉在阵地上,天大的压力也要顶住!我相信我们一定顶得住!”

连长戴如义指着山下的敌人说:“我们是英雄的3连,千斤重担我们3连也要担起来!敌人拥有钢铁和汽油弹,我们有着敌人没有的武器 ——勇敢和决心!”

“连长,放心吧,咱们3连没有孬种!”

31日13时,美2师发起了更大的第五次反扑,美军的三十多架飞机超低空飞行,发疯似的把大量炸弹和凝固汽油弹投下来,十八辆坦克、几十门重炮对着3连的阵地狂轰滥炸,攻击的步兵增加到近千名,3连阵地又变成了一片火海。激战半小时后,3排因伤亡严重,前沿阵地被敌人突破,敌人冲了上来。连长戴如义杀红了眼,他用刺刀接连捅死几个敌人,左腿被炸断了,仍然顽强战斗,最后中弹牺牲。六零炮班的战士抱着拔掉保险针的炮弹冲进了敌群,和敌人同归于尽!

指导员杨少成冲过层层火网,来到3排组织反击,终于又夺回了阵地。

眼看着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敌人也急红了眼,又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在飞机和炮火长达四十分钟的轰炸后,美军分数路大呼小叫着又扑了上来。

早就够本了!来世再见吧,好兄弟!幸存的十多个战士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分别端着刺刀,举着工兵锹,身上带着满身的烟火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最能体现38军本色的壮举出现了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