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二 家,永远都是你的归宿

梅戈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和郭庆阳说着回家,韩永弯腰低头刚想提自己的帆布包,猛然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他张嘴刚喊出:“我……”郭庆阳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韩永,别喊,你的包丢不了!” 韩永当即瞪大了眼睛,郭庆阳低声道:“韩永,没事儿,你别喊,你的包丢不了,你现在跟我走就是了!” 韩永若有所悟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和郭庆阳说着回家,韩永弯腰低头刚想提自己的帆布包,猛然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他张嘴刚喊出:“我……”郭庆阳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韩永,别喊,你的包丢不了!”

韩永当即瞪大了眼睛,郭庆阳低声道:“韩永,没事儿,你别喊,你的包丢不了,你现在跟我走就是了!”

韩永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跟着郭庆阳就向车站广场对面走去。

车站广场对面有不少小巷,郭庆阳领着韩永钻进一条,三拐两绕,很快就听不见广场上的嘈杂声了。

韩永心里没底儿,又想着自己的包,就试探着问郭庆阳:“庆阳,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

郭庆阳看前后无人,但还是压低了声音道:“韩永,你别急,你那包没丢,我马上就给你找回来,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韩永心里充满了狐疑,郭庆阳瞅着他笑道:“韩永,你才回来,有些话咱也不急着说,我这做哥哥的没出息,一直也没找着正经儿事做,可人总得吃饭,只好带着两个兄弟在这里滚大包,勉强混口饭吃!”

“滚大包?!”韩永听着这词有点儿糊涂。

郭庆阳呵呵一笑:“就是像刚才对付你那样,先找个借口分散你的注意力,然后另有一个人就趁机把你的包拎走了,所以你那包没丢,在我兄弟那里呢。呵呵!”

韩永哦了一声,自嘲地笑了笑:“我那包里其实没啥东西,就是给韩峰买的一双靴子,出去这么些年,我可真挺想韩峰!”

郭庆阳笑道:“谁不知道你们兄弟俩感情好?!”

韩永也是一笑:“你们怎么知道我包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难道见一个顺一个?!”

“这都是撞大运,刚才对你下手,主要就是看你只有一件行李。你只有一件行李,那东西可不基本都在行李里?”郭庆阳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你们发财了吧?”韩永瞅着郭庆阳笑着问道。

“发什么财啊?!”郭庆阳苦笑道:“又不是天天都能干,如果天天有人报案丢东西,那站前派出所就得惊了,用不了一天,我们就得全被抓了,所以只要有口饭吃,我们就对付着不来这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何况这事风险大,油水却不大!”

韩永点点头,又问道:“现在这车站怎么这么热闹啊?”

“改革开放了啊!好多南方人来这边做生意,现在大街上,十个人里面最少有三是南方来这边做生意的,你不知道,现在每天在北蓟火车站停的火车最少有三十多趟,以前才多少?十趟!据说过一阵还要加车呢!”

“哦!”

“北蓟这几年,变化可大了,到处都是做生意的,那人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多了好多,我看着都眼晕!”

“呵呵,北蓟本来厂子就多么!”

“现在更多了,还尽是什么外资,连以前没见过的外国鬼子都来了!”

“呵呵!那北蓟人现在可开了眼了!”

哥儿俩说着,又拐进一条小巷,迎面小巷深处站着两个小伙子,韩永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他们脚下自己的帆布包,而那两个小伙子看见郭庆阳带过来一个陌生人,就马上一副戒备的神情,同时把手伸向了腰间。郭庆阳大步走过去,对着两个小伙子笑道:“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咱们居然把韩永的包给顺来了!”

“谁?韩永?!”两个小伙子立刻瞪大了眼睛,这些年,郭庆阳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人。

韩永跟着走过去,笑着掏出万宝路,抽出几支烟递给了对方,郭庆阳一见,大拇指一伸:“韩永,行,抽上万宝路了!”

