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十三章

hebinjjwy 收藏 6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皇上有首诗,奴婢听过,自作主张拿来配了个曲子,却不知道皇上怪不怪奴婢冒昧。” “你配的曲子,想必是好的,且让朕听听,若是好的,朕便要赏你,若是不好,朕便要罚你。”我笑道,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所谓的“罚”,不过是句玩笑而已。 只见沈莺轻启朱唇唱了起来:“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皇上有首诗,奴婢听过,自作主张拿来配了个曲子,却不知道皇上怪不怪奴婢冒昧。”

“你配的曲子,想必是好的,且让朕听听,若是好的,朕便要赏你,若是不好,朕便要罚你。”我笑道,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所谓的“罚”,不过是句玩笑而已。

只见沈莺轻启朱唇唱了起来:“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正是那首《春江花月夜》。待她唱完,我又抚掌说道:“朕的这首诗(不好意思,其实是真杨广的),早就叫人谱曲,可是今日与你的一比,实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朕明日便叫他们改了,依你的曲唱。”我说的却是实话,这首《春江花月夜》,我来东都已经听过好几回,确实是今晚所听,最是悦耳。“朕一直以为你只是曲唱的好,却原来还通音律。”

“爹爹也是读书人,教过奴婢识字和音律。”沈莺说道,脸上却有了少许黯然神色。

“你家中还有什么人?”我看出她必然是勾动的思乡之情,本不想再让她难过,但是转而想想,此时回避,恐怕只会让她更伤心,说不得还以为我是个薄情寡幸的人,而且我也对她的家有了兴趣,一个动了心的人对自己心上人的一切都会关心的,家庭尤其在其中。

“回皇上,奴婢的娘亲去世已经四年,家中尚有老父,原也做过几年县丞,后来在家中开间学堂教书,还有个兄长沈光……”

我不由心中一动:“你哥哥叫沈光?”

“是啊。”沈莺脸带诧异之色,奇怪自己的哥哥只是个普通人,如何会使皇帝如此询问。

“你是哪里人氏?”

“回皇上的话,奴婢是吴兴(今浙江湖州)人。”

我心中暗想:“难怪长的如此秀丽,声音好听,歌也好,原来是江浙美女之乡来的。”又想起曾经看过一部港台剧《珍珠传奇》,里面的主人公是唐朝的大美女,好像还是个什么皇后王妃之类,歌词里有句“吴兴才女沈珍珠”,看来这吴兴沈家,倒颇有出美女的传统。

我从脑海里搜索出沈光这个名字。这个人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资治通鉴》里曾经有提过,属于那种你自己想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可是别人一提你就会一拍脑袋“我认识这个人”的那种人。根据《资治通鉴》记载,就在今年四五月,杨广二次东征高句丽,围攻辽东城,吴兴籍的骁果勇士沈光在攻城中,用一根长竿攀缘而上,登城后一口气杀敌十余人,敌予以还击,沈光不慎从城上跌下,未及地面,恰好碰到竿子上的垂绳,他一手抓住,翻身再攀上城墙,这一幕被杨广看到,爱其英勇,大加封赏并留在身边做侍卫。

不过,因为我已经取代了杨广,事情发生了变化,二次东征已经取消,便不可能再有大约一个月以后的辽东之战,也就没有了沈光出彩的机会,原本将会籍籍无名,谁想机缘巧合……

“都叫沈光,都是吴兴人,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我想,于是再问她:“你哥哥可是身手矫健,尤其善于攀高?”

“皇上难道也认得我哥哥?”沈莺惊喜地说,话一出口,也意识到这绝无可能,“奴婢说错话了,请皇上责罚。”

我从她的神色言语已经判断出所料不差:“朕不怪你,你只管回答便是。”

“奴婢的哥哥自小不喜欢读书,却好习武,为此,爹爹没少责打过他。他尤其会爬高竿子,所以我们吴兴人都叫他肉飞仙。”

“朕很快就会让你见到你哥哥。”

沈莺听了我的话,更是惊喜:“真的?”

