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三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梅戈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凛冽的西北风中,韩永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哭的是泣不成声:“妈,妈,我回来了,我让您操心了!” 抚摸着儿子宽阔结实的后背,韩永母亲的眼泪也是止不住地流下来:“永,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妈想你啊!” 旁边的小伙子冲着韩永激动地叫了一声:“三哥!” 韩永松开母亲,看着小伙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凛冽的西北风中,韩永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哭的是泣不成声:“妈,妈,我回来了,我让您操心了!”

抚摸着儿子宽阔结实的后背,韩永母亲的眼泪也是止不住地流下来:“永,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妈想你啊!”

旁边的小伙子冲着韩永激动地叫了一声:“三哥!”

韩永松开母亲,看着小伙子,脸上又是眼泪又是笑容:“韩峰,长这么高了?!比三哥还高了!”

母亲望着两个儿子,也是眼泪和笑容夹杂在了一起:“都七年了,韩峰也二十了!”

韩永握住母亲的手道:“妈,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操心了!”

母亲给韩永擦了擦眼泪,说道:“永,别这么说,天下有几个儿女不让父母操心?!你回来就好!”

韩峰望着哥哥,低声道:“从接到你的信,妈就每天来村口接你,一等就是半夜,……”

韩永听着弟弟的话,扑通一声就给母亲跪下了:“妈!……”痛苦的叫声震得跟过来的郭庆阳心里就是一颤,这喊声里夹杂着多少说不清的感情?!七年的分离,是多么的漫长,足以让一名稚弱少年成长为一名巍峨青年!何况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七年?韩永抱住母亲的大腿,再次泣不成声。

抚摸着儿子的头,母亲连声道:“永,快起来,快起来,这些年你也没少吃苦!”

一旁的韩峰也急忙跟着母亲一起搀三哥,韩永涕泪交流道:“妈,我以后再也不让你们为**心了!”

母亲拉着韩永,轻轻地哎了一声,郭庆阳赶紧走上来,亲热地叫了一声:“阿姨!”

母亲一愣,韩永急忙介绍道:“妈,这是我们以前一个学校的同学,叫郭庆阳,我出站正好碰上他,他就送我回来了!”

母亲听罢,立刻招呼郭庆阳道:“走,孩子,这里冷,跟我们回家去!”

郭庆阳想推辞,韩永一把拉住他:“走,庆阳,今天无论如何你也要在我们家吃顿饭!”

母亲更是热情道:“孩子,你别客气,家里今天晚上就我们娘儿几个,韩永他爸上下午四点,要过半夜才回来,我知道韩永他爸倔的出了名,一般年轻人都不喜欢和他打交道,可他现在没在家,你就跟着我们到家去吧!我给你们做饭吃,今天你不吃饱了就不许走!”

韩峰也在一边跟着让:“大哥,你就到我们家去吧,这么冷你送我哥回来,不吃了饭,我们该多过意不去?!”

郭庆阳看韩永母亲是真心实意让自己,自己也正好想和韩永多呆一会儿,就说了声好,韩永把帆布包接过来就递给了韩峰,娘儿几个说着话就向家里走去。

走在路上,韩永问母亲:“妈,我爸这些日子身体还好吧?”

“好,好,就是也是天天盼着你回来,他嘴上不说,可我看得出来,谁家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儿女啊!”

韩永心里一热一酸,感觉自己总惹事,真的挺对不起父母。


大哥韩军和二哥韩诚都已经结婚成家,韩军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兄弟俩尽管还和父母兄弟住在一个院里,可已经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分家另过,听见兄弟回来了,哥儿俩都带着媳妇跑到了父母房里。

看见哥嫂进来,韩永忙站起来打招呼,郭庆阳也站起来陪着笑叫了韩永的哥嫂。

韩永母亲等大家寒暄了一阵,就对两位儿媳妇道:“刘静,赵红,韩永他们还没吃饭,你们俩辛苦辛苦,厨房里有现成的菜,……”

大儿媳妇刘静看着婆婆,不等婆婆说完就笑着道:“妈,这事您就甭操心了,您跟我兄弟他们先聊着,吃饭的事就交给我们姐儿俩了。甭着急,最多半个小时就让我兄弟他们吃饭!”

韩永母亲笑着连声说好,刘静又对着郭庆阳和韩永道:“兄弟,你们俩再等一会儿,我们姐儿俩现在就给你们做饭去!”说完,她冲着两个人又笑了一笑。

对着热情的大嫂,韩永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刘静又和郭庆阳客气了一句,领着不爱说话的赵红就奔了厨房。

韩永看着大哥、二哥,笑道:“大哥,二哥,好福气!”

憨厚的韩军笑了笑,韩永母亲笑着对韩永道:“你大嫂子是热心肠,家里好多事都是她张罗,里里外外是把好手!”

韩诚笑着对兄弟道:“过些日子让大嫂给你张罗个对象,以后你再找个工作,等家里富裕些把你原来住的那两间房再翻盖翻盖,妈也就顺心了!”

韩永母亲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儿,连连道:“那感情好,感情好!”

韩诚笑道:“这不是问题!”

韩永母亲这时又想起了孙子,看着大儿子问道:“你们俩出来了,韩继是睡觉了还是自己玩儿呢?”

韩继是韩军的儿子,听见母亲问,韩军忙答道:“刚睡着!”

韩永母亲道:“孩子还小,不能让他自己在那屋里睡,你把他抱过来,放我和你爸的炕上,也让你兄弟看看!”

韩军顺从地答应了一声是,转身也出了屋。

韩永看了看韩峰,问道:“刚才我都走到村口了,都看见你们了,你们也往我这边看,你三哥变化很大吗?那么近你都没认出来我?”

