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八路军的战斗力

时下,很多网友争论电视剧过度宣传八路军对日作战的战斗力问题,特别是海峡对岸对于抗日战争后,解放军战力的突然增强颇有微辞,认为外力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毋庸讳言,对于现代战争而言,人员与武器水平,两者缺一不可。但是,八路军(解放军)的战力增强也不是一夕诞生的,当然量变到质变肯定有,但是起到关键因素的还是内部的变化,今天我们来举一个特殊的例子:

45年后,由于阎锡山的阴谋,有一部分日本军人被刻意留了下来,一直到48、49年解放太原,八路军在41、42年对日作战时还是困难重重,连彭总亲自指挥的关家垴战役都打得实在窝囊,可是到了47、48年解放太原时,这支总共将近九千余众的“大日本皇军”的精神残余,却变得如此不堪一击。是什么原因呢?《亮剑》里面“楚云飞”说得好,是我们变强了!!这个“变强”,不是这几年的变化,是从鸦片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起义等等一百多年不断流血流汗的结果,所以同样是这支部队,甚至还有国民党军的重要组成,才会在朝鲜战场打的“世界第一”停战和谈,要知道,“弱国无外交”,当年你要是坚持不住,老美绝不会和你签城下之盟的。

下面是遗留山西日本军人的资料:

2000年4月,一位名叫奥村和一的当年被残留的日本老兵来到笔者所在的山西档案馆,查阅了有关驻残留档案,以便证明自己当时是受命令而残留下来的经历。他当时完全是在官长的强制下才在山西残留四年,直到晋中战役被解放军俘虏。奥村和一拿出从日本带来的一份文件,文件形成于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2月2日,由日军第一参谋长签发,上面清楚地写着:“征用人员分配如下:第114师团2500名;独立步兵第14旅团2500名;独立混成第三旅团部1500名;第四警备队1500名。”当他展开《陆军暂编独立第十总队日籍官兵名册》,翻到第111页时发现自己的名字:奥村和一,华名燕兴东。他解释:“燕”与阎锡山的“阎”谐音,“兴”就是“复兴”,“东”即东亚,指日本。借助阎锡山的势力复兴日本军国主义,这便是上司命令他们残留的目的。

…………

1947年5月,解放军发起阳泉战役,驻守阳泉的阎锡山第十总队和残留的日军——山西保安总队第5大队被围困。为解救之,除赵承授率阎锡山的军队驰援外,残留日军的第1、第3、第4共四个保安大队,在元泉磐的率领下也前往救援。然而,面对解放军的凌厉攻势和灵活战术,虽然救援日军奋力苦战、伤亡惨重,但第10总队还是没有逃脱被歼灭的命运,残留的日军第5大队全部投降,大队长敷田被击毙。成建制地被消灭,使日本残留在兔死狐悲的同时,争吵不已,元泉磐以救援行动欠敏捷为由,与留守太原的岩田清一发生内讧,元泉磐认为岩田清一利用2纵队进行瞎指挥,提出辞职。为了不使元泉磐一派分裂出去,最后决定将今村方策的第二大队从忻县拉至太原,由今村方策担任残留日本部队的司令官,同时解散2纵队的司令部,从而加强了残留日军的统一领导。

…………

1948年,随着山西南部运城、临汾等城市的相继解放,阎锡山统治区域只剩太原周围和平遥以北的晋中平原地区。1947年秋季,阎锡山在这一地区开始了残酷的抢粮活动,向各军下达了抢粮指标。第10总队也参与到了这一罪恶活动中,以当年日本军队的野蛮手段掠夺粮食。1948年6月,由徐向前率领的解放军部队开始进行晋中战役。先是阎锡山的第61军在平遥远附近遭到严重打击,赶去支援的由残留日军苦心训练的“亲训师”也被包围全歼。另外数万阎军被围困于祁县县城。深感不妙的阎锡山,终于命令第10总队主力出动,以起回天之功。接到命令,今村方策留下部分教官和新兵,其余全部出动赶往祁县,企图一呈当年“皇军”的威风。元泉磐随身携带围棋、钓鱼杆,大有“谈笑靖风尘”之慨。


