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五部分 坐看中原鹿正肥——袁世凯出山 4.养敌自重观

梅毅1 收藏 0 3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4 养敌自重观形势——袁世凯按兵不动(2) 观其茬口,仍旧硬勃。 黎元洪此时一点也不软蛋,当着军政府众人的面,反驳刘承恩的“劝说”,激言道:“袁大人逼我们讲和,目的不过是借此自抬威权。希望你转告他,不要做没有人格的满洲奴才,应转旗北向,推翻清朝,否则,双方无和可谈,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4 养敌自重观形势——袁世凯按兵不动(2)


观其茬口,仍旧硬勃。

黎元洪此时一点也不软蛋,当着军政府众人的面,反驳刘承恩的“劝说”,激言道:“袁大人逼我们讲和,目的不过是借此自抬威权。希望你转告他,不要做没有人格的满洲奴才,应转旗北向,推翻清朝,否则,双方无和可谈,只得约期大战而已!”在写给袁世凯的信中,黎元洪语气生硬,指斥到位:

“公之外状,佯持中立,于满汉两面,若皆无所为。实则公之自私自为之心,深固不摇,而后乃敢悍然如此,欲收渔人之利也。……(你如此)半推半就,凭术弄巧,欲奋一人之私智,凭今日汉族革命之声灵,以褫胡主之骄魄,乘其震惧失措而篡取其柄,且欲存留鞑统,以为钳制中原之具,而假托于君主立宪……(然后,黎元洪又呼吁袁世凯幡然悔悟,站在革命军一边)公果能来归乎?与吾侪共扶大义,将见四万兆之人,皆皈心于公,将来总统选举时,第一任之中华共和大总统,公固不难从容猎取也。”

后来,不仅黎元洪态度强硬,黄兴也改变先前谆谆而劝的姿态,立驳刘承恩的君主立宪言论,并通谕武汉军民,勿为袁世凯讲和所动,揭发其不良居心。

袁世凯得知革命党方面态度后,一则喜,一则怒。喜的是已探明革命党底线,怒的是这帮人大败方输后仍旧如此不服气。

于是,他加紧部署冯国璋等人的进攻,派兵攻下汉阳。“若不挫其锐气,和议固然无望,余半身威名,亦将尽付东流!”袁世凯在给弟弟袁世彤的家书中如此写道。

革命党方面,黄兴离阵后,蒋翊武接替他“总司令”的位置,吴兆麟充任总参谋长(孙武等人,不满文学社的“湖南人”占位,不久就怂恿黎元洪把蒋翊武的位置给了谭人凤。没隔多久,孙武又挤走谭人凤)。

12 月1 日,北洋军已经占据了龟山制高点。他们把大炮搬上山,朝着武昌居高临下一顿乱轰。

说着“乱轰”,是讲炮火的频密,其实一点不乱。北洋军的炮兵都是科班出身,打得很精准,又有暗探提前报料,所以,武昌各军事、民政部门无不挨弹。

特别是在一个日本士官学校炮兵科出身的军官瞄准下,仅用三发德国管退炮炮弹,清军就把武昌都督府的大房顶子揭开了大壳。

情势如此危急,黎元洪坐不住了,他吩咐手下收拾行装,准备溜号。

孙振武、邓玉麟等人得知消息,立刻赶来劝阻。

“大敌当前,身为都督,你应该作出表率。弃守地而走,就是临阵脱逃!”张振武大声责斥黎元洪。

黎元洪忸怩,低头搓手。

张振武唤人,吩咐“保护”好大都督,然后他匆匆离去,布置防卫。

禁不住大炮弹、二炮弹一个接一个往没有上层屋顶的都督府中乱落,黎元洪最终还是从中逃了出来。他带着人奔往洪山临时司令部方向退却。最后,一行人跑到了葛店附近的王家店,吃饭喘息。大都督狼狈出逃,武昌城内更加混乱,军心涣散,居民乱逃。孙武本人,见势不妙,也擅自出城“办公”。

依照当时的态势,武昌沦陷,只是早晚的事情。

连革命军自己都大惑不解的是,占尽优势的北洋军,根本没有乘胜追击,只是不停地发炮“震慑”,步兵并未发动进攻。而且,就在黎元洪本人逃离都督府的当天,袁世凯派人送信,要与革命军“讲和”。

黎元洪简直不敢相信这消息是真的!

等黎元洪确实得知袁世凯要“讲和”,他变得无比主动和热情——马上就要玩完的关键时刻,竟然对手要言和,真是天佑我也!不是天佑他,是袁世凯佑他。袁世凯也不是佑他,最终目的是佑袁世凯自己。11 月30 日那天,冯国璋本人受到朝廷封自己为“男爵”的鼓舞,加上大

胜的铺垫,要一举攻下武昌。这可把袁世凯急坏了,一日内七次急电,制止他的进攻。

冯国璋贪功心切,差点坏了袁世凯的好事。

到了这个时候,武昌军政府中最强硬的革命派,也都默不作声了。谁心里都清楚,谈和是武昌革命军苟延残喘惟一的机会。早在汉阳失陷当天,黎元洪已经派人找到了在武昌的上海英文报《大陆报》记者埃德温,公布了他的“声明”:

“敝人切望停战,俾联络共和各省,确定继续交战或与立宪人士协商调解事宜。敝人始终期望了结自相残杀、流血痛苦、毁坏财产之局面,以免招致列强干涉。为此,特声明愿作出任何让步,以确保停止残杀。窃以为应由共和党人与朝廷双方宣布休战,使双方代表得以洽商。倘共和各省议决继续交战,敝人甘冒矢石,作战到底。”

最后那句“甘冒矢石、作战到底”的话,明显没有任何底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