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紧急命令

taotao7759123 收藏 3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已经来不及再去多加考虑和计划。刘队长发狂似的吼着,率先拿起大口径的步枪狂扫了过去。 瞬间,车厢里血肉飞溅,红雾弥漫。处处都是刺鼻的腐臭味。士兵们也来不及再去戴上防毒面具,也都疯了似的不间断的扣着扳机。 弹壳就像雨点一样四处弹跳,子弹打在精钢制作的车厢上窜起一溜火星。 奈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已经来不及再去多加考虑和计划。刘队长发狂似的吼着,率先拿起大口径的步枪狂扫了过去。

瞬间,车厢里血肉飞溅,红雾弥漫。处处都是刺鼻的腐臭味。士兵们也来不及再去戴上防毒面具,也都疯了似的不间断的扣着扳机。

弹壳就像雨点一样四处弹跳,子弹打在精钢制作的车厢上窜起一溜火星。

奈何那怪物虽然速度缓慢,但肌肉的强度和肢体的分解性却是极强。很显然,这对于正常的生物学理论是一个极大地反例。即使他们的一只胳膊被打断了,他们的其余肢体似乎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影响,依旧不断地往前靠近乱抓。一刻间,就有五名士兵不慎被抓伤,接着,又被一群怪物冲上来三两下拖进了异群里。那士兵几乎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连着挣扎了几下,就被七八只大手撕开了肚皮,五六只脑袋仪器张开血盆大口趴了进去开始撕咬。甚至在此刻,那士兵还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其余的士兵吓得心惊胆寒,几乎没有一点作战技巧而言,连踹带踢,只要能用得上的武器都拼了上去。还有一两个忍不住大声狂吼了起来,叫骂声不绝于耳。说有还存活下来的人都踉踉跄跄,狼狈不已。

在那种情况下,即使素质再高,装备再良好的士兵都要忍不住发疯,那深深的恐怖血腥的场面时刻都在大脑里浮现,刺激着他们的感官神经。其实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刀山火海,也不是世界末日。而是当你面对一种未知的生物或事物时,面对危险和一步步逼近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拼死的挣扎和无助的嚎叫。


刘队长已经忘记自己换了多少弹夹,也数不清换了多少把步枪,只记得差点把身上的手雷包给拿了出来。

他不能拿,他在脑子里时刻的提醒自己要坚持下去。任务还没有完成,甚至连目标都还没有到达,他不想就这样死去。特别是死在这种地方,死在这些变态的物种嘴里,连尸骨都不剩... ...

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被拉了过去,面前的敌人愈加的疯狂和增多。敌人和自己部下的尸体厚厚的倒了一层,8米多长的车厢里仅剩下7、8个人还完整的存活着。背包里的弹夹越来越少,部下有清醒的还传来询问:“队长... ....怎么办?!弹夹不够用了... ...快指令啊.. ....”

刘队长双手伏地使自己退向最靠近车箱底们的角落里,他手拉雷包,正准备引爆的时候。脑子一静,闭目了两秒,这时候,就体现了超种部队指挥官的乱况分析能力,也就是这短短的两秒钟之内,他就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于是,他大声开始喊道:“节省子弹,打他们的脑袋,脑袋最脆弱!”

凄冽的惨叫交织在一起,剩余的七八个部下似乎也发现了这个弱点,都开始又冷静下来,很沉稳的三发连射。

果真,那群异物在脑袋遭到袭击之后,身体其他器官都不再产生分解现象。(释义,分解一词。肢体分解:指的是生物体的肉体细胞和关节营养单独供给,不受其他肢体器官的牵扯和连接。在受到攻击之后,可以在很短暂的时间内调整神经系统的缓和,不影响其他肢体的连续运作。)

车厢里怪物越来越少,终于,当车厢内最后一个异物倒地之后,所有士兵才颤巍巍的一屁股瘫倒在铁板上,一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车厢内满是成堆的尸体和弹壳,士兵的尸体和怪物的尸体堆积到一处,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场面就像好莱坞大片一样的灵异和恐怖。

这时候,刘队长也不敢放松任何一个细胞。车厢内的怪物是完了,可是谁敢保证车厢以外呢?

