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一卷 隔岸观火 第六十八章 响马寨里

血奔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1947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部署,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国民党企图利用连日大雨,黄河水位陡涨,破堤放水淹没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纵队于黄河渡口进行佯动,华东野战军5个纵队于郓城以东地区钳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1947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部署,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国民党企图利用连日大雨,黄河水位陡涨,破堤放水淹没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1纵队于黄河渡口进行佯动,华东野战军5个纵队于郓城以东地区钳制国民党军整编第5、第85师等部西进配合,刘、邓率4个纵队先期跳出合围圈南进,然后越过陇海路,以第1纵队并指挥中原独立旅为右路,第3纵队为左路,第2、第6纵队掩护中共中原局、野战军指挥机关为中路,向大别山疾进。这时,蒋介石错误地认为刘伯承、邓小平所部是“北渡不成而南窜”,即以12个旅为第1梯队、以8个旅为第2梯队,先后尾追刘邓大军;另以4个旅在许昌、漯河等地侧击,以2个整编师及1个交通警察总队布防于柘城、鹿邑地区,企图围歼刘邓大军于黄泛区。宽20多公里的黄泛区,遍地淤泥,积水没膝,深处及脐,荒无人烟,行军、食宿均十分困难。这时刘邓果断做出决策,抛弃所有重型武器装备,自断后路,全速前进。17日,刘邓大军胜利通过黄泛区。此时蒋介石突然意识到,刘邓大军此行并非小股共军南串,而是针对大别山有备而来,他们一旦进入大别山,南京武汉如探囊取物,这时蒋介石迅速集结大批军队围追堵截,但为时已晚。

刘邓大军先后歼敌19万人,在以大别山为中心的江淮河汉地区,重建和恢复了中原根据地,开辟了人民解放军继续前进的战略基地,加速全国解放的进程。

从1947年8月27日 刘邓大军在息县北岸小王湾渡过淮河,突破挺进大别山的最后一道天险算起,刘邓大军在鄂豫皖大别山区坚持战斗约半年时间,战斗的足迹遍布大别山区的息县、光山、新县、商城、红安、英山、大悟等地。刘邓大军渡淮遗址位于河南省息县县城南2公里处淮河北岸,古时为入楚孔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这里北靠华北平原,南眺濮公山,面临滔滔淮河,可谓进入大别山区的咽喉之地。 当时刘邓大军在淮河洪峰到来之前,从24日夜至27日,刘邓大军已全部渡过淮河,隐身于大别山了。完成了千里挺进壮举。

息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部,大别山北麓,有“不息之壤”之称。年平均气温15.2°C,年降水量为946毫米,无霜期222天。有“息半夏”之称。

息县历史悠久,自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分封赐土,羽达建息国至今,已历数3000多年。息夫人爱国爱民“三年不语”,深受百姓敬仰;公元前538年赖子国虽为楚灭,但臣民不降,“赖、罗、傅同宗”;新息候马援,边关平叛安民,“马革裹尸”,至今激励后人;“秦楼遗址”,新石器时代文化遗产犹在;“申息之师”,人民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尚存。虽历史风云多起,可“息”字岿然不变。

“濮山拱翠”、“古息含烟”、“兴国寻幽”、“竖斧春耕”、“寨河晚渡”、“葛陂夜雨”、“广丰浸碧”、“淮汝交流”等八大景观,把息县绘就成一幅瑰丽的画卷。

战争是罪恶的杀手,战争是摧毁人类的毁灭性的恶魔。它给这个美丽多姿的鱼米之乡留下了千疮百孔的创伤。

自1946年6月底“中原突围”后信阳罗山潢川息县等地又处在白色恐怖之中。1947年至1948年,息县基本上解放。但是,地方上的一些地主武装力量和土匪啸聚山林。他们杀人越货抢夺民财;破坏治安,不时下山骚扰息县城。新政权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息县城里的几桩血案就是这些不敢灭亡的渣滓所为。

濮公山下。一行三人正往山上攀登。他们来到半山腰停了下来。

“李排长,我们这样盲目地寻找是不是太危险啊?”李科长低声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伙人就躲在濮公山上!”

