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5 倾心真悦惟东瀛——孙中山与日本人的关系

有关孙中山早期革命生涯,如果我们看零散的书,总会闪过下列词语——日本友人、同情革命、中山樵、宫崎寅藏、黑龙会……语焉不详,躲躲闪闪。

孙中山与日本发生深刻联系,是在1897 年。当年8 月16 日,他从英国出发,经由加拿大等地停留后,抵达日本横滨。当时在船上,不仅有同船的欧美日旅客,还有清廷驻英国公使馆三等书记官曾广铨以及清廷所雇的英国密探。

到日本后,孙中山马上与同为“革命四大寇”的陈少白会面,住在了他家里。

转天,孙中山就去横滨加贺町警署拜会警长,表示自己被清政府跟踪,希望得到日本的保护。经过一定的程序,日本政府方面答应了孙中山的请求。本来,孙中山在日本仅是过境而已,他下一个目的地是越南,准备在那里筹钱发动下一次起义。但是,一个日本人的来访,改变了他日后的行程。这个日本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日本浪人宫崎寅藏。宫崎寅藏,又名宫崎滔天(1870—1922),别号白浪庵滔天。他比孙中山小三岁。宫崎寅藏早就看过孙中山的《伦敦被难记》,心中十分崇拜这位中国人。拜访之下,相见倾心,畅谈许久,惺惺相惜。特别听孙中山大讲在中国革命的目的后,宫崎深加激赏——目的是要洗雪东亚黄种人的耻辱。二人越谈越深入。于是,宫崎苦劝孙中山在日本多待些日子。孙中山应允。通过宫崎,孙中山结识了另外一位日本人平山周。

“中山”(原名孙文)一名,就是平山周替他登记旅馆姓名时所取。当时孙文化名“中山樵”,后来就成为世人尽知的“孙中山”了。

在宫崎寅藏、平山周的引见下,孙中山与时为日本众议院议员的犬养毅打上交道。犬养毅把孙中山介绍给当时的日本外相、进步党首领大隈重信。更进一步,孙中山还拜会了日本军国主义理论家福泽谕吉(1835—1901)。日本万元大钞上的头像就是这个人,他倡导西化,亲自参与日本对朝鲜的侵略,是推动日本成为“禽兽国家”的关键人物。与这些政界大佬搭上线后,孙中山获准在东京居住(当时他是清廷通缉犯)。

但是,日本人表面上对孙中山的“好”,完全是出于功利性质——甲午战争后,日本和中国清廷恢复正常邦交,获取了空前的利益。但日本人清楚地意识到,清朝肯定要灭亡,所以他们要打提前量,与日后可能取代清廷的革命党人事先搞好关系,以求日后能获取更大的好处。

这一点,从犬养毅对平冈浩太郎(日本大商人,“玄阳社”头子,长期在中国活动,为日本搜集情报)的告诫中,即可发现端倪:

“愿吾兄将彼等(孙中山等人)握住,以备他日之用,但目下不一定即时可用。彼等虽是一批无价值之物,但现在愿以重金购置之。”(《孙中山年谱长编》,156 页,陈锡祺编)

可见,孙中山心目中热情好客的日本政要,不过拿他当作以后可能卖得出大价钱的“废物”而已。

在所有聚集在孙中山等同盟会领导人身边的“日本友人”中,惟有宫崎寅藏算是个真正的“实在人”。他一直视孙文为“东亚之珍宝”,一生追随孙中山,并在武昌起义后到达上海。

当时,这些人除了“同情”革命外,还帮助黄兴等人购买枪支弹药以收取回扣。浪人们花了革命党几十万银元,却买回了一大堆报废枪支,连宫崎本人都感到十分难堪(《支那革命外史》)。

南北议和达成协议后,犬养毅和头山满两个人,急扯忽拉地跑到南京大总统府,恐吓孙中山不要去北京,而让袁世凯来南京就职,并恐吓说,孙中山去北京,肯定性命难保。可见,这些日本人对中国人之间的南北讲和是何等焦虑。

犬养毅这个名字,中国人稍熟。他是个汉学家,曾在1931 年组阁为首相,任内,日本军队入侵中国东北,发动“一· 二八事变”。在1932 年日本“五· 一五”事件中,他被日本军部极右分子刺死。头山满(1855—1944 )呢,乃鼎鼎大名的日本右翼团体“向阳社”头子,自称“天下浪人”,多年来一直密切与日本军部配合,积极参加日本数次对外侵略活动。日本侵华大鳄土肥原贤二以及广田弘毅(曾任首相),皆是他的门生。

知道了这些细节,就不难猜想孙中山身边的“日本友人”们最早帮助孙中山的初衷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