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四部分 多米诺骨牌这样倒塌—辛亥革命长镜头 1.纸人

梅毅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1 纸人傀儡高高挂——作为“幌子”的黎元洪(4) 1906 年,他奉命督师,率兵前往镇压萍浏醴起义。进入战区前,他召集属下军官们,说:“我们打仗,一定要预先辨明暴徒的性质。如果对方是具有政治意味的党人武装,不要与他们死战,应该设方劝说他们,让党人自动解除武装,遣散人众。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1 纸人傀儡高高挂——作为“幌子”的黎元洪(4)


1906 年,他奉命督师,率兵前往镇压萍浏醴起义。进入战区前,他召集属下军官们,说:“我们打仗,一定要预先辨明暴徒的性质。如果对方是具有政治意味的党人武装,不要与他们死战,应该设方劝说他们,让党人自动解除武装,遣散人众。如果对方是抢掠杀戮为目的的土匪,就一定要坚决予以消灭,以绝根株!”

可见,黎元洪确实具有比较开明的政治眼光。

保路运动高潮时,他加入立宪派阵营,作为军界代表加入铁路协会,给时人印象极佳。

靠拍荣禄马屁作成高官的陈夔龙任署理湖广总督时,由于他老婆是庆亲王奕劻的干女儿,湖北大小官员皆曲意奉承。陈夔龙小女儿病死,办丧事敛财,张彪等人追悼金一送就是十万银元,巴结孝敬,无所不为。反观黎元洪,仅送数元作吊仪,很显“吝啬”。不久,汉口慈善机构筹善款,他反而出手就是三千大元。为此,时人对黎元洪交口赞誉。

陈夔龙经张彪阴激,深恨黎元洪,很想找借口罢掉他。无奈黎元洪在军中人缘、口碑太好,投鼠忌器,陈夔龙最终奈何不了他。由于本人出身贫寒,黎元洪生活节俭,与结发妻始终关爱。他对下属对士卒,无论生活还是学习,皆关慰有加。连小兵家里有丧事,他都会亲自慰问并送奠仪。

所有这一切,使得他在士兵中的口碑非常不错,广得军心。

这么一渲染,似乎黎元洪是个同情革命的“进步”武人。

当然不是!

日后渲染黎元洪多么多么“反革命”,都举他在武昌起义当夜手刃革命士兵的例子。10 月10 日晚上九点,黎元洪本人在黄陂司令部。他接到督府方面的电话,告知他所统二十一混成协的工程营二十队、辎重二十一标发生兵变。

当时,他十分着急,马上指示邻近的炮队第二十一营去镇压。但是,炮营很快反正。过了仅仅半个小时,消息传来,隶属第八镇的南湖炮队已经入城,在楚望台上架设大炮,猛轰督署。当晚十点刚过,瑞澂本人逃往楚豫舰。

大概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有一士兵突然在营墙上出现,高声大呼:“革命成功,汉人同胞速来支援,一起攻打督署!”

司令部卫兵一涌而上,立刻把那个人擒入司令部。

惶急失措的黎元洪拔出佩剑,当腹就把被擒之人一下捅穿。

那个人意志勃勃,未能即死,仍大呼革命不已。护兵乱刃交下,把革命士兵剁成数段。

事后得知,爬墙高呼士兵起义的被杀者,乃革命临时总指挥部所派出联系各营的周荣棠。

这位英雄冤甚!他是安徽宣城人,时为工程营的喂马士兵。事后,黎元洪成为革命“大都督”,他这个革命“小士兵”,自然无人愿意再提起。

这段经历,是1913 年黎元洪本人对居正亲自道出,想必没有遮掩。不过,他当时“手刃”革命士兵的行为,也不能说明他多么凶残,多么“反革命”——无他,杀人之举,乃一清朝高级军官在大乱之时的本能反应。大局未明朗之时,当时的黎元洪,不可能容忍一个小兵突入司令部一声高呼,

激使周围的人要了自己的性命。手刃杀人,只说明他是不革命,不能说他是反革命。武昌城内驻军,分为右旗和左旗两大块。左旗为第三十一标和第四十一标,

右旗是第二十九标和第三十标。左旗的第三十一标归张彪第八镇管辖,而第四

十一标都归黎元洪的第二十一协。如此“混乱”的安排,最终造成了清军指挥混乱,不相统属,临阵号令不一。其实,这种“混乱”的军事布置,一直是清朝入关以来的精心设计。看似

犬牙交错,实乃有条不紊,以汉制汉,以满制汉。当初的主要目的,就是满洲贵族对汉军不放心,原意是让这些军队彼此牵制。但是,如此巧妙的“设置”,到了末世运尽之时,反而成为混乱的渊薮。

午夜时,革命军已经在蛇山架炮,猛轰黎元洪所在的司令部。城外军队已经起义,城内除已经被调往外地的部队外,真正他能调动的军队,

只有第四十一标第三营五六百人。参谋副官诸人,见大势已去,纷纷想逃命,都力劝黎元洪“暂避”一下。无奈何,黎元洪点头同意。他先到参谋刘文吉家换了身便衣,然后去附近的四十一标第三营管带谢国超家躲避。他与军官们逃走后,四十标的革命士兵王世龙等人在操场集结大兵,整队起义,参加了进攻督署的战斗。所以,由于黎元洪的“阻挠”,这一标人马的起义时间比别人晚了许多。天亮时,工程营的程正瀛、马荣带一排革命军士兵,终于在谢国超家找到了一脸倒霉相的黎元洪。

至于他的行踪如何被查到,说法多多。熊秉坤回忆是讲黎元洪派伙夫回家抢救细软被抓,从而得知他藏身所在。而《辛壬见闻录》(作者“逸民”)又记述另外一种情况:黎元洪私养一美妾,被他老乡刘赓藻知道地址,就引人去找……到底哪条可信,细析之后,笔者认为黎元洪在美妾家隐藏应属桃色传闻。

黎元洪藏身之地,应该就是管带谢国超家。至于后来革命党人津津乐道的黎元洪钻入床下躲避革命军抓捕的“情节”,几近小说。以他如此肥大身坯,躲入清末那种老床底下,几乎不可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