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四部分 多米诺骨牌这样倒塌—辛亥革命长镜头 4.五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4 五千旗卒尽被戕——西安起义(2)


西安驻防八旗士兵,连同家属,共死亡两万多人。

西安之役,也是辛亥革命在全国范围内旗人被杀最多的一次。

10 月24 日,又有千余旗兵从躲藏的地窖中冲出,想要复夺军装局,皆被革命军歼之无遗。文瑞见满城陷落,知己命难保,投井自杀。其副手承燕、克蒙额二人也拔枪自尽。

西安的满族爷们,尽数战死,真让我们为这些有血性的汉子竖一竖大拇指。

清朝之灭,旗人文武官员能壮烈死事者,寥寥数人而已,惟西安文瑞、杭州朴寿(杭州将军)死状最烈,余皆怯懦小丑。反观汉官,无论文武,殉清者甚众。无他,孔孟之书,教人以忠。虽属迂腐,诚可哀矜。

除西安外,辛亥革命中,所在地驻防八旗兵属死伤较为惨重的,还有福州、南京两地,其余地区旗兵,大多经谈判投降。那些人,日后在袁世凯“优待”条件下,生活平静,几与汉人无异(皇室更受优待),没有遭受任何大规模屠戮。

由此,可见我们汉民族胸怀之宽广博大。

西安光复后,秦陇底定。

清廷大惊。武昌起义后,清廷原本想以陕甘为基地,准备大举重振锐气。岂料陕西义旗一竖,西北震动。惊惶过后,清廷立刻从东西两路派河南、甘肃的清军进攻陕西,最终皆大败而退。

兵不血刃定九江——江西(九江)起义及清朝海军起义

1906 年爆发的萍浏醴大起义,“萍”就是指江西萍乡。此次起义虽然失败,但已经极大激奋了江西乃至全国的人心。

武昌起义13 天后,10 月23 日上午八点,三声炮响后,江西九江新军起义。起义士兵均臂缠白布,上印“同心协力”四字,有条不紊,分据要隘,直攻道署。清朝九江道恒保早有“准备”,闻乱即逃入洋人租界,然后乘船逃往上海。

九江知府璞良有血性,对革命军士兵说:“汝等排满,我为满人,当无生理。我世受君恩,义当死节。”革命军嘉其忠义,本想饶他一命。璞良坚持要殉“大清”,革命军索性成全他,赏他当胸一枪,算是全尸。

九江独立后,南昌尚未光复。

那么,九江起义如何又与清廷海军扯上干系呢?

原来,革命军排长何燮桂在起义后,率一哨人马,迅速占领了九江上游的田家镇炮台。长江隘口,落入革命军之手。由此,远在汉口的清朝军舰,就失掉了接济的来源。

驻湖口的清军总镇杨福田派炮艇顽抗,反为革命军所败。一鼓作气之下,革命军乘胜占领了湖口炮台和马当炮台,进一步控扼长江的交通。

武昌起义后,长江上下游各省震撼。在海军方面,清廷孤注一掷,派海军统制萨镇冰率海容、海琛两艘巡洋舰和数艘炮艇、雷艇,溯江而上,准备与荫昌率领的陆军在武汉会师。

10 月18 日,清军各舰艇分别抵达汉口下游。

水军一到,陆上清将纷纷要求舰艇开炮轰击长江上往来的革命军船只。但是,水军中同情革命的官兵很多,他们故意打歪,炮弹落水,革命军船只没有一艘被击沉。

不久,清朝陆军看出海军的心思,无人再要求他们开炮帮忙。

其实,早在一年前,清廷害怕汉人士兵闹革命,很想把海军中的重要位置全替换成满人。可惜,满人中学习海军出身的人罕见,他们只得先把海容、海琛两个大舰上的管带先换人。海容舰的管带(舰长)是喜昌,帮带是满人吉升;海琛舰管带是荣续。

九江独立后,清朝海军内的汉人官兵动员起来,齐推汤芗铭(汤化龙的弟弟,萨镇冰的副官)提出起义要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