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战争 正文 第八章 暗度陈仓

bingzu 收藏 7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8.html


事实上,早在轮船靠岸的那会,正在沉睡中的陈小毅便已经有所察觉。直到刚刚两个人打赌的时候,陈小毅还一直在绞尽脑汁想着应对的办法。好在腰间的手枪和绑缚在小腿上的洛阳铲都在,陈小毅也不怕对方来硬的。又因为两人在一开始的时候提到王老板,所以陈小毅最终决定先抓住拷问一番再说。

于是,在集装箱大门猛然被拽开与两人脑袋伸进来的间隙,瞅准时机的陈小毅凭借着自己轻快的身手,双手向上一抓,便爬到了集装箱的外部顶层,之后,则是迂回包抄,不费一枪一弹将两人给生擒。

听到陈小毅的声音,两人立马习惯性的双手抱头,然后一脸虔诚的喊出四个几乎快让陈小毅崩溃的字。

“好汉饶命!”

“饶命可以,不过,先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的好了自然放了你们,但如果忽悠我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定!一定!你问吧!只要我们知道!”

“这里是哪?”

“墨西哥!”

“墨西哥在哪?”陈小毅确实是不知道,他初中上了一半就撤了,地理考试更是从未及格过。

“美国南边!”大个子无语,小光头郁闷的答道。他们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被一个连墨西哥都不知道在哪的小子搞定的。

“你们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

“据听说是一个姓王的老板托我们老板把你带来的,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你们老板人呢?”

“去找蛇头了!”

“蛇头?”对于陈小毅而言,这无疑又是个新鲜概念。

“就是偷渡!”小光头有气无力的解释道。

“偷渡?”

“老大,你不会连偷渡都没听说过吧?”大个子哭丧着脸问道。

“没有!”陈小毅诚实的回复道。

“老大,你杀了我吧!我求求你了!”大个子已经彻底绝望了。

“喂,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偷渡?”陈小毅脸皮倒是挺厚,用枪口指着一旁的小光头追问道。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有趣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陈小毅在搞懂了是么是偷渡后,便开始不厌其烦的向两人讨教一个又一个自己不知道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要偷渡?护照?绿卡是什么东西?M4是什么枪?……等等一系列问题,差点没将两个人问的口吐白沫。不过,在这种愉快的答疑氛围中,之前的误会也一点点的消失于无形,陈小毅手中的枪早已经收了起来,大个子和小光头抢着给陈小毅上烟,严肃的一问一答环节,也一下子变成了有说有笑的趣味抢答。等收到蛇头的消息时,三人都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

经过大个子两人的一顿恶补,陈小毅知道了墨西哥和陈家沟的距离,游是游不回去了,太远是一个问题,关键是他不会游泳!坐飞机倒是可以回去,但是飞机票太贵,自己一没钱二没有护照。当然,最直接的一个办法就是在偷越美墨过境时主动站出来,然后被遣返,不过,听大个子说,那样的话,就永远都别想再出国了,而且可能还得蹲大牢。而且,最要命的是,一旦被好不容易将自己弄出国的王老板知道,估计这老不死的真的要发飙了!

既来之,则安之!陈小毅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学过的文言文,具体什么意思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哎!管他呢!头顶的包也消的差不多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陈小毅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听小光头说,洛杉矶也有很多中国人,而且还有很多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妞……

出了仓库,十几分钟的步行之后,陈小毅三人来到了一片贫民窟的跟前。七拐八拐,最后总算在一间矮小的民房里找到了打电话的蛇头。经过一番交谈,大个了解到,他们老板已经提前半个小时出发了,走的是亚利桑那沙漠那条线。

“沙漠里虽然环境十分恶劣,但被边境警察抓到的几率相对较低。”大个子朝身边的陈小毅解释道。

“那我们是不是也走那条线?”陈小毅问道。

“他们手里有东西,自然要考虑的安全点,你们两手空空,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听到陈小毅的话,那个一直和蔼可亲的蛇头转过身,笑眯眯的答道,“我带你抄个近路,是我上次和朋友一起发现的!”说到这里,那张布满一条条褶皱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一股子神秘。

“你不是中国人吧!怎么中文说的比我都好?”

陈小毅一脸的惊讶,站在他面前的那个蛇头,典型的一副外国人模样,可那口标准的普通话,相比之下,陈小毅的河普(河南普通话)简直就不值一提。

“呵呵!在此之前,很多中国‘游客’都是由我领着过境,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蛇头爽朗的笑道。

随口聊了几句的功夫,不大的一间瓦房渐渐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陈小毅大致的观察了一眼,这其中大部分都是肤色和自己相同的亚洲人。唯一不同的是,这些人看上去皆是显得十分的害怕,陈小毅一脸的轻松和自在倒显得格格不入,不由的让他有点纳闷。

“陈老弟,到时候你跟着我就行了!”大个子比较憨厚,并没有告诉陈小毅偷越边境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如果被拿枪的警察发现的话,千万记住,不要逃跑!另外,小心那个蛇头!”小光头也怕吓到陈小毅,只是临出发时郑重的交代了他一句。

“为什么?”

…………

凌晨2点到3点这段时间,是人体处于深度睡眠的时期,当然,也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期。

在所有偷渡客都到齐之后,蛇头收取了佣金并简单的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然后便猫着腰将陈小毅在内的20几人领向了交界处一隐蔽的排水渠。

“各位,前方就是梦想开始的地方,祝大家一路好运!”到达目的地后,蛇头在黑暗中转过身来,用手指着不远处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排水口,一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一边低声讲着极具煽动性的送行辞。

然而,蛇头的话沉寂了好大一会,也没有一个人愿意第一个钻进那个排水渠,谁也不敢确定水渠的那头是不是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等着自己,而陈小毅则纯粹是雷锋精神在作怪。

“你!第一个!”

终于,不耐烦的蛇头一下掏出怀里的Clock17手枪,冲离他最近的小光头晃了晃枪口,额头上的刀疤狰狞毕现。

“好吧!”

小光头无奈的耸耸肩,拍了拍陈小毅按在腰间的手后,第一个钻了进去。

“你!第二个!”

“你!第三个!”

在小光头之后,陈小毅和大个子也相继钻了进去。

“你!第四个!”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