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第一部分 火山口上的政权 1.火山口上的政权(1)

梅毅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1 火山口上的政权(1) 1911 年,清朝即将灭亡的那一年,在中国的政治心脏北京,从表面上看,却显得格外的平静、安谧,充满了进步、现代甚至祥和的色彩。 在时任《泰晤士报》记者的澳大利亚人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的眼中,京城以及其他地方,不仅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1 火山口上的政权(1)

1911 年,清朝即将灭亡的那一年,在中国的政治心脏北京,从表面上看,却显得格外的平静、安谧,充满了进步、现代甚至祥和的色彩。

在时任《泰晤士报》记者的澳大利亚人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的眼中,京城以及其他地方,不仅没有风雨欲来的恐惧和不安,反而处处显示着欢快、悠闲,包含希望:

“在北京,我发现这个城市正在变样。到处都在铺石子路,重要的宅第家家都点上了电灯,街道也用电灯照明,电话通畅,邮局每天投递八次信件。巡警简直叫人赞扬不尽,这是一支待遇优厚、装备精良、纪律严明的队伍……自来水供应良好,我敢断定,不需要多久,我们就能乘上电车……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正在日趋丰富,这是不成问题的。再没有比这更使我深信不疑的了。你在全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财富增长的迹象映入眼帘……兴修铁路正取得真正的进展……无论哪里修筑起一条铁路,那铁路穿过的省份就会得到难以置信的好处。”(莫里循致伊迪丝·布雷克函)

大时代暴风骤雨的剧变之前,往往都是如此波谲云诡地给人以无边的假象。这个国家看似平静的表层下面,涌动着一股强大的、不可逆转的潮流:

革命!

这种腾腾不息的、蠢蠢欲动的、隐含杀气的巨大历史转折,并非在一天之内忽然形成,而是一个沉默的、渐进的、越来越快的过程,是一种由不起眼的量变到耀眼引爆的质变的过程。龙旗之下,那些看似顺民的、脑后拖着一根辫子的大清国子民,包括社会各个阶层,虽然贫富有别,阶级各异,但几乎所有人对清政权都丧失了微小的

期待。即使统治阶级内部,地方以及中央的大多数成员,都对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心存贰意,他们怀着某种夹杂忧虑的幸灾乐祸的恶意,心情复杂地观望、甚至是企盼“那个时刻”的到来。

失望、愤怒、恐惧、痛苦、憎恨,人民对现实的普遍不满,由于困窘的生活,甚至打破了清末那种群体麻木的常态。

在北京,1911 年的夏天,清凉的微风似乎让摄政王载沣的团队踌躇满志:威权赫赫的袁世凯,已经被下旨回籍“养病”;革命党人的“3 · 29 ”广州起义被枪炮镇压下去,幸存的党人意气颓唐;第四次“国会请愿”烟消云散,立宪派灰溜溜回到各地的谘议局空发牢骚;军队中的“士官生”被有条不紊地安插到新军各个层级“掺沙子”,虽然遭到北洋军人的顽强抵拒,但时间和权力会消融任何阻挠——乍看上去,大清的中央集权是那么焕然一新,那样固若金汤,国内几乎没有能与摄政王集团相抗衡的政治势力。

但是,清朝,这个垂垂老矣的政权,腐朽已经发展到它的骨子里。它的躯体遍布危机,华丽帝国的遮羞布下,满是能致它死地的痼疾和菌群。

自1840 年鸦片战争失败以来,清政府负屈忍辱,驾驶着这艘百孔千疮的“大清号”,战战兢兢地驶向莫知的未来。在维持每况愈下的勉强统治同时,西方列强,一手揽大炮,一手持“商品”,视中国如待宰之肉,纷纷前来割切。这些外洋强盗,细大不捐,巧取豪夺。被洋人们打得鼻青脸肿之余,清朝高层仍旧以“中国”上国自居,怡然昏然,自我安慰地一直试图用“羁縻”(送钱送地)的方法对付这些东西“蛮夷”。屋漏偏遭连夜雨,突然而起的“太平天国”所造成的巨大内乱,最终使得老大帝国招来窝心一剑,捅得它气息奄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