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二部分 被刻意夸大的鸿沟——倍然激化的满汉矛盾 4.

梅毅1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4 革命家对满汉矛盾的夸大和利用(2) 况汉人非惟无排斥蒙、回、藏之心,且将实行平等制度。” 也就是说,在中华多民族国家,青年汪精卫只反对“一族(满族)居主人之地位,而他族悉为之奴隶”的不平等民族关系。他多次表示,在推翻清政府后,应该宣扬以汉族人民为首,对各族人民进行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4 革命家对满汉矛盾的夸大和利用(2)


况汉人非惟无排斥蒙、回、藏之心,且将实行平等制度。”

也就是说,在中华多民族国家,青年汪精卫只反对“一族(满族)居主人之地位,而他族悉为之奴隶”的不平等民族关系。他多次表示,在推翻清政府后,应该宣扬以汉族人民为首,对各族人民进行精神上的中华民族“同化”,所有这些,也是孙中山“国族主义”的理论根源。如此理论,放之至今,依旧广具先进性和极大的理性。其普世意义,没有因时代的递嬗和个人的蹉跌而有丝毫的褪色。

一直以排满为己任的陈天华,在其《绝命书》中,也道出了他的心声:“满洲民族,许为同等之国民。以现世之文明,断无有仇杀之事,故鄙人之排满也,非如倡复仇论者所云,仍为政治问题也。”

即使是那位一直咬牙切齿喊“民族复仇”的章太炎,曾经也十分“冷静”过:“若就政治社会计之,则西人之祸吾族,其烈千万倍于满洲。”之所以要一举摧毁清朝统治,正因为它是几十年来对帝国列强俯首听命的统治工具。在辛亥革命枪声即将响起的前夜,在日本的同盟会员、湖南人刘揆一,甚至提出了“联满革命”的主张:

“使汉人、满人而各知爱国家、爱种族也,则是现今之君主政治,无论其为专制,为立宪,皆不足以救危亡,即无论其为满人,为汉人,皆当排去之者也;且使满人而知断送满洲桑梓地者为满洲皇族也,知汉族不强满族亦随之而亡也,知非建立共和政府,满汉种族之意见终不能融洽也,吾恐汉人虽不革命,满人犹当首先排去其皇族而倾倒其政府矣。”(刘揆一散发的传单《提倡汉满蒙回藏民党会意见书》)

如此真知灼见,在晚清革命排满的大背景下,皆退隐在排满复仇的呐喊呼啸和喧嚣声中。清朝和满洲这两个词语,都成为当时中国人民心中罪恶的渊薮。

面临被列强宰割和欺凌,中国又没有任何一种宗教可以充当内部人民联系纽带的共同的信念,革命者只能从古色苍然的华夏民族主义中寻找能激沸热血的共同情感,激起对列强及其清朝代理人的同仇敌忾。

在那个时代特色鲜明的宣传语中,人们更多的是被如下话语激动得热血沸腾:

“日本以‘太阳’得名,中国人以‘天汉’立称。信哉!星球世界,非我汉人不能抚而有也!”(章太炎《汉帜》发刊序)

“扫除数千年种种之专制政体,脱去数千年种种之奴隶性质,诛绝五百万有奇之满洲种,洗尽二百六十年残惨虐酷之大耻辱,使中国大陆成干净土,黄帝子孙皆华盛顿,则有起死回生,迷魂返魄,出十八层地狱,升三十三天堂。郁郁勃勃、莽莽苍苍、至极极高、独一无二、伟大绝伦之一目的,曰革命!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邹容《革命军》)

“诸君诸君,认定宗旨,整刷精神,除暴君,驱异族,破坏逆胡专制的政府,建设皇汉共和国的国家……民权主义万岁!民族主义万岁!中国万岁!”(柳亚子《民权主义!民族主义》)

“欲思排外,则不得不先排满。欲先排满,则不得不出以革命。革命!革命!

我同胞今日之事业,孰有大于此乎!”(《吴樾《暗杀时代》)

“清朝觉罗之入关也,屠洗我人民,淫掠我妇女,食践我毛土,断送我江山,变易我服色,驻防我行动,监督我文字,括削我财产,干涉我言权,惨杀我志士,谬定我宪法,二百六十年如一日。我国民虽包容彼族,其如日日防我家贼何!我四万万之民族日益削,彼五百万之膻种日益横……夫中国者,中国之中国,非满洲之中国也……革命哉!革命哉!真今日我族存亡之一大关键哉!”(铁郎《论各省宜速响应革命军》)……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