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书摘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8)

梅毅1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8) 徐锡麟四方奔走,在东浦堂而皇之兴办“大通师范学堂”,遍开国文、英文、日文、历史、理化、体育、兵式体操等课程,每期六个月,结业文凭由绍兴官府发放。文凭的背面,记有暗号,作为日后起义的凭据。这样一来,大通师范学堂就成为各地会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8)


徐锡麟四方奔走,在东浦堂而皇之兴办“大通师范学堂”,遍开国文、英文、日文、历史、理化、体育、兵式体操等课程,每期六个月,结业文凭由绍兴官府发放。文凭的背面,记有暗号,作为日后起义的凭据。这样一来,大通师范学堂就成为各地会党在当地的落脚点和训练所,也成为光复会在浙江的指挥中心。与现在私人办学敛财误人子弟相反,徐锡麟当年赔本办学,一心只为革命。

在红红火火办学的当口,陶成章与徐锡麟想得更远。他们见同志中家境殷实的人不少,就商定鼓励富裕者出钱捐官,向清政府的陆军中进行渗透。

清朝末年,买官跑官是公开的,加上徐锡麟的表叔俞廉三又是湖南巡抚那样的封疆大吏,几封亲笔书信一写,徐锡麟等人很快就拥有了“道台”、“知府”等官衔。

为了学习真正的陆战知识,徐锡麟在1906 年去日本,准备进入日本陆军学校深造。

阔人亲朋多,当时在横滨码头上,站满了前来迎接的绍兴老乡。其中,有一个平头小个子年轻人,站在人群后面,丝毫不起眼。徐锡麟没记住他,他却记住了徐锡麟。这个人,就是后来的“鲁迅”。

当日在日本负责留学生事务的王克敏,乃清朝老吏,嗅觉灵敏。他觉察到徐锡麟、陶成章等人不是善茬,千方百计阻挠他们入学。

忙了几个月后,未达成入学目的,徐锡麟只得悻悻回国。

当时,徐锡麟怀揣表叔俞廉三的推荐信,在北京呆了一阵子,想进入清廷军事要害部门“练兵处”。

奔走数日,“练兵处”未去成,在表叔俞廉三的帮助下,安徽巡抚恩铭来信,要徐锡麟去他手下当差。

恩铭,字新甫,满洲镶白旗人,举人出身。1895 年俞廉三任山西布政使的时候,他正当太原知府,二人相处得不错。当时,恩铭深得老俞栽培。为表知遇之恩,恩铭主动投帖,拜在老俞手下当“门生”。1901 年,时署山西按察使的恩铭遇到天大好机会,外逃返京的“老佛爷”慈禧由西安过山西,恩铭伺候周到,接驾有功,从此仕途一帆风顺,先后当过两淮盐运使、江苏按察使的肥差。1906 年,他得补安徽巡抚。

作为一方大员,恩铭自然感念教师俞廉三当年的栽培。所以,他忙发信,让徐锡麟投奔自己。

临行前,在老家绍兴,徐锡麟与秋瑾会面,共商大事。他希望秋瑾在浙江急切寻觅革命人才,训练队伍,待时机成熟,浙皖同时起义,然后直取南京,占领长江领域的重镇坚城。同时,他也向秋瑾表示了自己此次安徽之行流血革命的决心。

秋瑾虽属女流,却不让须眉。她听完徐的计划,目眦尽裂,与徐锡麟相约,要为民族为国家流干最后一滴血。

1906 年9 月,徐锡麟抵达安庆(当时的安徽省会)去见恩铭。

见面之后,恩铭态度很热情,办事却不是十分积极。呆了三个月,只给了徐锡麟安徽陆军小学堂“总办”一职。这个学堂,其中只有一百多个学生。

恩铭官场老油条,但此举并非辜负恩师俞廉三厚意,乃意在一步一步栽培徐锡麟,让他先从“基层”做起。

强忍住内心的失望、郁懑,徐锡麟韬光养晦,踏踏实实地办事,工作尽职尽责。不久,俞廉三又给恩铭写信,催他重用表侄。

恩铭不敢怠慢,加上徐锡麟口碑甚好,勤勤恳恳,就立刻升任他为巡警学堂会办。当时的一把手督办,是满人毓朗兼任。此人正职是安徽按察使,所以巡警学堂的实权,实际上全由徐锡麟掌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