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七部分 百劫山河乱愁叠——清朝的覆亡 3.“大清”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3 “大清”未救身先死——良弼被刺(2)


武昌起义后,良弼忧心如焚,主动请缨去“平叛”,遭到庆亲王奕劻的首先反对:“黄口孺子,纸上谈兵,哪里比得上袁世凯!”带兵不成,良弼就拼命反对重用北洋系将领,认为派去武汉“平叛”的将领,都是袁世凯老部下,日后很可能尾不大掉,出大乱子。他所有的预见,都很正确。但大势所趋之下,清廷没一件能依他的意愿得行。

最危急关头,良弼呼吁成立“战时皇族内阁”,主张由铁良率军去南方平灭革命军。得悉北洋系军人段祺瑞等人联衔电奏,逼清帝逊位,良弼悲愤不已,发起组织“宗社党”。入“党”成员在胸前刺两条青龙,誓死捍卫“大清”。

为了张大声势,他们派人给袁世凯送去一封信:“欲将我朝天下断送汉人,我辈决不容忍,愿与阁下同归于尽!”(廖少游《新中国武装解决和平记》) 袁世凯阅此信,切齿痛恨,对良弼必欲除之而后快。当时,为了扩大扶清的力量,良弼极力拉拢冯国璋等“感念”清朝旧恩的北洋系将领,四处纠结满族军人,不停地召集会议,发表议论。他常常以在北京发动军队暴动为恫吓手段,威胁清廷主张共和的一派以及袁世凯一帮人。

所以,良弼这个人,不仅北方革命党对他恨之入骨,袁世凯对他也怨毒满胸。被这么多人“惦记”,良弼显然躲不过大劫。彭家珍在北京想刺杀身为宗贵的良弼,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他在北京寻摸数日,到处“踩点”勘验路线。

一日,他去西河沿金台旅馆找人,在接待大厅发现了一张名片:“陆军讲武堂监督崇恭”。仔细问门房,才知道这个从东北回来的满人军官到京后,又前去保定办事,在旅馆一直留有一间房子。

灵机一动。彭家珍揣起这张名片,离开了旅馆。回到住处后,彭家珍准备好一颗药份足的炸弹,打理周全。晚间,他会集在京同志,告知自己准备与良弼同归于尽。这样的爱国者,不是畅想天上有几十个美人等侯的宗教狂。革命党人深知肉身脆弱,但为了民族,为了国家,大英雄们舍身殉义,视死如归。

几个人喝着“断头酒”,心中难免沉重,皆默然无声。彭家珍谈笑自若,把身上的金表与金相盒分送给一起吃饭的同志作纪念,俨然即将去行大乐事一样。席间,有同志悲歌慷慨,高吟赵伯光送烈士吴樾的赠别诗:

临岐握手莫咨嗟,小别千年一刹那。

再见却知何处是,茫茫血海怒翻花!


1912 年1 月26 日,彭家珍穿上借来的军装,挎上军刀,踏上军靴,冒充东北来的清军军官崇恭,先去清廷军咨府的良弼办公室。恰好当时良弼公事繁忙,就对门卫表示说,自己和崇恭本人虽同为留日士官生,关系不是很熟。白天衙门事多,他让“崇恭”晚上去自己家里见面。得了准信儿后,彭家珍怀揣炸弹,一直在西门大红罗厂的良弼宅前“恭候”。等到很晚,良弼方才乘马车返家。大门一开,院子里面射出的光亮,把一身笔挺戎装的良弼映得一清二楚。彭家珍迅速闪出,口中亲热称呼良弼的字,“赉臣,我来了……”良弼见来人完全陌生,悚然警惕。他倒退两步,想返回马车中。彭家珍扔出炸弹。轰然一声,良弼一条腿顿时被炸断。一块弹片从门口的下马石上反弹回来,正击中彭家珍后脑,大英雄当场牺牲。良弼左腿被炸断,在医院中呻吟两日,最终不治。临死前,他叹言:“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事后有传言,讲良弼本来腿被治好,袁世凯手下赵秉钧派人送毒酒一杯为他“止痛”,把良弼毒死,应该不是事实,当属传闻“演义”。历史,有时候充满耐人寻味的、看似荒诞的巧合——清朝成于多尔衮,亡于多尔衮之后裔!倘使良弼不死,虽独木支大厦,天下事尚未可知。彭家珍刺良弼,当时还有两种说法,一是他为吴禄贞报仇(有传言吴禄贞石家庄被刺是良弼指使),一是袁世凯主使。第一种传言,几近荒唐。良弼与吴禄贞虽一满一汉,但二人为生死知己。

吴禄贞遇刺,最大的幕后指挥可能是袁世凯。至于第二种,乍听上去也不合理:京津同盟会三位同志不久前刚因刺杀袁世凯未遂而惨遭杀害,作为同志的彭家珍,为什么又会帮袁世凯刺杀良弼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