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花木兰”

冷兵器lbq 收藏 3 1854
导读:中国历史上有位名叫花木兰的女英雄,俄罗斯历史上也有这样一位巾帼豪杰。在今年的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俄罗斯“传记”网站等媒体载文,讲述了该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军官娜杰日达·杜罗娃的故事。 1.沙皇特批的“男人” 1866年3月24日清冷的早晨,一队军人抬着棺椁走进一处公墓,随行的还有合唱的乐手。遵照此前一天驻扎在此地的第八后备役步兵营接到的命令,他们今天要为去世的立陶宛枪骑兵团退役骑兵上尉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举行下葬仪式。从连队中抽调的士兵们组成仪仗队,由潘克拉季耶夫上尉统一指挥。各连分别选派两名精壮

中国历史上有位名叫花木兰的女英雄,俄罗斯历史上也有这样一位巾帼豪杰。在今年的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俄罗斯“传记”网站等媒体载文,讲述了该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军官娜杰日达·杜罗娃的故事。


1.沙皇特批的“男人”


1866年3月24日清冷的早晨,一队军人抬着棺椁走进一处公墓,随行的还有合唱的乐手。遵照此前一天驻扎在此地的第八后备役步兵营接到的命令,他们今天要为去世的立陶宛枪骑兵团退役骑兵上尉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举行下葬仪式。从连队中抽调的士兵们组成仪仗队,由潘克拉季耶夫上尉统一指挥。各连分别选派两名精壮的士兵,负责抬棺椁。卡赞斯基中尉则负责护卫代表无上荣誉、由沙皇亲自颁发的乔治十字勋章。


这是典型的军礼下葬仪式,所有费用由国家承担。棺椁中的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这样走完了“他”的最后一段人生旅程。在“他”的履历表上,性别一栏中标注着“男”,这张表记载着“他”的行军记录、参加战役以及所获嘉奖的情况。除此之外,还有这样的描述:“自1807年开始服役,面色黝黑、有麻子、深棕色眼睛、淡褐色头发,单身,获得提升。”


实际上,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的履历表,并没有反映“他”的真实情况。比如,“他”并不是单身,甚至根本不是个男性。但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履历表造假是格外理直气壮的,因为这得到了沙皇的批准,就连这个名字,也是钦赐的。


2.骑兵团的女儿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本名娜杰日达·杜罗娃,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儿身。从诞生的那一刻起,这个女孩子就显得不同寻常。


娜杰日达·杜罗娃的母亲是位地主家的小姐,15岁那年爱上了曾驻防当地的骑兵大尉安德列·杜罗夫,并且毅然决然地跟着这位军官私奔去了基辅。尽管父亲对女儿恼羞成怒,但私奔的女儿相信,只要生个外孙,绝对可以搞定老父亲。


满怀希望的年轻军嫂,在1783年迎来了娜杰日达·杜罗娃的降生。当这个壮实的女婴哇哇大哭的时候,年轻妈妈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也许是这样的原因,母亲对小娜佳(娜杰日达·杜罗娃的小名)并不怎么喜爱,甚至有时还会厌恶。大概是小娜佳4个月大的时候,一次行军途中,被阵阵婴儿啼哭声惹恼的母亲,直接将小娜佳抛出马车外。摔在地上的小娜佳耳鼻出血。目睹这一幕的骑兵们吓呆了。自那时起,安德列·杜罗夫大尉再也不敢把女儿交给夫人看管,而是让名叫阿斯塔霍夫的骑兵照管小娜佳。阿斯塔霍夫不可能哄着小娜佳玩娃娃,军马和战刀成了这个小女孩最好的玩具。在军队里,小娜佳感受到了大家的关爱,她成了整个骑兵团的女儿。


3.市长家的“小少爷”从军


父亲的退役使娜杰日达不得不告别军队。退役后,父亲成为萨拉普尔市长。1801年,萨拉普尔的复活教堂记录了这样一次婚姻:“萨拉普尔地方法院第14级贵族陪审员(一个小官员)瓦西里·切尔诺夫,25岁,认可了萨拉普尔市长、二级少校安德列·杜罗夫之女,娜杰日达,18岁。”在那个年代,“认可”一词,就是娶谁为妻的意思。


1803年,切尔诺夫家添丁进口,娜杰日达生了个儿子。不过,在军营里长大的娜杰日达似乎并不喜欢相夫教子的角色,回到军队仍然是她的梦想。作为与丈夫斗争的阶段性成果,娜杰日达离开夫家,重新和父亲住在一起。明白女儿心事的父亲送给娜杰日达一匹战马,还有一套哥萨克军服,希望用这种方式满足女儿的部分幻想。


1806年,英国、俄国、普鲁士和瑞典结成第四次反法同盟。当年年底,萨拉普尔城里来了开赴东部战线的哥萨克骑兵。娜杰日达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听说哥萨克骑兵即将离开的那天,娜杰日达在镜子前剪掉了自己的卷发,用哥萨克制服换下了裙装。“剪短头发让我看起来像换了一个人,我相信,没人会对我的性别产生怀疑。”娜杰日达在日记中写道。