然而,第10总队一进战场,便如同泥牛入海,被广大的解放军包围在祁县、太谷、徐沟之间的三角地带,经过西范村、戴李青、南庄、小常村等战斗,日军残留主力几乎尽数被歼。元泉磐、第1团团长小田切正南、第4团团长增田重之、第6团团长布川直平等重要将领战死,第3团团长住冈义一受伤被俘。只有今村方策、第2团团长相乐圭二等少数人侥幸逃脱,跑回太原。就连城野宏的爱将第10总队副官处处长长野贤也在太谷南庄被击毙,使得城野宏大骂不已,认为不该派长野贤这样的文职军官送死。根据日军1948年12月统计,从6月20日至7月17日的晋中作战中,第10总队上蔚以上官佐损失161人,中蔚以下官佐损失372人,士兵损失1126人,官兵总计1658人。


第10总队全军覆没的事实,使日本人大惊失色,纷纷申请回国,今村方策、相乐圭二等人急忙设法阻止,威胁说:“事到如今,再厚着脸皮回国,对得起死去的战友吗?”但大势已去,10月份进行了最后一次遣返,连山冈道武等人都急忙逃离太原,留下不足500人的日籍残留武装人员。今村方策将这些残兵败将进行了重新组编,由原来的第1团和第3团合并成步兵第1团,第2团和第6团合并成步第2团,第4团和小羽根队合并成立炮兵团,进行最后的挣扎。这时,解放军已兵临城下,开始解放太原的前哨战——东山战斗。


1949年9月,继太原南郊、北郊战事之后,东山告急。牛驮寨是太原城东最近的一个高地群,可以控制东山俯瞰全城,在战犯澄田睐四郎为阎锡山制定的城防计划中,列为第一防御线主阵地,要求重兵防守。当解放军开始正式进攻后,第10总队被派去防卫,从9月18日至10月中旬展开激战。在英勇的解放军面前,第10总队开始一天天走向彻底灭亡。先是“四大金刚”中的今野淳(第10总队参谋长)战死,随后另外三个“金刚”菊地修二、相乐圭二、早坂同胞藏也先后身负重伤,败下阵来。为了夺回被解放军被占领的牛驮寨阵地,残留日军甚至使用了毒气弹,今村方策将指挥所推至最前线,但还是无济于事。由于损兵折将,黔驴技穷,第10总队退出战斗。这时第10总队已溃不成军,战斗人员很少,被改编为炮兵团。


使人发笑的是,牛驮寨战斗期间,尽管战场上老吃败仗,河本大作、今村方策等日军残留要人还要强作镇静,在陈家峪司令部举办中秋赏月会,饮酒装欢。鏖战中,河本大作、澄田睐四郎都亲赴前线战壕劳军。守军中,有被炮弹炸死的,有被流弹击中的,还有掩体塌陷压死的,今村方策向澄田睐四郎报告军情时叹息:“死法有了新发展,‘压死’是皇军战历史上未见的”。


东山战斗后,剩余不多的日军基本上未参加大的战斗,组成的炮兵团只在太原城内乱发几发炮弹,来了结差事。1949年4月22日,解放军对太原发动总攻,24日城破,今村方策第10总队官兵全部被俘。澄田睐四郎于此前2月份逃回日本国内,今村方策被俘后服毒自杀,河本大作、岩田清一、城野宏等人由太原是公安局拘捕,其余全部日本战俘被带到榆次什帖镇,并于1950年冬遣返河北省永年县进行改造。在这里,许多残留日军经过改造教育,认识到自己的深重罪恶,获得新生,赫免回国。



本文内容于 2011/3/12 15:56:18 被男儿豪气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