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005 抢劫猎物

山东常玉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URL] 在小梅和娘的搀扶下,李自强下了床,双脚一落地,好像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腿脚就跟人家的一样不听使唤。 “乖,站稳了!”娘扶着他的胳膊,鼓励着,“来,孩子,走一步,走一步,给娘看看……” 李自强就像一个刚学步的娃娃一样,生硬地抬起了脚,哆哆嗦嗦地迈出了第一步!“好!好孩子,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在小梅和娘的搀扶下,李自强下了床,双脚一落地,好像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腿脚就跟人家的一样不听使唤。

“乖,站稳了!”娘扶着他的胳膊,鼓励着,“来,孩子,走一步,走一步,给娘看看……”

李自强就像一个刚学步的娃娃一样,生硬地抬起了脚,哆哆嗦嗦地迈出了第一步!“好!好孩子,真棒!”娘慈祥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仿佛看到周岁的儿子在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一样,心里充满了自豪!

“哥哥,加油!再向前走一步!到我这里来!”小梅欢快地叫着,跑到了门前,向李自强招着手笑容满面地说。

李自强对独立行走也充满了信心:“娘,你放手吧,让我自己试试,我一定能行!”娘笑着放开了手。

李自强咬着牙,摆着手,竭力地扭动着整个身躯,吃力地拖着沉重的双腿,又向前走出了一步……“一步,两步……五步……好!太好了!”小梅欢快地笑着,刚刚叫了一声“好”,忽然看到哥哥的身体前倾,腿和脚却跟不上来了……她连忙冲了过去……

李自强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浑身无力,两脚不听使唤,只觉得两眼忽然一黑,身体倒了下去。小梅跑过来,两臂一伸紧紧地抱住了他,可是,李自强的身子重得像一座大山一般,小女孩子怎么抱得动!?

“哎幺,娘——”小梅一声惊叫,“快来帮我!”话音未落,“噗通”一声,两个人一齐跌到地上……

“娘——快……快来帮忙!快来把哥哥拉起来!”小梅叫着,“哥,你倒是自己使点劲呀!”

娘匆匆奔过来,和小梅一起吃力地扶起了李自强:“孩子啊,我看你还是到床上再躺几天吧,不要这么犟了!”

“不!娘,我一定要坚持着走路!”李自强定了定神,吃力地站直了身体,尽管虚汗直流,但他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

“那,你还是先歇一会儿吧。”娘说,“看你累得一身大汗……”

“是,娘!”娘和小梅一齐把李自强扶到了炕沿上。李自强只感到眼前金星直冒,浑身出了一阵虚汗,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他知道这是长期营养不良,身体极度虚弱的表现。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定下了神:“小梅,刚才对不起,我没有碰疼你吧?!”

“没事,哥,没事的,”小梅笑着说,“我是你妹妹啊。”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李自强又要练习走路了……

“你行吗?哥,你身子虚,我看你还是多休息休息吧。”

“没事,练习得多了,身体就好了!”李自强竭力地坚持着,不停地练习起来,一步又一步……李自强咬牙忍受着,觉得身体越来越好,走路也越来越顺畅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咯吱咯吱”,鞋子踩在雪花上的脚步声。“一定是爹爹回来了!大雪天,爹爹一定猎了许多猎物!”小梅说着,连蹦带跳地跑到门口,笑容满面地把门拉开了一条缝隙……

“啊——”小梅吃了一惊,脸色大变,慌忙关上门,后背靠在门上抵着,连连向娘和哥哥挥手,小声说:“娘,快!快!快扶哥哥上炕!”

“怎么了?”

“崔命鬼又来了!还带着两个背着大枪的乡丁呢!”

“啊——”娘吓了一跳,一阵手忙脚乱,把李自强架到了炕上,然后用被子蒙得严严实实……

“王铁锁,王铁锁!开门!快来开门!”公鸭嗓子在门口响了起来。”

“谁呀?”娘装作还没有起床的样子。

“是我,崔富贵!”

“哦,是崔……崔管家呀?!您老人家这么早来干什么?”

“骚娘们,装什么熊?你们欠下的钱粮不能再拖了!”

“崔管家,昨晚,你不是捉了俺家的鸡顶了租子吗?”小梅嗤嗤地笑着,她手里正忙着给那只大老母鸡绑上嘴套,然后轻轻地塞进了炕洞里。

“还说风凉话,小浪蹄子!昨天晚上,老子上了你们的当了!”崔命鬼恨恨地说,“你们家的鸡那么机灵,我怎么捉的住?”