“如何找到他们?”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他们继续往深山里走去。突然,李刚发现一只绣花鞋。他捡起来看了看说:“这只鞋就是城南那对老夫妇女儿的鞋!我没有判断错!”李刚向四周仔细观察后说:“我们的身份不要忘记——贾怀天的部下!明白吗?”

“明白!”李科长和侦查科的战士小佟回答。

李刚从腰里拔出手枪向山上连连射击几发子弹。枪声在深山里回荡。但是不见有人出现。他们只好又向山里走去。

“别动!举起手来!”几个短衣打扮的人出现在李刚等人身后。李刚三人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

“啥人?”

“我们找郝老大。”李刚说。

“干啥”

“投奔响马寨!”

“哦!自己人!对不起把枪交出来我们带你们去见老大!”几个家伙把两个等人的枪下了去。

“走吧!”一个家伙用枪顶住李刚的后背说。

“兄弟,好面熟啊?兄弟哪里的人?”李刚说。

“防胡镇的!兄弟哪里的人?”

“哦!我们同乡。”

“我咋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呀?兄弟我在小时候就跟家人到县城里住啦。兄弟是防胡镇那村人?”李刚边走边和那人套近乎。

“哦!林家寨的!也是跟家人来县城了混碗饭吃!”

“林之东你认识吗?”

“他是我堂叔!”

“呵!呵!我们是亲戚!”

“是吗?你是?”

“河套林之东的表妹是我表妹!”

“你和堂叔是老表?”

“应该是!你家住在县城那条街?”

“南街35号。”

李刚看了一眼李科长和小佟。二人知道李刚的用意。三人趁几个家伙不注意转身将几个家伙打到。突然袭击后几个缴获躺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李刚等人已经夺过枪支对准了他们的脑袋。

“说!郝老大在哪里!”

“就在前面山上。”

“我们是共产党县治安大队的。想活命老实按我的说法去做。不然城南35好你的家就要大祸临头啦!”李刚说。

“是!是!”

“我问你,你家的邻居姓王家女的女儿是不是被郝老大抢上山啦?”

“是!是!”

“前几天城西老板的家被抢窃是不是你们干的!”

“那都是郝老大带人去的。”

“还有,打死巡逻的战士抢走冲锋枪支也是你们干的?”

“是的。”

“回去就说明天夜防胡镇要往县政府送交一批黄金大洋,一定要蛊惑郝老大带人下山枪这批货!”

“不敢!不敢!”

“就这么说。如果郝老大不下山你的家人一样受到惩罚!”

“是!是!”

“你叫什么名字?”

“林崽。”

“李科长,你和小佟押着他们三个下山。告诉于书记,今夜郝老大要下山。要他在城北设伏,让同志们赶着马车在马路上来回走动。我和林崽上山见郝老大!”李刚伏在李刚的耳边低声说。

“李排长!这?”

“去吧!他要是敢胡来,你就把他家给……”李刚故意留了半截话。李科长和小佟押着几个俘虏下了山。李刚和林崽来到濮公山深处。

濮公山曾被苏东坡誉为“东南第一峰”,濮公山隔淮与县城相望。站在峰顶,可南阅楚天,北眺中原。刘邓大军南下,将军试水,传为美谈,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深深的足迹。李刚发现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前有许多松树丛。缕缕青烟向外飘出。

“站住!”松树丛中窜出两个岗哨。

“是我!”

“哦!是林崽啊?这么早就回来啦?”

“哎!”

“这位是?”

“我的老乡。”

“兄弟们好!”李刚笑着打招呼。

林崽带着李刚走进洞里。经过一段狭窄的通道后。突然眼前豁亮起来。宽敞的的石洞里点着火把;整个大厅如白昼一般。郝老大坐在一把石椅上。身边站着背枪的几个打手。

“林崽,有啥好消息没有?哎?这是谁呀?”郝老大望着李刚问。

“哦!在下原是贾司令的部下。”

“我咋不认识你呀?”

