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五部分 坐看中原鹿正肥——袁世凯出山 1.静观天下“

梅毅1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1 静观天下“抱膝吟”——袁世凯洹水“钓鱼”(2) 早在几年前袁世凯刚当上直隶总督的时候,那热火浇油的旺盛关口,人们皆夸赞他日后功业必在李鸿章之上。 但当时,袁世凯心中已有隐忧,他曾写信给哥哥袁世勋,表示说:“……弟此次得跻高位者,赖有太后(慈禧)之眷宠耳,然而慈宫春秋已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1 静观天下“抱膝吟”——袁世凯洹水“钓鱼”(2)

早在几年前袁世凯刚当上直隶总督的时候,那热火浇油的旺盛关口,人们皆夸赞他日后功业必在李鸿章之上。

但当时,袁世凯心中已有隐忧,他曾写信给哥哥袁世勋,表示说:“……弟此次得跻高位者,赖有太后(慈禧)之眷宠耳,然而慈宫春秋已迈,犹如风中之烛。一旦冰山崩,皇上独断朝政,岂肯忘怀昔日之仇(指戊戌政变中袁世凯的归危倒戈),则弟之位置必不保……太后敬有不测(指慈禧如果病死),弟即辞官归隐。明哲保身,古有明训,弟已计之熟矣!”

袁世凯当时口头那样说,但官场权力太诱人,真正历史上处于上升阶段能急流勇退的,太过稀少。

袁世凯也不能免俗。

如果不是载沣等人以皇帝谕令勒令他“回籍养疴”,他肯定赖在北京不走。

日后所有关于这段历史的书中,大凡一提袁世凯回老家“养病”,众口一词,无不说他阴险老辣,都讲他无时无刻不在谋划东山复起。

凡此种种,皆为彰显袁世凯的大阴大贼。其实,袁世凯初归山林,很以保全首项为幸,没一点想再冒头招祸的心思。

观《袁世凯未刊书信稿》,共存他748 封信函,收信者上至庆亲王、各地督抚大员,下至州县官员、师友亲朋,其中625 封中,他都一再言及他是辞官“养疾”,反复解释自己“甫逾五十,精力已衰,遗大投艰,断难胜任”。

下野的袁世凯,已经向外人明白无误地宣告自己政治生命的终结。回老家后,袁世凯确实大笔银子洒出,十分投入地经营他退休后的居地。洹上村,位于彰德北门外,因临洹水(又名安阳河)而得名。袁世凯回河南后,先居于辉县。辉县有天下闻名的百泉、苏门等胜迹,嵯峨苍翠,清流见底,是历史上阮籍、二程、耶律楚材等人的隐居地。辉县风光虽好,住宅与交通皆不如洹上村方便。在洹上村,袁世凯有一处总面积达200 多亩的大别墅。堂榭壮丽,园林缀于其间,正好供他八个妻妾以及一大家子人住。在这里,他终日与文人墨客吟风咏月,歌酒唱和,听莺钓鱼,确实享尽一时风雅。闲暇之余,袁世凯经营实业,广辟宅第,书写《家训》,闭门课子。袁世凯本来就是文人出身,在洹上村,他还真写了不少诗歌,现存袁克定所载的《洹封逸兴》,就有袁世凯诗歌22 首,辑为《圭塘唱和诗》(圭塘是洹水别墅中一座小桥的名字)。读袁世凯的诗,笔者深喜其中这一首《春日饮养寿园》:

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飧尊酒共群贤。

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

满院荷花媚风日,十年树木拂云烟。

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


闲云野鹤间,这种消极自保的人生态度,往往于诗中有不经意的流露。

当然,日后人们一讲他在彰德隐居,总提他在洹上村架设电台一事,似乎他一直居心叵测地在幕后操控北洋系统。这一说法,源自他女儿袁静雪的一篇回忆文章,日后千抄百引,成为定论:

“在他和清廷讨价还价的时候,电报房中,嗒嗒之声,终日不断。”(《我的父亲袁世凯》,全国政协所编《文史资料选辑》第74 期)

但是,仔细查看袁世凯二儿子袁克定所撰的《辛丙秘苑》,在这份回忆中,袁克定只讲洹上村的袁世凯家人中“有司电报者”,也就是说,确实专门有人负责接答电报,但他们父子之间的来往电报,都是通过彰德的电报局转交。

可想而知,袁世凯当时一个避祸的下野官员,力图韬光养晦,他不可能蠢到在家里弄台发报机。袁克定是成年人,而当时的袁静雪,才12 岁,她50 多年后再回忆老父,自然受记忆和时局的影响。

二袁的回忆,应该哥哥的更可靠些。

不仅当时清政府有制度严格规定电台是“官办”,且查看袁世凯出山前所有要紧往来文字,皆大多呈信函方式,所以,“电报”操控大局一说,实是谬误。

可能有人还问,袁世凯老家是河南项城,他为什么不回那里呢?

1902 年,以直隶总督之贵的身份,袁世凯奉已获正一品封典的生母灵柩回项城安葬,却遭到他那嫡传长门的二哥袁世敦等宗族正嫡的挫辱。故而,当时他就发誓:再不回项城老家。梳理羽毛作水上闲鹤之际,袁世凯密切关注天下事。当然,其间也有“雕倦青云路,鱼浮绿水源”的牢骚。他《登楼》一诗,更表达了他不堪寂寞的心境:“楼小能容膝,高檐老树齐。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

闲云流水中,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社会矛盾激化,各地抢米风潮肆起,起义迭兴。而且,立宪派大张旗鼓争取权力,保路运动方兴未艾……

天下愈乱,袁世凯复出的念头愈强烈。这个时候,他诗中对时局的隐忧和复出欲望就跃然纸上:

人生难得到仙洲,咫尺桃源任我求。

白首论交思鲍叔,赤松未遇愧留侯。

远天风雨三春老,大地江河几派流。

日暮浮云君莫问,愿闻强饭似初不?


(《次张馨庵都转赋怀见示韵》:张馨庵,即是张镇芳,袁世凯表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