韩峰一下子有点儿不好意思,母亲白了他一眼,对三儿子道:“你走了,社会上不知怎么地就突然开始流行看什么武侠小说,什么金庸、古龙、梁羽生、卧龙生,你自己弟弟你不知道?就爱看小说,打都不行,生生把眼睛看坏了!那眼睛在学校是连黑板都看不清!”

韩永哦了一声,有些担心道:“那不把学习也耽误了?”

韩峰喃喃道:“学习到没耽误,……”

一旁的韩诚也跟着道:“韩峰的学习到是一直真的很好,没上大学真是可惜了!”

韩永本想具体问问弟弟怎么没考大学,后来一想家里去信总不提这事,估计是有不方便说的地方,现在屋里还坐着郭庆阳,这事只好以后再问母亲,脑筋一转,他就马上换了一个话题道:“妈对那些作家还挺熟悉,一出口就是一大堆,我也只知道金庸、梁羽生!”

韩诚笑道:“咱们家兄弟四个,除了你不怎么爱看小说,大哥、我,还有韩峰,那都是夜里打着手电在被窝里也要看的主儿!有我们仨,妈知道几个作家算什么!”

母亲白了二儿子一眼:“当着外人还好意思说!”

兄弟几个连同郭庆阳哈哈一笑,这事就算过去了。


吃完晚饭,郭庆阳告辞,一家人都往外送他。到了胡同口,郭庆阳一再向韩永一家辞别,韩永母亲对小儿子道:“把你庆阳哥送出村,然后你去大队部借下电话,告诉你爸,就说你三哥平安地回来了,让他没事儿就请个假早点儿回来!”

韩峰答应了一声哎,一家人又和郭庆阳客气了几句,韩永又多送了他几步,看着韩峰打着手电陪着他向村口走去,韩永转回身跑了几步,追上了母亲。

再次回到家里,母亲这时才有工夫好好看看离家七年的韩永:“永啊,以后可不要给家里惹事了,这七年,你知道家里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你爸虽然生气,可心里还是惦记你啊!”

看着母亲过早生出的白发,韩永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妈都有白头发了!您今年才五十二是吧?我尽让你们操心!”

母亲笑了笑:“我二十二生的你大哥,三十二有的韩峰,以前苦是苦点儿,可看着你们兄弟几个,想着以后的日子,心里还是乐的!”

“妈,我回来等上上户口,找个工作,以后说什么都不让你们操心了!”

母亲望着儿子笑了笑:“那样最好,那样最好,我和你爸以后也能过个安生日子!”

韩永又看了看母亲,握着母亲的手,心疼地,小心翼翼地问道:“家里是不是生活还挺紧张?您看您这衣服,还打着补丁呢!”

“嗨!这生活怎么说呢?!你走后,你哥他们就差不多该谈恋爱结婚了,又是盖房,又是办婚事,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啊?只好省吃俭用,可省吃俭用省谁的?俭谁的?只能从你爸和我这里省俭啊!”

韩永心里一阵难过:“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干,让你们以后过好日子!”

望着儿子,母亲连说了几声:“好,好!”

话说到这里,韩永也就多少明白些韩峰为什么学习好却不能去考大学了!为了眼前,只能牺牲长远的利益,不然又能如何呢?!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后来还飘起了雪花,一家人聚在父母房里,围着母亲,一边说着话,一边等着韩永父亲回来。

十点半多,随着外面自行车一声响,韩永母亲笑着喊了一声:“韩永,你爸回来了!”

韩永这时也听到了父亲的咳嗽声,噌地站起来,几步冲到门口拉开门,一边喊着爸,一边冲还在院里的父亲飞奔过去。后面韩峰和母亲、哥嫂也跟了出来。

父子俩小七年没见,神情都很激动,看着这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儿子,老韩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声音哽咽着说道:“韩永,你回来了?!”

“爸,我回来了,都是儿子不好,让你们操心了!以后我一定好好争气,再也不给你们惹麻烦了!”

老韩看着儿子,感觉心里有好多话想说,可千头万绪,一时却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刘静会打圆场,看公公看着小叔子僵在那里,就笑着说道:“爸,大冷天的,有话咱们回屋去说吧!您看我妈,就穿着一件薄棉袄,在外面时间长了,再冻感冒了!”

韩诚也喊着:“都进屋,都进屋,有话屋里说去!”

韩永也对着父亲道:“爸,路上挺冷的吧?!您快进屋,快进屋暖和暖和!”

老韩望着一家人,心里突然高兴起来,说了声好,带头就向屋里走去。

看着儿子、媳妇们都进了屋,老韩看了看韩永母亲,大手一挥:“七年了,咱们一家人终于又完整地团聚了,这是应当高兴的时候!以前,韩永做了错事,咱们一家子都跟着着急生气,我更是打死他的心都有,但政府已经教育惩罚了他,相信韩永心里已经觉得后悔了,咱们家里以后就谁也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让韩永也踏踏实实地找个工作,好好重新开始!”说完这几句,老韩又看了看韩永,“回来的路上,本来我想了很多话想和你说,但刚才看见你,我突然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和你说那么多了,在里面,我相信大道理小道理,各种政策,政府肯定和你们说了不止千遍万遍,我再啰嗦那么多还有多少意义?!路,是人走的,所以我也只和你说一句,你一辈子的路还很漫长,千万好自为之!”

韩永点点头,喊了一声:“爸!”

老韩望着满屋的儿子、媳妇,眼里充满了慈爱:“作为家长,父母永远是爱你们的,希望你们也给家长争气。你们都大了,好好工作,少让家长操心,多给国家做点儿贡献,这比给家长什么好吃好穿的都强!”

望着父亲从没有过的慈祥目光,韩永心想:“难道父亲真的变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