“没捉住?”娘说,“那俺家的鸡哪里去了?昨晚一夜没见回来。”

“我哪里知道?”崔命鬼叫着,“它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小梅说,“不是你捉鸡,俺家的鸡能丢了吗?我看就是让你给捉去了!还不承认!”

“胡说八道!快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我可就要撞门了!”“来了,来了!”娘一边答应着,一边拉开了门。

门一开,一只脚便踹了进来:“死娘们,又跟男人浪了?这么晚了才起床?!”娘一屁股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王铁锁呢?”崔命鬼叫嚷着,“你男人死哪里去了?”

“他……他上山了!”

“上山了?”崔命鬼问,“他上山干什么去了?你们不知道吗?这山可是黄乡长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不许随便上山!上山打柴、狩猎必须缴税,否则就以偷窃罪论处!”

“哦,俺……俺怎么没听说过?”

“好了,闲话少说,”崔命鬼说,“昨晚我来催租,你们一家很不像话,有钱有粮不交、拖三拖四的成什么体统?我一个堂堂的黄府管家,哪有时间跟你们这帮刁民磨叽?说,今天,你们这租是交还是不交?交,我们接着带走,不交,立马绑了我们乡公所见!”崔命鬼身后的两个家丁马上配合着端起枪,一拉枪栓,四只驴眼恶狠狠地盯着娘,仿佛一对饿了三天的公狼。

“崔……崔管家!俺不是不交租,俺家实在是没有钱,也没有粮食啊!”娘慌了神,吓得脸色都变了。

“哼哼,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崔命鬼恶狠狠地说,“说,你们都是把钱粮藏到哪里去了?”

“没……没有藏!俺家没有藏!不信您看看,俺自己都是吃糠咽菜,哪里会藏粮呢!”娘抖抖索索地拿出他们吃的东西,给崔命鬼看。可是,崔命鬼哪里肯理啊。

“刁民,你们这帮刁民的话我从来都不相信!昨天,我还见你们吃白面呢!”崔命鬼狡诈地说,“来呀,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地搜!眼睛可要睁大了!

“是!”两个家丁答应了一声,端着枪就要四处搜索……

“吱扭——”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开了,王铁锁手提肩扛地带着一批猎物,兴冲冲地走了进来。“吆,是崔管家啊,您老来得这么早啊?”

“当家的,你可回来了!”娘悬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地,苍白的脸色也缓和下来,“崔管家又来收租了,你看怎么办?”

“收租啊,好,好,没问题!”王铁锁笑呵呵地说,“崔管家,你来看看,我这些猎物哪个可以抵租?”他一边高兴地说着,一边把猎物扔到了地上:五六只兔子,两只狐狸,还有一匹大灰狼!那只又高又胖的狼的嘴巴里,正嘀嗒嘀嗒地流着红艳艳的鲜血呢!

“狼!你竟然打了一匹狼!”崔命鬼惊讶地望着地上的猎物,脸上露出了不信的神色。忽然,崔命鬼脸色一变,大声斥责起来:“好呀,王铁锁,你好大的胆子!这南山上的山林野物全是黄乡长家的,你这是一种偷盗行为!还想用黄乡长家的东西来交你自己的租子啊?想得美!”

“崔管家,你这是说的哪里话?”王铁锁不卑不亢地说,“自古以来山岭野物都是朝廷的国家的,从没听说过是哪家哪户的!”

“嘿嘿,”崔命鬼狞笑着说,“王铁锁,你应该知道:黄乡长已经花了大价钱买下了南山,这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虫一蚁早就是黄乡长家的了!”

“黄乡长买下的是死的山岭树木,他怎么可能买得下活的野物?”

“哼哼,还不服气啊?”崔命鬼冷笑着说,“好,给我打!狠狠地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刁民不动粗不行!”两个家丁听到命令,一左一右扑了过来。

他们举起枪托,恶狠狠地向王铁锁打来,王铁锁一闪,躲过了一个,另一个家丁的枪托却狠狠地击在了他的胸口上,接着又是一枪托……王铁锁跌倒了,跟上来的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别打,别打!”娘哭喊起来,“呜呜呜……这世道还叫人活吗?”娘奔过去,想用自己的身体护起王铁锁,也被家丁一枪托打倒了!