韩永淡淡地一笑,郭庆阳指着他对两名小伙子说道:“小刀,晓武,这就是我和你们常提起的韩永,永哥!”

两名小伙子眼睛一亮,郭庆阳接着介绍道:“韩永,这是我两个小兄弟,小刀,田晓武!”

韩永望着小刀,笑道:“上回去帮邢立强打架好像有你!”

小刀高兴地笑着问道:“永哥还记得我?”

“怎么不记得?!当时数你岁数小,可那股拼命的劲儿,呵呵!”

小刀看韩永笑了,也跟着笑了,韩永又继续道:“我不但记得你,还记着你名字,是叫马卫东吧?”

“是,是!”小刀激动地连连道:“我是67年的!跟你们去打架时,我正上初中!”

韩永笑着把烟递给小刀,又递了一支给田晓武:“晓武以前没见过!”

田晓武双手接过香烟,也是一脸笑容:“我是严打以后才和庆阳哥混的,以前听说过永哥,在街上也见过几回,可咱不够和永哥说话的份儿!”

韩永伸过手去,握住了田晓武的手:“我这才回来,以后还请你们多帮忙!”

一听这话,田晓武有点儿不知所措,郭庆阳忙指着地上韩永的包说道:“韩永,你不看看你的包?没事咱们就回家去,还得一两个小时呢!”

韩永笑道:“看什么?!还是赶紧走吧!还得换两回车呢是不是?!”说着话,韩永给郭庆阳也递过去一支烟。四个人把烟都点着,小刀就给韩永提起了帆布包。韩永也没客气,跟着郭庆阳几个又走出了小巷,奔了公共汽车站。


在车站等车时,小刀和田晓武去买烟,韩永问郭庆阳:“庆阳,这些年,哥儿几个都怎么样?日子过的还行吧!”

郭庆阳打了一个唉声,说道:“咱们这些人还能怎么样?你下去后,大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全是爱惹事的人,建国后来也判了三年,邢力强两年,我也给拘了半年,……”郭庆阳如数家珍地说着韩永熟悉的这些人,最后道:“这些人都有了底儿,又全不服管,大多数至今也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还是靠……”郭庆阳做了一个手势,韩永明白地点点头,郭庆阳继续道:“建国上来后和家里后来彻底闹崩了,现在在樊胜利他们村住着呢!”

韩永又点点头,看周围有人对他们的谈话感兴趣,就对郭庆阳摆摆手说道:“这些事回去再说吧!”同时对郭庆阳眨了眨眼睛。

郭庆阳也注意到了有人在听他们说话,瞪起眼睛就要发火,韩永忙又冲他再次摆了摆手:“好了,庆阳,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还是回家要紧!”

郭庆阳瞪了一眼周围的人,凑在他们身边听故事的人就散开了。小刀两个买回烟来,还给韩永带了几块点心和一根粉肠。韩永看到粉肠,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小刀笑着把粉肠递过来:“永哥,火车上吃的怎么样?估计没这玩意儿吧?!”

韩永跟自己的朋友也没客气,接过来粉肠笑道:“都七年没吃到这东西了,沙漠里是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说完他举起粉肠,吭哧就咬了一口。

郭庆阳一拍自己的脑袋,骂了一句:“妈的,你说我看见你回来,光顾高兴了,也没问你吃没吃饭,走,韩永,先去找地儿吃点儿东西!”说着话,伸手就来拉韩永。

韩永笑着一拦他:“不用了,还是赶紧回家吧,这时当不当正不正的,回到家正好吃晚饭,咱们哥儿们不用那么客气!”

郭庆阳还想拉着韩永去饭馆,韩永又咬了一口粉肠,边嚼边说道:“庆阳,咱们真用不着客气,我早就给家写信说这几天回来了,可又不知道路上具体的情况,只是说了一个大概日子,我估计我们家早就等急了,咱们真不用这么客气!还是先回家去!”