车体还在缓缓往前走着,依旧是那么熟悉的节奏和晃动,依旧是那么的沉寂和压抑。

可是,车里面活生生的精锐士兵却都变成了一堆堆腐尸。

刘队长来不及去擦已经湿透了的头发。这次,他不再贸然,他小心翼翼的打出戒备的手势,脚步尽量轻微不再弄出声响。

紧张的氛围还未散去,他不敢放松警戒。他的体能已经接近虚脱的地步,胳膊上还有一点轻微的抓伤,他不以为意,这点小伤简直不得一提。此刻,他是完全的借用身体的本能去操作着自己的身躯,就像很平常的生物肢体反射一般地前进、瞄准、射击。(例如膝跳反射,意指习惯性的运作)

身后的士兵也都强打起精神,尽量很配合的一同向四下作出防范,不紧不慢的缓缓前行。

车厢的天窗处还依旧漂浮着一根血红色的丝带,在此刻看来,依旧那是多么的诡异和让人胆寒。

刘队长的听觉在一瞬间捕捉到了那不同寻常的一丝喘息声 ——就在天窗外的顶棚部分——一个轻微到几乎接近人体听力极限的细微的喘息声。

但是,他听见了。

在阿尔法训练营地里,曾经就有很独特的方法训练人的听觉和视觉。教官们总是先拿来足够遮音的厚厚的黑布把眼睛和耳朵都封闭起来。然后再随意放进去一些特定的移动并能够发出声响的动物或者是电子物品。然后,就依靠士兵的听觉和感觉去捕捉那个目标。或许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不能完成任务,但随着训练次数的增多和重复。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成功的完成。

而刘哲,刘队长,就是那为数不多中的一个。


此刻,刘队长已经很冷静的死盯着上面的那个窗口,很缓慢的移动到距离自己不过1米多远的位置。就这个位置!刘队长心中一定,大脑充血,超常的发挥自己肢体能量的极限,手脚并用几乎在一秒的时间内用脚借助操作台的反冲力飞向窗口外,手中的步枪单手扣住扳机,本能性的对着外面的那东西扫了起来。

伴随着那怪物一声怪异的嚎叫,刘队长的身体也重重地摔了下来。

其余的士兵脸色怪异而又略带敬佩的望向刘队长,却连话都懒得再说,举起大拇指抖了几下。

刘队长眼睛微闭,苦笑一声。那种情况下,他也只有利用不退反攻的战术来占取一定的优势,不然,谁也不敢保证在这近乎瘫痪的一群人里还会出现什么不幸的意外。那一刻,才真正体现了中国军人独特的战术技巧和铁血精神。

国铁G301满洲里站。清晨6点,军用第三级铁路交通地下站。

外交部官员大早上就屁颠颠的开始蹲到休息室抽起烟来,旁边坐着的是团级以上的诸位行政长官。

直至吴队长一脚踹开大门的时候,才有人忍不住喘出一口大气。还有的慌忙去踩脚下冒着青烟的“软中华”。

吕上尉紧随其后,瞥了一眼众人,还不忘紧拉一下披在身上的军大衣,轻咳了一声。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望向了吴队长。

尽管在职位上他的等级要比吴队长差不了几个层次,但在能力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说,吴队长所掌控的八分队绝对是全军的顶级特种部队。甚至连所谓的“东北猛虎”都略高上几个档次。

因此,每一次的军区限级式的重要会议,吴队长都能很荣幸的破例参加。

所有人都有些不太自然的悄悄偷看了一眼吴队长,直至脸色开始有些缓和的时候才有人小心的递上一根香烟,语气有些讨好般的问道:“吴队长 来了啊,您可真是来的够及时啊,上面支配下来的任务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等您来临阵指挥... ...哎呦,这不是吕上尉吗.. ....”

吴队长脸色不佳的瞪了一眼那名外交部部长,不留情面的往前迈下几个大步,躺在真皮沙发上卸下大衣。

吕上尉脸色更是难看,想忍不住训斥几句却终究还是哼了一声也相继坐下。

过了良久,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终于有个像样子的团级干部直身站了起来,朝吕上尉这边敬了个很标准的军礼,面色一正,开始做起报告。

“报告首长,任务基本已经布置完毕,目标行动依旧处于严格监控之中,所有自治区团级以上干部已经集合完毕,请指示。”

吴队长和吕上尉互相对视一眼,才微微点了几下脑袋,低头去看桌子上面的任务简报。

半晌,才装作很轻松的朝那位团级干部挥了挥手。那团长会意,趴在他耳边。只听吴队长嘟嘟囔囔了几句,似乎在询问着什么,又好像很紧张的语气有些颤抖。

过了一会,才慢慢拿起桌子上已经准备好的凉茶,抿了一小口:“把俄方的那份军用资料给我拿过来。”

马上,就有一个卫兵快速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份军用的档案袋,恭敬地双手奉上。

吴队长面色凝重的慢慢打开,眯起眼睛看了足有10分钟多种,才挥手让给旁边的吕上尉。

吕上尉的脸色明显多了些古怪的东西,却还是忍住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吴队长身子微欠,浑厚的声音开始下达命令:“自治区团级以上干部听令,所有人员,立即返回各自区域听令,外交部部分干部随时配合武警官兵和边防部队官兵工作,任务执行期间,所有人员严格遵守战勤纪律,禁止使用无线电设备。所有人员,一律严格保守任务机密。召回越境执行任务的野战部队,做好防护工作,任务下达完毕,立即执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