次日,行进中的哥萨克骑兵在城外遇到了这位市长家的“小少爷”。尽管哥萨克人无权将陌生人吸收进队伍,但面对这位自称16岁、参军态度非常坚决的“小少爷”,哥萨克人还是带上了“他”,并建议“他”到前线的格罗德诺去参军。在哥萨克人的帮助下,“小少爷”终于成了一名枪骑兵。


4.首战立功


简单的新兵训练后,1807年6月,娜杰日达第一次参加了战斗,地点是东普鲁士。“我所在的团发动了好几次进攻,但都不是全体出击,而是分批由骑兵连完成的。我因为跟着出征的所有骑兵连发起冲击,挨了批评。但这并不是我过于勇敢,而是因为我的无知,我以为每次都应该冲上去……”娜杰日达在日记中记录了那天发生的一切。


“赶紧回去!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娜杰日达又一次准备跟随冲锋的队伍发起攻击时,这支骑兵连的司务长发现了这个属于其他连队的小战士。娜杰日达非常吃惊,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什么错误,不过,隆隆的炮声,疾驰的骑兵,以及伴随着军鼓前进的步兵方阵士兵手中明晃晃的刺刀,让娜杰日达心潮澎湃。“我的心被难以形容的感觉填满了。”日记中这样记录着。娜杰日达的战马并没有回归本阵,仍然在战场上打转,直到她发现敌方的几名骑兵正在围追一名俄国军官。


敌人的几个骑兵将俄国军官击伤坠马,正试图用军刀砍杀这名俄国军官。娜杰日达拍马向前,朝敌人的骑兵猛冲过去。也许是被她的勇猛吓坏了,敌人的那几名骑兵退去。娜杰日达在随后赶来的另一名士兵的帮助下,将受伤的军官扶上了自己的战马。她告诉对方,自己是列兵杜罗夫,希望这位军官获救后,把自己的战马送回来。


战马当然被送了回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嘉奖。


5.亲历博罗金诺鏖战


1807年7月,法国与俄国签订和约,战事平息。为了让父亲宽心,娜杰日达给父亲写了封信。安德列·杜罗夫收到女儿的来信,居然向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汇报了女儿参军的事情,希望沙皇恩准女儿回家。几个月后,娜杰日达被叫到俄军总指挥官布克斯格夫坚将军的司令部。在将军的盘问下,娜杰日达道出了实情。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对娜杰日达女扮男装参军报国的事情深感惊讶,把娜杰日达叫到圣彼得堡,要亲耳聆听这位“女骑兵”的故事。为了表彰这位俄国前所未有的女军人,亚历山大一世向娜杰日达颁发了乔治十字勋章。这也是俄历史上惟一一次向女子颁发这一勋章。不过,对娜杰日达来说,最重要的奖赏是沙皇同意她继续在军队服役,并正式批准她在履历表的性别栏里填写“男”、改名为“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


娜杰日达,也就是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在军队中的故事并没有这样结束。1812年拿破仑进攻俄国,娜杰日达再次走上战场,不过此时,她已经不被允许冲在前线。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的名字,出现在俄军总指挥库图佐夫元帅的司令部,娜杰日达成了元帅身边的传令官。在法俄两军交战最激烈的博罗金诺战役中,这位元帅的传令官膝盖负伤,不过仍然坚持在元帅身边执行任务。


6.普希金赞赏她的文采


1816年,在军队服役近10年的娜杰日达以骑兵上尉军衔退役。退役后,这个被沙皇特批的“男人”,仍然喜欢以一身男装出现在大家面前。即便是她的儿子伊万,也不得不称母亲为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


闲散的田园生活不能让娜杰日达觉得充满乐趣,于是她拿起笔,开始回忆自己的军旅生涯,并且创作小说。大诗人普希金对这位巾帼英雄的文采非常赞赏。普希金主持的杂志《现代人》发表了娜杰日达的小说。日后流传甚广的“骑兵少女”这个绰号,就是普希金的杰作。


1866年3月23日,82岁的娜杰日达·杜罗娃去世。以军礼下葬,并不是沙皇给她的最后礼遇。1901年,在位于叶拉布加的娜杰日达·杜罗娃墓前,一座崭新的纪念碑等待揭幕。随着鸣枪致敬,巨大的幕布滑下,祭文赫然入目:“娜杰日达·安德列耶夫娜·杜罗娃,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下诏封她为骑兵少尉亚历山德罗夫。军事勋章获得者。出于对祖国的热爱,她加入了立陶宛枪骑兵团。她救下军官,获得乔治十字勋章。在团中服役10年,最终获得上尉军衔。生于1783年,卒于1866年。希望她入土为安!永远铭记她,在教育后人时,我们会记得宣传她的勇敢精神。”


本文内容于 2011/3/11 15:27:10 被冷兵器lbq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