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五部分 坐看中原鹿正肥——袁世凯出山 4.养敌自重观

梅毅1 收藏 0 14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4 养敌自重观形势——袁世凯按兵不动(3)


12 月1 日傍晚,英国驻汉口总领事盘恩,拿着由清军拟好的和议条款,过江来见黎元洪。

由于黎元洪已经腿快跑去王家店,蒋翊武、孙武、吴兆麟等人接待了他。

袁世凯与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是老友,故而朱尔典受托指示盘恩来帮助办事。

议和条款中,英国及其他国家的领事,集体建议交战双方休战三天(12 月3 日8 时起)。这份协议,武昌方面先盖印,然后再由清方盖印。

看上去,这显然是一种近乎“城下之盟”的侮辱。但孙武等人此时顾不了那么多,喘息要紧,他们立即同意了盘恩的要求。

此时,有一个小问题出现了——黎元洪逃跑的时候,把大都督印信带走,无法盖印。

好在都督府中人才诸多,一名叫高楚观的人善篆刻,仅仅几分钟,就用大萝卜上刻了个总督“大印”,盖在停战书上,让英国佬带走。

听说和议已成,黎元洪大喜。他赶紧从王家店往回赶,一路翻蹄亮掌。一来武昌已无那时危险,二来怕自己离开久了,孙武、张振武或蒋翊武等人会取代他的位置。

回来后,黎元洪发现,自己不仅没有失势,反而地位更稳,权力更重。因为,清方已经明白无误地表示,以他为谈判一方总代表。

至此,他对先前自己英文报上登声明“无条件议和”的“失态”有点后悔。

于是,他开始广见记者,大说自己赞同共和,要求革命党人坚决联合,一定迫使清廷下台。如此这般,黎元洪把汉阳失陷后他自己动摇的情状完全遮掩了。观察黎元洪起义后一向所为,最初时刻,他确实非常动摇,甚至数次在与

清军军官的电话中表示自己“被逼”的无奈。随着局势的逐渐明朗,他也一步一步发生了改变,铁下一条心上“贼船”了。即使是从武昌往外逃的当口,他也并非要叛变投敌啥的,而是躲一躲看一看的心态。当时,各省独立潮起,造反的,不仅仅是他黎元洪一个人。即使武昌败了,他还可以跑到别的地方。更重要的是,熟读史书的他,也更加摸清了袁世凯的心思——养寇自重。他知道,有了自己的存在,袁世凯在朝廷才能显得更加重要。

于袁世凯而言,保有了武昌,给革命军留下一块地盘,在对外显示了自己宽容态度以外,最重要的是保留住和谈的对手,证明革命军力量不可小视,借此可继续挤兑清朝朝廷,以免攻破武昌后载沣等人对自己再起烹狗之念。

然而,令袁世凯心中不安的事情发生了。

1911 年12 月2 日,在武汉的交战双方停战协定生效的那一天,南京却被革命军攻占了。

这样一来,革命军阵营士气高涨,被汉阳、汉口失陷所挫败的锐气,重新出现。

北京内阁会议上,善耆等清朝皇贵见袁世凯按兵不动,怒不可遏,大声质问他:

“龟山大捷,汉阳、汉口已复,大胜如此,武昌指日可复,为何与贼党言和停战?”

袁世凯轻蔑一笑,答言:“汉口、汉阳虽收,南京又陷。南京,天下要冲,形势倍于武汉。党人势大,蛊惑国人,人心军心浮动。议和,此乃权宜之计。我以三年为期,必灭党人。如各位盲动,以天下为孤注,不妨代我行权,袁某当避位!”恫吓之下,几个鸟笼子里出来的满洲贵人,噤口不言。行文至此,笔者想起袁世凯十五岁、十九岁风华正茂时所写的三首诗,

气势磅礴,志向远大,飘飘有凌云之气:

我今独上雨花台,万古英雄付劫灰。

谓是孙策破刘处,相传梅锅屯兵来。

大江滚滚向东去,寸心郁郁何时开。

只等毛羽一丰满,飞下九天拯鸿哀。


(袁世凯十五岁登雨花台,所作七律《怀古》。)其一:

人生在世如乱麻,谁为圣贤谁奸邪?

霜雪临头凋蒲柳,风云满地起龙蛇。

治丝乱者一刀斩,所志成时万口夸。

郁郁壮怀无人识,侧身天地长咨嗟。


其二:

不爱金钱不爱名,大权在手世人钦。

千古英雄曹孟德,百年毁誉太史公。

风云际会终有日,是非黑白不能明。

长歌咏志登高阁,万里江山眼底横。


(以上诗句,乃袁世凯十九岁返回项城组织文社时所咏十多首《咏怀诗》中的两首。)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