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四部分 多米诺骨牌这样倒塌—辛亥革命长镜头 1.纸人

梅毅1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1 纸人傀儡高高挂——作为“幌子”的黎元洪(3)


看似公允,其实也蕴含某些私心:文学社与共进会一直明争暗斗,双方谁出来当头,另一方都不会心服口服。所以,不如找个“第三方”,谁的嘴都不好再争辩。

中国人的折衷“调和”政治,向来如此。所以,天上如此大的一块馅饼,最终竟然会砸在从来没有想到要革命的黎

元洪的胖脸上。1911 年10 月10 日夜至10 月11 日上午这个时间段内,黎元洪在干啥呢?依据几十年“辛亥革命”历史对这位“篡夺”了革命胜利果实的“坏人”的描述,似乎黎元洪是这样一种形象:

粗蛮的光头胖子,胆子怯懦躲在床底下的愚夫,革命后翻脸不认人、杀人不眨眼的变脸恶魔。

果真如此吗?不尽然。仔细观察黎元洪的照片,笔者发现,

除了他一双下耷的三角眼略显“阴险”以外,整体看上去还是很憨厚的一个人。

黎元洪(1864—1928),字守卿,湖北黄陂人(原籍安徽巢湖)。1883 年,他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毕业后,被派往广东水师服役,充当“二管轮”。甲午战争爆发,他本人随舰队北援参战,充当广甲舰主驾驶。

黎元洪大东沟一役,日军偷袭,管带吴敬荣贪生怕死,下令船只脱离战场。此船逃到大连湾三山岛附近,因沙多搁浅。发觉有日舰追来,管带吴敬荣率先逃跑。黎元洪等人也与其余十多名官兵坐一小艇,跟着管带往岸上逃。其间,大浪击翻小艇,淹毙数人。黎元洪本人不谙水性,幸亏他身上有件救生衣,捡得一命。


挣扎游上岸后,他被当地渔民救起。休息一宿,即跑往旅顺归队。后来,他赶往天津待查。北洋水师被连锅端,黎元洪丧家犬一样,也被清廷追究责任,最终还被拘押数月。

无奈何,英雄路短,黎元洪只得投往两江总督张之洞处。这一来,他永远告别了海军生涯。张香帅当时正兴办自强军(南洋军),急缺人手。

黎元洪本人军事能力强,科班出身,精通外语(史料未详载他精通哪一国外语,应该是在学堂学的英语),很快被张之洞看中,并短时间内保送他去日本深造。

回国后,黎元洪步步稳升。当湖北武备军被改编为两镇时,他任湖北第二镇统制官(即陆军第十一镇)。后来十一镇缩编,改番号为第二十一混成协(独立旅),他得任协统。

所以,在湖北军界,张彪第一,黎元洪第二。

黎元洪这个人,不仅仅是军中“知识分子”,人缘也很好。别的军官中饱私囊,克扣军饷,黎元洪从来不干这种事,且常常与士兵共苦乐,很会带兵。这种小恩小惠、与兵同乐,看似简单,关键时刻却都救人一命。

给人印象更深的是,还是黎元洪的“开明”态度。革命前,四十一标有位名叫李佐清的学生兵自己剪辫,为军法官所告。如此“大逆不道”之举,当着一帮军官的面,黎元洪打个哈哈,一笑了事:“剪辫之举,大可免受猪尾之讪笑,倡文明之先机。”

本来能杀头的罪过,黎元洪轻轻带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