“君无戏言。”我从怀中摸出一只玉镯,“这是西域进贡之物,你曲子作的好,朕言而有信,当然该赏你。”其实无论她曲作的怎样,这玉镯都是我挑了要送她的。我很想亲手给她戴上,不过还是递到了她手里。


离开御花园的路上,我让许安设法查明沈莺父亲的情况。


四月初一,我下了一道命令:朕闻吴兴勇士沈光,身手矫健,武艺高超,且素知忠义,久有报国之心,当此国家多事之秋,用人之际,此等豪杰之士沦落草莽,至为可惜,当不拘一格,量才录用,今选入御前,任正七品护卫之职。另,沈光家眷,着地方官优加看顾。


四月初二,携皇后、贵妃、德妃、淑妃及九嫔游西苑,端的是富丽堂皇。西苑中有“海”, 周长达十余里,完全是人工开挖,“海”中有方丈、蓬莱、瀛洲诸山,高出水面达百余尺。苑北有条龙鳞渠注入“海”中,龙鳞渠两旁建了十六座宫殿,每座宫殿中都住有一位美女。

夜,宿皇后寝宫。

我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如此约摸半个时辰,皇后在我耳边低语道:“皇上此次由西苑回来,为何显得心事重重。”

我叹口气道:“朕今日游西苑,实在感到奢靡,难怪当日张衡要劝杨……朕爱惜民力。”

“西苑臣妾也陪皇上去过数次,以往皇上总是要指出何处尚嫌不足,今日皇上这番言语,臣妾还是第一次听到。”

“往日是朕错了,”我勉强替杨广背下这个黑锅,“朕如今后悔的很。”

“皇上,臣妾听人说过,‘朝闻道,夕死足以。’只有肯改过,就没有晚的时候。”

我不由钦佩地望向皇后,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容,却看见她明亮的双眸。我心中又暗自诧异,皇后一向显得慎言慎行,今天如何说出这番可能触怒天颜(我相信真杨广很有可能)的话来。

“朕不是已经下旨让宫女出宫了吗?缘何西苑还有如此多,朕看有数百人,还有那十六个美女。”

“皇上,您下旨是让两都以外的行宫只留数名宫女,这西苑却在东都,据臣妾所知,还不止是西苑一处,显仁宫等两都近旁的几处宫殿,都留有宫女少则七八十,多则一两百。至于那十六个美女,既非承衣、刀人一般的普通宫女,又不像世妇、女御有名分品阶,身份特殊。”

“杨广你小子,真是造孽!”我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四月初三,朝会,下诏:两都近郊宫殿,比照其他行宫,多余宫女,皆按先例恩放出宫;西苑美女,赐银五百两,放其出宫,自行嫁娶,免夫家三年赋税差役。世妇、女御有愿出宫者,比照先例。所谓的先例,是我去年十一月初六所下的诏书。

也许是看透了我不会再“回心转意”,这一次,留下的九十七名世妇、女御中,一下子走了五十三个。走吧,走的越多,我心中的压力和愧疚就越小。

四月初四,交西苑事与内阁议处。

四月初五,张须陀派人送来三月章丘之战中被俘的“贼帅” 石秪阇,刑部议决:囚系终身。

四月初八,内阁回复:西苑虽奢靡,然既已竣工,毁弃殊为可惜,不妨参照其他行宫处理。我不由感慨:只知道或毁或留,脑子一点不知道转圜。不过又一想,人家毕竟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人,不必苛求。这西苑毁了固然可惜,但是和其他行宫比又大得太多,不是十个太监几个宫女打理得过来的,而且一笔“维持费”,也是相当大的开支。近来民部一直叫穷,说是赋税减得太多,而赈济、安置流民、移民屯垦、恩放宫女等支出又大为增加。

四月初十,下旨:西苑交工部、民部共办,开放官民士绅游玩,可酌定收取一定费用,以供维持修理,盈余交民部入国库。一句话,我是把大隋的西苑办成了二十一世纪的北海公园、颐和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