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六部分 短暂的共和——昙花一现的南京“临时”政府

梅毅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2 民军与清军在南京太平门激战图 张勋只得逃回城去,再想办法。 这个尽忠清朝的汉人将军败回城中后,并不气馁,依据坚城高地,用炮猛轰攻城的革命军士兵,还时时出城进袭,打不过就后撤入城,在南京城周数处与革命军展开拉锯战。 到了11 月27 日,由于南京外围的制高点如乌龙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2 民军与清军在南京太平门激战图


张勋只得逃回城去,再想办法。

这个尽忠清朝的汉人将军败回城中后,并不气馁,依据坚城高地,用炮猛轰攻城的革命军士兵,还时时出城进袭,打不过就后撤入城,在南京城周数处与革命军展开拉锯战。

到了11 月27 日,由于南京外围的制高点如乌龙山、幕府山、孝陵卫、狮子山等地陆续落入革命军之手,形势对城内清军大为不利。联军在各处架设重炮,对准北极阁、富贵山、总督署、明故宫以及太平门、洪武门等战略要地,阵阵猛轰,打得张勋的兵马血肉成沫,四处惊奔。

张勋(1854—1923),字少轩,江西奉新人,出身贫寒农家。他8 岁丧母,12 岁丧父,15 岁入地主家为牧童,可谓“苦大仇深”。这个人当兵很晚,26 岁(1879 年)才入伍,五年后就在中法战争中因冒死进攻而立大功,后升为参将。甲午战争后,他在袁世凯手下,由于在山东镇压义和团有功,升任总兵。1901 年后,他调入北京担任端门守卫任务,多次参与慈禧的扈驾随行,深得“老佛爷”信任。1911 年,张勋被提升为江南提督。由于广受“皇恩”,这个粗汉是个铁杆保皇派。

战至此时,南京只剩下最后一个难拔的钉子——天堡城。

凡研究过南京历史的人都知道,天堡城乃南京咽喉,位于东郊紫金山西峰,形势险峻,易守难攻,为兵家必争必夺之地。一旦夺取天堡城,南京城尽收眼底,可顺势而下。

在这里,张勋不惜老本,不仅派驻汉防军精锐一营,又派旗兵600 人,拥重炮10 余门、数挺马克沁机关枪,死守不动。

从11 月24 日到11 月30 日,江浙革命联军仰攻六日,徒然在天堡城下留下尸山血海,半步也无法进取。

革命军将领心急如焚。

浙军统领朱瑞火起,下令重赏:如有先登天堡城者,为夺取南京第一功。首入官兵,每人赏大洋50 元,伤亡者铸像立名。

同时,他亲自挑选200 名死士,排成两组,一组由白骨坟东湾上中茅山,攻天堡城侧背;一组由明孝陵园的通寺出发,直奔紫金山主峰,居高以击其东。而后,再派镇、浙、沪三军,从正面再行猛攻。

由于不停地施以重炮,天堡城外围一大据点不支,守卫的清军叫嚷要投降。镇江革命军管带杨韵珂有信有义,下令革命军士兵停止射击,带着几个士兵上前准备交涉。

不料,清军诈降,待他迎前时,排枪齐放。

杨韵珂身中数十弹,栽倒在血泊中。

死前,他对身后兄弟们大呼:“不夺天堡城,莫收我尸!”

战至11 月30 日夜,天堡城下堆满了革命军尸体。革命军士兵们仍旧不放弃,冒死从各个方面进攻。

率一支敢死队直插紫金山主峰的同盟会会员叶仰高(时任联军参谋),在冲锋中中弹阵亡,英勇献身。他的死,刺激了攻城的革命士兵,人们高呼“为叶长官报仇”,死攻天堡城……

最终,12 月1 日黎明,镇军连长季遇春第一个登上天堡城,手刃清军机枪手。革命士兵一涌而上,把未死的数名清军捅成血窟窿,砍成肉泥酱。

那位在紫金山主峰牺牲的叶仰高,名字看上去好像有些熟悉——不错,当初徐锡麟之所以仓猝起义,正因为叶仰高在上海被捕,受不过刑讯,供出不少革命党人,其中就包括化名“光汉子”的徐锡麟。如今,他在南京壮烈牺牲,终能洗一生之羞。孙中山在南京任临时大总统后,叶仰高的名字被镌刻在“浙军记功塔”上,名列第一,受到孙中山以及临时政府的拜祭。

攻占天堡城后,革命军略感失望——虽然占据制高点,但许多重炮都在激烈的争战中损坏,惟剩一门德国山炮可用。

这时候,新军九镇神炮手于魁派上用场。他调校炮口,连射几十炮,弹无虚发,把富贵山炮台轰上天。哭爹喊娘声中,清军的江防营炮兵溃逃而去。这位于魁,曾在秋操竞赛中与德国神炮手交过手,比试中拔得头筹。

不久,从上海运到的24 门大炮,被联军放于南京近郊的藤子树高地,向城内清军主要军事据点不停猛轰。

如此巨炮,响彻云天,清军从精神上完全丧失斗志。

见大势已去,张人骏通过美国领事向联军乞和。

由于清方对交出张勋的条件不置可否,革命军没有停止攻城。南京,终于在12 月2 日得以光复。张人骏、铁良逃入泊于长江之上的日本军舰上避难;张勋率两千残卒出汉西门狼狈而逃。联军一路蹑杀,直追到临淮关才止步,获缴白银十多万及无数辎重。

张勋等残兵败将脚下生风,一直跑到徐州才敢停下喘口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