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书摘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6)


卫兵大疑。因为,五大臣的仆随,都应该是一口京腔才对。

警疑之下,卫士们把吴樾拦住,七手八脚,准备扭送他下车。

见此情状,吴樾大叫一声,忽然掏出炸弹砸向当地。

当时的手工炸弹,多用“银药法”,即用水银装在炸弹里,扔出时威力巨大。但水银和硝酸,特别容易发生反应,非常不保险,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总响。最次的方法,乃以导火索点燃普通黄炸药,当时那种情景,吴樾事先已经想到,根本没机会点火。

所以,事前,吴樾采用的是“撞针法”炸弹。即炸弹扔出后,撞针触击,引爆炸药。轰然一声巨响,血肉横飞,吴樾本人腹溃肠流,当下牺牲,卫士、衙役被炸死好几个。

五大臣呢,却因为吴樾提前被卫士拦住,中间隔有一段距离,没有一个人受到致命的炸击,只有绍英受伤较重,流血不少,也非致命伤……车厢内一片狼藉,人肉、鲜血、木屑、各种碎片,满地都是,车厢顶部也被炸开一个大洞。

五大臣惊惶失措,或躺或趴,个个摸自己脖子上的脑袋……

慈禧听说此事后,又惊又怕又恨,立刻下旨让肃亲王耆善亲自主持侦察工作。后怕之余,她严命军队加强她所在的颐和园的警戒,生怕有人把炸弹从墙外扔入。

细心人可发现,现在的颐和园北宫门围墙,最上三尺是后加的,正是当时吴樾刺杀所导致。

当时,吴樾本人的身体,已经遭受炸弹碎片重创,但头颅完好无损,虽身体血肉淋漓,刚毅面庞依旧怒目圆睁。

清政府马上把他的人头用药水保存起来,进行拍照。然后,印出数百份相片,发给城内的侦探,让他们遍持照片,四处找人认看。

事情真是节外生枝。安徽会馆没人认出吴樾,倒是桐城会馆一个小女孩记性好,说这个人是在我们这里住过的“吴公子”。拔出萝卜带起泥,张榕最后也被搜捕。

查来找去,差役们在安徽会馆吴樾住房的枕头下,找到了一封信,乃大英雄的绝笔。

在信中,他详尽说明行刺乃他一人所为。好汉作事好汉当,为此避免了牵连许多安徽老乡入案。

更可歌可泣的是,吴樾的未婚妻听闻心上人殉国消息,立时自刎殉夫。

刚汉配烈女,实我中华一大奇观!

吴樾的本名是吴越,清廷审“逆犯”,总要篡改犯人姓名,或把张洛行改成“张落刑”,或就像这样在原名前加一偏旁部首,以示鄙蔑。但吴樾就此而成其大名。

吴樾死时,年仅27 岁。

后人在如今的太平盛世,夜读《暗杀时代》,依旧让人血液沸腾:

“……以复仇为援兵,则愈杀愈仇,愈仇愈杀。仇杀相寻,势不至革命而不已……,予愿死后,化一我为千万我,前者仆而后者继,不杀不休,不尽不止,则予之死为有济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