“提着猎物,我们走!”崔命鬼叫着,“劝你们早早备下钱粮,我们改日来收,否则,哼哼,到时候可别怪我崔富贵不客气!”

崔命鬼几个人走了,只留下娘的啜泣声和王铁锁急促的呼吸声:“他爹,你……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王铁锁裂了裂嘴,想笑一下,那笑的样子,跟哭没有什么分别。

李自强自始至终躲在被子低下,气得浑身颤抖。他真想跳下床来,三拳两脚解决掉这几个人渣。可是,他知道,凭自己现在的体质,那是绝对无法做到的,说不定人家一只手就能把他推到,这样的身体状况凭什么跟他们拼?鲁莽只能更被动!不能再给娘惹麻烦了!等着吧,再过一些天,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一见枪,小梅就吓得发起抖来,见被子下的哥哥也在瑟瑟发抖,心想:哥哥也害怕啊,我以为只有女孩子怕呢!不知羞……

王铁锁对大家笑着说:“没事,没事!崔命鬼想抢走我所有的的猎物,没门!我这儿还有两只野兔呢!哈哈哈……”说罢,王铁锁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提出了两只野兔。原来,王铁锁觉得天气太冷,便把两只大兔子塞到怀里,抵挡刮到胸口的凛冽的北风,没想到竟然这么凑巧就留下了它们。

王铁锁兴奋地说:“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孩他娘,快生火,好好熬一熬野兔,给孩子们补补身子!”

娘也笑了起来:“都说你憨厚实在,没想到你也留了一手!”“爹,你真有办法!”小梅也开心起来。

李自强坐起身,望着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敬意,他想:稍加时日,他一定能成为一个杀鬼子的好手!

“咦,这孩子能自己坐起来了?”王铁锁惊奇地说。

“嘿嘿,刚才哥哥还下床走动了呢!”

“是吗?”王铁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真是神奇!这孩子一年来,连知觉都没有,就这两天的功夫,竟然就好了!‘老神仙’果然是‘老神仙’,说什么就是什么!哈哈……好!好!等我们熬好了兔子汤,多吃点,你的身体就会好得更快了!”

王铁锁用钩子把野兔儿挂了起来,从腰里摸出一把牛耳尖刀,开始给兔子剥皮了,从兔嘴到头、到脖子、到身躯……那熟练的动作,那飞快的刀法,不能不叫人惊叹!不一会儿,两只野兔儿就脱下了衣裳,露出了赤裸裸、肉红红、鲜嫩嫩的兔肉来,别说吃,就是看上去,也让人馋涎欲滴……

兔肉汤熬好了!满屋子洋溢起无比的香气。

李自强坐在桌前,吃过一碗兔肉,喝上两碗热拉拉的兔子汤,只感到浑身发热,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他似乎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其他的三个人,只是喝了一些肉汤,便吃起了黑乎乎的糠窝窝了。

李自强怔怔地端着肉汤碗,停下了手里的筷子:“二叔,娘,小梅,你们都吃吧,别老是留着给我吃!”

“吃了,吃了,我们都吃了!”娘笑着说。

“哥,你身体弱,多吃点,好好补补身子。”

“孩子,这野兔不是天天能打到,咱家又没有粮食,给你留点吃吧,”王铁锁笑着说,“吃不好饭,对你的身体康复可很不利!你是上过军校的大学生,等你康复了,可是干大事的料!”

“不用了,二叔,娘!”李自强说,“你们看,我已经全好了!你们吃吧,等天我身体一康复,就跟二叔一起去打猎,打好多好多野物,我们吃它一冬天!”李自强一边说,一边给他们每人舀了一勺兔肉汤,自己也从箅子里抓起了一个窝窝头大口大口地啃起来。

“好想法!孩子,我等你快点好!我们一起去打猎!”

“你也能咽下这窝窝头?”娘见了,不敢相信似的说,“孩子,你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粗粮的……”

“能……能吃!”李自强被噎了一下,一边打着嗝,一边说,“什么苦都是人受的,做人哪,要能享福也要能吃苦!不吃苦,就感觉不到好日子的宝贵!”

“是啊,是啊,”王铁锁说,“小梅,以后跟你哥哥学着点,你看看,有文化的人就是知道得多!”

“嗯,哥哥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