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三部分 民间力量暗流涌动——会党势力及“邪教”对清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5 “股民造反”的保路同志会大起义


在派出端方入川的同时,清廷指派曾在四川灭义和团有经验的岑春煊入川,帮赵尔丰平祸。岑春煊心里打鼓,一路磨蹭,直到9 月底才从上海行至武昌。见各地局势吃紧,他脚底抹油,又托辞回到上海。辛亥革命爆发后,清廷任命他为四川总督,严令催迫他带兵经由河南入陕、入川剿办。见各省纷纷独立,岑春煊很狡猾,躲在上海租界内不出,躲过革命的一大劫。

四川同志军大起义,兴兵数十万,与清军相互杀伐,愈杀愈惨,愈惨愈杀,终于奠定了四川独立的基础。荣县在四川率先独立。1911 年9 月25 日,吴玉章、王天杰等同盟会员,率同志军六万余人,成立荣县军政府,宣布荣县独立。他们的纲领,正是同盟会的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所以,荣县独立,开全国独立之先河,时间上要早于辛亥革命。

荣县独立辐射力巨大,进而推动了广安独立、重庆独立以及蜀军军政府的成立。作为长江上游最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重庆地理位置非常重要。1911 年11 月5 日夜,新军排长、同盟会会员夏之时等二百多人,在成都附近的龙泉驿起义。他们杀掉清军东路卫戍司令后,挥师东下,经由简州、乐至、安岳、潼南,在合川走水路,兵临重庆城。城内,在同盟会、哥老会影响下的军队很快起义,里应外合,开门迎接义军。

兵不血刃,坚城重庆光复,“汉”字白帜遍布城内,蜀军军政府成立。重庆义军废清朝宣统年号,以1911 年为黄帝纪元4609 年,树十八星旗。

11 月27 日,由端方携带入川的湖北新军两标人马起义,杀掉了这位清朝大员。

成都方面,在四川大乱后,清廷下令任端方为钦差入川救火。端方首先电令赵尔丰放人。赵尔丰不干,上奏说一旦把蒲殿俊、罗纶等人释放,这些人肯定会“纠合徒党,与群匪联为一气”,并参劾端方,说他的举动会激起更大的祸乱。清廷恼怒,下旨撤掉了赵尔丰的署理川督一职,改由端方接位。那时节,赵尔丰进退尴尬,由于端方还未来得及赶到成都,他只得在城内调驻巡防军,把几百万库银收集起来。兵钱在手,赵尔丰想伺机自保。

11 月15 日,现了红脸又扮白脸,赵尔丰亲自入狱放人,大设酒宴,在督府款待蒲、罗等人。酒席间,他摊出一堆电报、公文,为自己先前的杀人行为开解,说都是盛宣怀、端方那些人窜掇朝廷逼自己干事。蒲、罗等士绅真是“良民”。眼见成都以外的四川大地已势若沸釜,他们心中着慌,立刻宣发《哀告全川叔伯兄弟》一文,恳求大家放下武器,解甲归田,继续当好百姓。

弦上之箭一发,再也没有回头路。到了此时,任谁出来说话也白搭。辛亥革命爆发后,独立浪潮风起,全国响应。

久经宦场的赵尔丰见势不妙,很知进退,就与立宪代表私下磋商,想来场不留血的权力交接。11 月22 日,他们共同签署“四川独立条约”。赵尔丰把行政权交给蒲殿俊,军权交与他的心腹、陆军十七镇统制朱庆澜,他本人依旧保有“川滇边务大臣”的头衔,在城内掌握先前选拔的边军精锐,藉以自保。11 月27 日,典礼隆重举行。赵尔丰把四川总督的大印,毕恭毕敬地交予四川省谘议局议长蒲殿俊,宣告四川独立。一时之间,成都城内,遍树白旗,中间各绣斗大一个“汉”字。典礼后,参加人员一律剪辫,表示脱离清朝统治。乍看上去,成都独立是一场不流血的革命。


心中打鼓的赵尔丰所不知道的是,白天他在成都“独立”,晚上,他的老同事端方就在资州被新军杀了头。

可惜的是,仅仅12 天,“大汉成都军政府”就破产了。成都城陷于血雨腥风之中。在烟火与杀戮中,不仅平民百姓纷纷被杀,赵尔丰本人也稀里糊涂地掉了脑袋。

财富被剥夺,参政欲望大受压制,川民的愤懑如岩浆一样炽热沸腾。作为清末强势、老到、精明的政治家,端方和赵尔丰都栽在了成都。

当然,我们尽可祛除“不是专制就是民主”的极端二元思维。从晚清的实际经验看,无论是简单的公共、私人财产处理,还是宪政意义上的国家制度改革,无政府主义都会带来巨大的灾害。个人“自由”,在某种条件下当然会与政府权力发生尖锐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但政府权力未必就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可悲的是,晚清的政府权力失去公信力,其统治力比公民个人组成的集体力量还要弱。所以,如果清廷中央少了盛宣怀那样干坏事都理直气壮的人,如果地方官能在维护政府权益的基础上小心翼翼地进行****,如果他们能以政治家的审慎和处理事端,如果能稍稍尊重公民的基本权利,事情的结果可能完全是另外的样子。

进入现实利益的博弈领域,罔顾人民高压下的叛逆心理,一切自以为是的强权镇压过后,都会留下令人忧心忡忡的后遗症,势必引起超乎预料的强力反弹。这种发泄性的群众反弹,将会愈来愈多地从自发变为自觉,力量大到超过参加者自身的想象,并可能导致一个政权的“猝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