“老大健忘啦!那天贾司令还有你在马县长家做客我就站在门外给你们站岗呢!”

“哦!……是的!今天咋来到濮公山上啊?”

“投奔老大混口饭吃呗!”李刚无可奈何的样子说。

“拿下!”郝老大突然叫道。几个打手七手八脚的把两李刚捆了起来。

“说!你是不是共产党!”

“郝老大!你太不仗义啦!老子是共产党一个人来送死啊?”

“那你有啥证据说你不是共产党啊?”

“林崽就是证人!”李刚用严厉的眼光望着林崽说。

林崽浑身哆嗦着说:“老大,他不是共产党,他是我家的亲戚;算起来他还是我的表叔呢!”

“哦!早放屁呀!松绑!老弟啊,对不起,这也是为了响马寨的安全不是?”

“拿来!”郝老大把手伸到李刚面前。

“老大,金银财宝我没有,有!我也不会来投你。不过有一桩生意不知你愿意做不做?”

“林崽啊?啥生意啊?”

“老大,生意可馋死人啦!我们奉你的命令下山去了县城,在一家饭馆里吃饭,恰巧遇见我这位表叔和他的兄弟也在。他们议论着要夺什么黄金大洋,于是我就凑上前去打听。原来他们是贾司令的部下。自从贾怀天死后他们也拉起了杆子。由于人手少害怕拿不下来。于是他们就来找你了。”林崽编得挺真的。

“啥货?啥时候?”郝老大站了起来。

“黄金大洋!今夜十二点。”

“啥地方?”

“城北通往县城的大道上。”李刚一一回答。

“哪里的人送货?”

“防胡镇邢武!”

“哦!知道了!这小子有这宝贝!那是马虎的家产。哎?还有几位兄弟呢?”

“他们留在饭馆里盯着呢。”

“哎!不对!你咋知道他们要往县政府送货?”郝老大问李刚。

“这是兄弟们早就踩好的地方和时间。听说光金条就有几大箱呢!”李刚说。

“他们有人在防胡镇共产党里卧底!”

“哦!”郝老大在地上来回转了几个圈后说道:“你姓啥?”

“兄弟姓林叫林木。”

“林木兄弟,这次你立了大功!郝某收下你,事成后你就是濮公山响马寨老二!咋样?”

“谢谢老大栽培!”李刚拱手施礼。

李科长回来向于书记报告了濮公山上的情况。于书记说道:“这小子净是胡来!郝老大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万一……”

“于书记,请你相信李排长。还是按他说的办吧!”

“也只能这样啦!”

李刚去县城两天邢武小春郭川等人好像以下之失去主心骨。特别是蒋英吃不好睡不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蒋英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李乡长啦?”

“孔妮,你说我们这些穷孩子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成为解放军战士是吧?”

“等解放了我们结了婚,按刘丰说的为全乡老百姓服务那是多么光荣啊?”

“是啊!李刚他们在乡里为大家工作;我们把孩子家庭照顾好.....”

“你不干革命啦?”孔妮打断蒋英的话。

“咱没有文化,想干恐怕也干不好啊!”

“学呀!刘丰教俺好多字呢!”

“是吗?哎!李刚整天太忙啦!一天三顿饭吃不囫囵哪还有时间教俺学识字?”

“来!我教你!”

“你?”

“咋啦?”

“中!你教我!”两个人起了床点亮灯。

“呯!呯!呯!”街里响起枪声。蒋英孔妮立刻奔出宿舍。这时邢武小春郭川等人已经带着民兵向街里奔去。

“着火啦!着火啦!快救火啊!”街上的人叫喊着。

“呯!呯!呯!”又是几抢。救火的人被打到几个。

“抓住他!向北跑去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