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二部分 被刻意夸大的鸿沟——倍然激化的满汉矛盾 2.

梅毅1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2 沉甸甸的历史回忆(1) 在辛亥革命发生后一份署名“铁郎”的《论各省宜速响应革命军》文章中,有如下极具煽动性的文字: “满清觉罗之入关也,屠洗我人民,淫掠我妇女,食践我毛土,断送我江山,变易我服色,驻防我行动,监督我文字,括削我财产,干涉我言权,惨杀我志士,谬定我宪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2 沉甸甸的历史回忆(1)


在辛亥革命发生后一份署名“铁郎”的《论各省宜速响应革命军》文章中,有如下极具煽动性的文字:

“满清觉罗之入关也,屠洗我人民,淫掠我妇女,食践我毛土,断送我江山,变易我服色,驻防我行动,监督我文字,括削我财产,干涉我言权,惨杀我志士,谬定我宪法,二百六十年如一日。我国民虽包容彼族,其如日日防我家贼何!我四万万之民族日益削,彼五百万之膻种日益横……夫中国者,中国之中国,非满洲之中国也!”

在此之前,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反满、排满意识,已经风生水起,一发不可遏制。拒俄运动中,人在上海租界的张继,就已经发出过如下论述:

“如以主权归异族为亡国,则中国之亡,已二百六十年矣。满洲游牧,有何高出于白人者?不愿白人之来分割我、支配我,而甘为满洲之奴隶,其汉人恃以不亡之道乎?”

署名“怀畺”的革命者在《复报》第五期如此说:“彼诸申贱族,人口不过五百万有奇耳,无文化,无学术,无道德,无思想。当其未入关以前,榛榛狉狉,只恃畜牧为唯一生涯,与深山之猺獞奚择。彼种之沉灭,曾何足重轻。而吾汉族,则固煌煌然四百兆华胄也,户口百倍,文化万倍,历史之价值,民族之荣光,更高不知其几千万级……”

与此论相呼应,革命大腕章太炎说得更明白:“种族革命,则满人为巨敌,而欧美稍轻。”……由此,戊戌变法后的“忠君”意念,一变而成为旨在革命的排满风潮。

也就是说,在历史记忆沉淀中,当时真实的满汉关系完全失去了粉饰多年的温情脉脉,满族人群成为众恶所归,成为众矢之的。于是,早已经扔入历史深洞中的词语,重新被捡拾出来——“犬羊”、“东胡”、“逆胡”、“膻虏”、“建虏”、

“索虏”、“鞑虏”等等,沉渣泛起,鸦片战争后被满汉士大夫专指西洋列强的“夷虏”字眼,忽然间都堆砌在满人统治者身上……

其实,满汉矛盾,从始至终,一直是清朝统治者不能回避的重大问题。

清朝乃马上立国,女真基因的满洲军事集团横暴异常,他们靠枪靠马靠杀人建立起强权政治。这些从山海关外奔驰呼啸而来的“野蛮人”,开国之初,他们就创设了不少民族歧视政策,且一直延续下来,一直到清末:

第一,官职分满汉。同职官称,满官大于汉官。重要衔职,汉人不能染指;

第二,对待满汉采取不同的法律。满汉发生纠纷,偏向满人;第三,满汉不准通婚(不准旗女嫁汉人,默认汉女嫁旗人);第四,满人不从事生产,只可作职业军人,他们的生活,全由政府包办。

对于这些显而易见的民族歧视政策,自清初到清中叶,由于清王朝的军事压力强大,“盛世”呼声高,国内的所有满汉人民,似乎对这些“不公正”皆习以为常,没多少人跳出来“重视”这个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