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一 韩永回到了家乡北蓟

梅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看着一百多米外王宝泉带着曹大胖子、张金亮十几个人挥舞着短刀、棍棒拼命地向这边冲过来,韩永极力想摆脱王金泉的纠缠跑掉,可王金泉不顾死活地追刺着韩永,他那手里的匕首不停地向韩永乱刺着。韩永尽管急的满头是汗,可就是无法脱身,而更远处,从另一条街上,韩峰骑着一辆自行车也是拼了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看着一百多米外王宝泉带着曹大胖子、张金亮十几个人挥舞着短刀、棍棒拼命地向这边冲过来,韩永极力想摆脱王金泉的纠缠跑掉,可王金泉不顾死活地追刺着韩永,他那手里的匕首不停地向韩永乱刺着。韩永尽管急的满头是汗,可就是无法脱身,而更远处,从另一条街上,韩峰骑着一辆自行车也是拼了命地向这里冲过来:“三哥,别怕,我来了!”

看见弟弟红着眼冲过来,韩永急了,弟弟不会打架,过来就是送死,他想喊让弟弟别过来,可王金泉犹如泼妇地挥着匕首不管是韩永身上哪里,只要顺手,他是就疯狂地向韩永身上乱刺,韩永看着弟弟,看着很快也要冲过来的王宝泉,心里一发狠,冲着王金泉叫道:“孙子,你这是死催的!”他不再一味地躲闪,瞅着王金泉一刀刺空,左手一伸,他一把就揪住了王金泉的脖领子,右手同时向腰里一掏,匕首就拔了出来,一挺一送,就听王金泉噢地一声叫,韩永右手里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小腹。王金泉右手一松,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此时韩永的眼睛却红了,想起当年要不是王金泉苦苦相逼,自己迫不得已扎伤了他,自己怎么能坐了七年大狱?怎么能在西北的大沙漠里苦熬了六年多?如今自己回来了,这些王八蛋还是跟自己过不去,还是想置自己于死地,还是每每在街上和自己找茬儿挑衅,新仇旧恨涌起,韩永噌地拔出匕首,又一连照着王金泉猛刺了六七刀。就在这里,白兰不知从哪里跑来了,她一脸泪痕地冲到韩永身边喊道:“韩永,你杀人啦,你怎么又惹事?你不是答应我,答应你父母不再惹事了吗?!”

韩永望着白兰,内心一阵悲痛伤心惶恐,但究竟是什么滋味,韩永自己也说不清,左手一松,王金泉像一只死狗似地瘫软在了地上。

白兰瞅着浑身冒血的王金泉,冲着韩永叫道:“韩永,你杀人了,快跑吧!”

韩永望着白兰,听着王宝泉他们的呐喊,对着白兰喊道:“你跟我一起跑,王宝泉他们来了!他们会杀了你的!”

白兰刚喊出一声你别管我,呼啦一下子,一下子韩永他们周围就围过来二十几名警察,为首的一名警察冲着韩永就喊了一声:“韩永,杀了人你还想跑!”

韩永刚想辩驳,几名警察扑上来,一把夺去韩永手里的匕首,咔嚓一声就给韩永戴上了手铐,白兰叫道:“你们看清楚没有?韩永是自卫!”

为首的警察笑道:“是不是自卫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先把人带走!”

白兰急了,冲上来就想从警察手里抢人。几名警察一拔拉白兰,白兰就摔了一个趔趄,韩永刚想喊:“白兰,你别管我!”王宝泉这时却冲了过来,照着白兰的后心就是一刀,白兰喊都没喊一声就摔在了地上,韩永一急,“啊”的就叫了一声,人就猛地睁开了双眼。对面那老头儿看着猛然睁开双眼的他笑道:“怎么?小伙子,做梦了?!”

韩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骂了声:“荒唐!”听着火车咣当咣当地还在向前开着,车窗外天依旧漆黑,他揉了揉眼睛问老头儿:“大爷,几点了?”

老头儿抬起手腕,捋起衣服袖看了一眼腕子上的手表回答道:“还没到六点呢!”

韩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了声:“怪不得天还这么黑!”

老头儿笑着道:“大冬天的,怎么也得七点天才开始亮,你没看车里的人都差不多还都睡着?年轻人,要睡得着就再睡一会儿,反正醒着也没事!”

韩永又活动了活动身子,车厢里几乎没人走动,他突然想去厕所,就对老头儿笑着道:“大爷,我去趟茅房,您帮我看着点儿东西!”