郭庆阳听韩永如此说,就不再坚持,说了声:“好,这两天我找找哥儿几个,大家给你热热闹闹地接个风,大家知道你回来,不定多高兴!”

想着自己的那班朋友,韩永心里也是充满了激动渴望。

上了汽车,韩永小声问郭庆阳:“大海他们怎么样?刚才没听你说!”

“大海、嘎子他们都挺好的,你走后,他们就不再怎么折腾了,又玩了两年,就差不多都收了,这两年,陆续都结了婚,过起了小日子,据说大海媳妇都怀上了!”

“那你呢?”想着庆阳比自己大两岁,韩永关心地问了一句。

“我也结了,我姑给介绍的,人不错,在一家菜店卖菜,就是收入少,不然不会跟我!”

“你就知足吧!有小孩没?”韩永看着自己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了,儿子!”说到儿子,郭庆阳眼睛亮了,“马上就一周半了,所以我这日子过的也紧巴巴的,”说到这里,郭庆阳的眼光又黯淡了下去,“就怕孩子有病,一有病我是连跳楼的心都有了!现在没钱真是不行啊!”

“你爸不是工资挺高嘛?”

“我爸不在了,没了小一年了,当初也就是因为有我爸,不然我还真结不了婚,可现在他没了,我妈也是老家庭主妇,也是一毛钱收入都没有的主儿,现在是跟着我大哥过,我这日子眼下是真有点儿不好过,幸亏还有那么两间房,不然,……”

韩永握住郭庆阳的手,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好了,庆阳,日子还要过下去,你不是有儿子了吗?为了你儿子,你还得努力!”

郭庆阳嗯了一声,韩永接着道:“过几天,咱们去墓地看看你爸!”

郭庆阳又嗯了一声,两个人就沉默了一阵。


换上回家的公共汽车,韩永想着从前,忍不住又问道:“六哥埋哪里了?”

郭庆阳看韩永已经知道了土六子的死,就指着远处夜魔已经降临的大山道:“埋在那边山里了,不过不是公墓里,还是我们几个帮着他大哥埋的。六哥被枪毙后,他家里人不认他,只有他大哥想着兄弟情义,找到我们几个帮忙,就在山里挖了个坑把六哥埋了!”

韩永听着,回想起当年的往事,想着土六子对自己的好,心里感觉很不好过,郭庆阳又接着试探着问道:“宝哥的事你听说了吧?”

韩永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在圈里只听说他也死了!具体的不清楚!”

“等有时间我把宝哥的事再和你细说,宝哥也是埋到那边了,现在那里建了市民公墓!”

韩永点点头,望着逐渐黑下来的天,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到了车站下了车,郭庆阳对小刀两个人道:“你们俩都回家去吧,我陪韩永走一段儿!”

小刀懂事地说了声好,把帆布包就递给了郭庆阳,随后又从身上掏出两包烟递给韩永:“永哥,这两包烟你拿着抽,天黑了,你就别去商店里买了!”

韩永听着这婉转的话,心里一热,握住小刀的手说道:“兄弟,咱们来日方长!”

小刀冲着他一笑:“永哥,那我和晓武就先走了,有时间再过来看你!”

韩永说了声好,又和晓武握了握手,四个人在车站就分了手。

一边向村里走,郭庆阳一边笑着道:“韩永,今天晚上你回来的消息就得有不少人知道,估计明天就会有很多人来看你,我看你爸又该烦了!”

韩永呵呵一笑:“没事儿,来人我就给招呼到大海家去,大海家不像我爸那么个色!”

“你爸那脑筋这些年也该有点儿变化了!”

韩永呵呵一笑,两个人就快走到村口了,猛然间,韩永看到朦胧的村口前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寒风中向这边张望着,旁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小伙子,他使劲儿揉了揉眼睛,那不是母亲吗?他来不及和郭庆阳说什么,大叫了一声:“妈!”人就向村口飞奔而去。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