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四部分 多米诺骨牌这样倒塌—辛亥革命长镜头 1.纸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1 纸人傀儡高高挂——作为“幌子”的黎元洪(1)


武昌,已经在革命党人手中。

熊秉坤、蔡济民、吴兆麟,一个接一个,圆满完成了各自的“历史”任务。

热情和勇气稍一冷却,无论是党人代表还是普通士兵,都在短暂的怔忡中,忽然于内心发问:

下一步,该怎么办?

吴兆麟非常有自知之明——一个队官(连长),该干的已经干了。自己在楚望台上能指挥人马攻克总督府,已经超出了本身的实际指挥能力。下一步的进伐,绝非他个人所能镇威得住。

文学社、共进会的领导人,死的死,亡的亡,病的病,没有一个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在他们应该的位置上。名头更大的黄兴、居正、谭人凤、宋教仁,均远在香港或上海,鞭长莫及。

驾驭“革命”这条船乘风破浪,如果没有一个主心骨镇得住,随时可能倾覆。

那样的话,大家一块玩完。

所以,对于大家拥戴自己作“大都督”,吴兆麟死命推却。

他不是虚伪地“半推半就”,而是十二万分认真地摆手说不行。

在这些士兵阶层的革命者当中,蔡济民是最有政治远见的一个人。

他简单分析当前形势后,说:“起义初告捷,应该马上组织一个像样的领导机构。否则,群龙无首,革命军可能很快就陷入内乱。当务之急,我们要马上通告全国,希望各地响应武昌起义。现在,我们推出一个带头人,是非常关键的事情。如果不能找到令人信服的人来挑头作领导,任凭我们这些军中无名之

辈折腾,其它省份可能均会把我们的起义想象成普通士兵的‘兵变’,那样的话,我们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大家想来想去,真能符合“深孚众望”四字的,武昌只有两个人,武有黎元洪,文有汤化龙。大乱甫定,大家很怕士兵们杀人红了眼,手滑之时,说不定就把这二位也给办了。大家好一阵紧张,赶忙分头派人去找。

革命党人集合开会的地点,就在蛇山下的谘议局。不久,谘议局局长汤化龙熟门熟路,首先被“请来”。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议员。相比多数老态龙钟、白髯大腹的议员士绅,时年仅37 岁的汤化龙,给人的印象非常好。他干练、老到,身着时髦西服,文雅中透出股精明之气。

汤化龙(1874—1918),湖北浠水人,出身富商家庭。这个人不仅聪明,运气又好,在清朝科举顺利,由举人而进士,再去日本进入政法大学研习法律,是个典型的洋派新人物。

1909 年,汤化龙回国,恰好赶上清廷在各地举办谘议局。以他的学问和背景,很快就被推为议长。1910 年,他入京参加各省谘议局联合会议,被推拥为会议主席。此后,他数次参加立宪派的请愿活动,强烈抵制“皇族内阁”,组织

“宪友会”,对清廷进行正当抗争。这样一个人物,显然是革命党人要争取的人选。看着谘议局大铁栅栏两边高高悬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