老头儿点点头:“去吧,去吧,人有三急,这事还不能耽搁!”

韩永又朝老头儿说了声:“谢谢!”人就向车厢连接处的厕所走去。

韩永其实没什么行李,身上就是一身七成新的衣服,所谓的行李,不过是出农场时圈友给的一个半新不新的旧帆布包,里面除了一点儿干粮,只有给弟弟韩峰买的一双维族人穿的皮靴,他不是不想给父母、给家里人买点儿什么西北特产,可口袋里实在是没钱,十天来他省吃俭用,就是这样才勉强够一个回家的车费,那双皮靴,是他带给家人的唯一礼物。

车厢里,乘客们几乎都在打盹儿,没睡着的几个望着车顶在发呆,韩永上完厕所,洗了洗脸,来到车厢连接处,从口袋里摸出来半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着了,美美地吸了一口。

从农场出来,韩永身上只有一点儿当地产的土烟叶末儿,尽管尽可能地省着抽,可还是在到了乌鲁木齐后抽完了。一上火车,看着别人一支接一支地抽烟,韩永馋的几乎想去捡几个烟屁抽,可强烈的自尊心让他硬咬着牙坚持了两天。

第三天早晨,那个漂亮的小女列车员在韩永从列车员休息室门口经过时,看左右无人,轻声叫住了韩永:“大哥,大哥!”

韩永站住脚,小女列车员两步凑到他身边,轻声道:“大哥,我有点儿东西给你,你可别客气,反正我留着也没用,是昨晚上一个乘客下车掉地上的!”

韩永哦了一声,还没置可否,小女列车员伸手塞给了他一件东西,韩永低头一看,是两包香烟,看样子还很高级,自从到了监狱里,韩永没见过什么成盒的香烟,高级香烟更是闻所未闻,正诧异间,小女列车员看他有点儿吃惊诧异,就红着脸道:“大哥,你可别多想,这真是乘客掉的,我又不会抽,你们男的基本都会抽烟,这烟就送给你吧!”

小女列车员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韩永明白了,这哪里是乘客掉的?分明就是这小女孩买给自己的,他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刚想发火,却从女孩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丝情意。二十五岁的韩永,一向就很英俊帅气,虽然在大沙漠里又是风又是沙又是晒地吹晒了六年多,可大漠里的风沙不但没有打粗他原本白皙的皮肤,相反到给他增添了更多的魅力。从在乌鲁木齐一上车,这小女列车员就多看了韩永几眼,而在列车启程之后,只要是这小女列车员当班,这小姑娘就有意无意地来找韩永聊天,问他家里的情况,旁敲侧击地问他结婚没有,韩永都一一老实地回答了。现在这小姑娘给了自己两包烟,韩永心里就更明白了。

看着韩永眼里闪出一丝寒光,小姑娘心里先是一怕,随即看韩永的眼光又变的柔和,小姑娘急忙道:“大哥,你就拿去抽吧,我不会抽烟,交上去也是给那些男列车员抽了!”

韩永翻弄着两包香烟,心里很感动,但他还是笑着道:“那你带回去给家里人抽吧!这烟看着满不错!应当挺贵的吧?!”手里的香烟就又递了回去。

小姑娘轻轻地笑了,没去接韩永递回来的烟,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我爸也不抽烟!”

韩永看她没接烟,又翻了翻两包烟,轻声道:“这烟我是第一次看见,好像是美国的!”

小姑娘愉快地笑道:“是美国的万宝路,现在街上卖的特别好,他们都说挺好抽的!”

韩永看着她愉快的表情,不忍心拂她的心意,就说了声:“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小女列车员看韩永接受了,心里非常高兴,转身回到列车员休息室,又拿出一盒火柴递给韩永:“还有一盒火柴,我留着也没用,你也拿去用吧!”

望着这善解人意的女孩,韩永心里感动不得了,他觉得眼眶有些湿,急忙对女孩道:“我先回去了,别耽误你做事!谢谢你!”

小女列车员望着他甜甜地一笑,韩永不敢再看她的眼睛,转身回了座位。

颤抖着撕开香烟盒,抽出一支烟,韩永想着小女列车员的羞涩,想起了几句歌词:“你送我花一朵,不知道做什么,是否表示爱,你没有告诉我,爱也不用讲,情也不用说,你的眼睛里,已经告诉我。接过你花一朵,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一笑,你应该了解我!……”

抽着烟,联想起小姑娘这几天对自己的态度,韩永明白小姑娘喜欢上了自己,这姑娘何尝又不让自己喜欢呢?可自己是什么身份?回到家,能不能报上户口,找到工作都是问题,自己现在能恋爱吗?听早回去的圈友来信讲,回去上户口很难,找个工作更难。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心里暗道:“等回去一切安排好了再说吧,如果顺利报上户口,找到工作,自己就再来这车上找这姑娘,这姑娘人不但长的好,心眼儿也挺好!”

他心里正想着,小女列车员提着一大壶开水给乘客送开水来了,韩永见状,忙把手里眼看就要烧到手的香烟又吸了一口,丢掉烟屁,他跑过去接过来小女列车员手里的大水壶,笑着说道:“妹子,不是和你说了吗?给大伙儿送水时就喊我一声,你看这一大壶水多沉啊!”

小女列车员看韩永来帮忙,乐的眼睛都找不着了,她和韩永也不客气,看韩永来接水壶,就把水壶交给了韩永:“大哥,这两天您也没少给我们帮忙,又是帮着送水,又是帮着扫地,我们真该谢谢您!”

韩永笑道:“雷锋,这一辈子都是要学的!”

小女列车员呵呵一笑:“大哥,您真好!不但长的帅,心眼儿也好!”

韩永忙客气着说道:“哪里,哪里,比过去的雷锋差远了!”

两个人一边给乘客添水,一边把前两天的谈话就深了一步,这回韩永主动问了姑娘的名字,搞的姑娘很高兴,望着姑娘的笑脸,韩永大胆地问了一句:“苏茹,以后咱们还能再见面吗?我可以给你写信吗?”

苏茹乐的差点儿一下子蹦起来:“大哥,您真想给我写信吗?不骗我?说心里话,我是真想和您做个朋友,可一想咱是大西北的人,比不了你们大地方的人,心里挺、挺……”

韩永截住苏茹的话头:“妹子,你别往下说了,你要真想和我做朋友,就什么也别说了,一会儿我就把家里的地址留给你,咱们以后常通信!”

苏茹乐的水也不倒了,转身就向列车员休息室跑:“大哥,我现在就先去把我的地址写给您,您以后一定要给我写信!”


在郑州换北去的列车时,韩永和苏茹已经有点儿依依不舍,韩永要换乘北去的列车回家,而苏茹所工作的列车要继续向东到连云港去,依着苏茹,要再给韩永买点儿烟和吃的,韩永拦着没让,甭说苏茹是才工作几个月的一个小女孩,就是工作几年,韩永也不会让一个女孩子给自己买东西。

再有大半天就到家了,苏茹给的那两盒万宝路还有半盒,韩永决定多抽一支,好几天没尽情地抽烟了,而且这烟是真好抽,现在就奢侈一回。一边抽,苏茹的影子一边在韩永眼前晃,可不知怎么地,白兰的影子又涌上了韩永的心头:“这么些年了,白兰还好吗?……”

……

下午三点,火车驶进了北蓟火车站,随着人流,韩永跟着大家走出了车站。冷风一吹,他精神不禁为之一震,毕竟坐了十来天的车,又是汽车,又是火车,也没能好好睡一觉,真累啊!站在出站口外,韩永放下帆布包,望着热闹非凡、人声鼎沸的站前广场,不由得就伸了伸那疲惫的腰。站前广场人来人往,又是饭馆,又是旅馆,韩永心里不由得说道:“七年前这里可没这么热闹,现在怎么热闹的像电影里的资本主义国家?而且这人也太多了?!”

他正想着,从旁边凑过来一个人,手里举着一支香烟对着韩永笑着说道:“哥儿们,有火吗?借个火,我出来忘了带火儿了!”

韩永想都没想,从衣服兜里摸出火柴来就递给了对方,可就在对方接过火柴的一霎那,两个人不由得全愣住了,那人首先惊叫了一声:“韩永?!”

“庆阳?”韩永也脱口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你真是韩永?”郭庆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回来了?!”

两个过去的朋友彼此看着,猛地一下子抱住了对方。“哥儿们,你好啊?!这些年,你可想死我们了!”郭庆阳紧紧地抱住韩永,语音里已经充满了哽咽。

韩永也是万分激动,没想到一下车就碰到了自己的好朋友,等两个人再次分开,郭庆阳拉住韩永的手说道:“走,韩永,我陪你回家去,哥儿几个可是想死你了!”

韩永也兴奋地说了声好,可低头想提起自己的帆布包时,帆布包却不见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