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书摘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5)

梅毅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size][/UR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5) 在秘密聘请俄国、日本武师教习格斗、爆炸、刺杀技能的同时,军国民教育会又派出数路人马回到国内,在各地组织革命暗杀团体。当时,清政府内外上下,立宪呼声高昂,不少人沉迷于此,幻想清廷能发愤图强。吴樾本人十分激进,也十分清醒。他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5)


在秘密聘请俄国、日本武师教习格斗、爆炸、刺杀技能的同时,军国民教育会又派出数路人马回到国内,在各地组织革命暗杀团体。当时,清政府内外上下,立宪呼声高昂,不少人沉迷于此,幻想清廷能发愤图强。吴樾本人十分激进,也十分清醒。他认为,这种名义上的“立宪保国”,实际上仍旧是清廷的花招。即使立宪成功,最后保的,仍旧是满人,而不是兆亿汉人。于是,他自排名单,列出了下列数位必定要刺杀的目标:奴汉族者那拉氏,亡汉族者铁良,保清朝的汉人封疆大吏张之洞、袁世凯、岑春煊……

1904 年—1905 年间,义士万福华和王汉在上海、河南行刺清朝巡抚王之春及户部侍郎铁良,均以失败身死为结果。

当时,正在保定创办《直隶白话报》宣传革命的吴樾愤然而起,高言“手持三尺剑,割尽满人头”,决定舍文就武,去北京亲自刺杀满族青壮派代表人物铁良。他暗杀的目的很明确:

“逆贼铁良一杀,而载振、良弼辈必起而大行压制之手段,将生不尽灭我汉族不甘心之志!噫!幸乎,不幸乎?吾敢断言:幸事,幸事!”

吴樾的意思,就是想杀铁良后,清政府越镇压,越杀戮,就更能唤起人民奋起反抗之心。

这时候,吴樾在保定高等学堂学业已满。他放弃接受显示“出身”的毕业文凭的机会,先前往清朝发迹地辽东等地游历,与张榕等人沿途密议,准备寻机入京师行刺。

张榕,比吴樾小六岁,当时才二十岁。这位少爷,祖上乃汉军镶黄旗,正宗的汉军旗人之后。他家财巨富,籍又在旗,却在革命思想鼓动下,一生以“皇汉”自居,时刻准备暴动反清。

来到北京后,吴樾在安徽会馆租房住下,一边等待时机,一边写下他著名的《暗杀时代》。他断言道:

“……今日为我同志诸君之暗杀时代,他年则为我汉族之革命时代!欲得他年之果,必种今日之因。我同志诸君,勿趋前,勿步后,勿涉猎,勿趔趄。时哉不可失,时乎不再来。手提三尺剑,割尽满人头!此日,正其时也!……欲思排外(洋人),则不得不先排满。欲先排满,则不得不出以革命!革命!革命!我同胞今日之事业,孰有大于此乎!”

1905 年9 月24 日,清朝的辅国公载振、兵部侍郎徐世昌、户部侍郎载鸿慈、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五人,准备出国考察,时称“出洋五大臣”。此前一天,吴樾已经得到了五大臣行程的详细情报,就决定在前门火车站用炸弹行刺。

9 月23 日晚,吴樾、张榕二人在安徽会馆招待老乡明日聚饮。席间,吴樾欢歌慷慨,言笑从容潇洒,望之英气如云。当其时也,他已抱必死之心。转天早晨,前门车站,铁路局提前预备的五节专车在前门车站待发。中间一节,乃五大臣所乘专车,前后四节,是供随员乘坐及载运仆役、行李的车厢。火车预定十点出发,可八点一过,不少人就络绎而来。清朝官员讲排场,除五大臣以外,前来送行的大小官员,站满了站台,赤乎乎一片红顶子。吴樾本来穿着学堂操衣上站台,被衙役拦下。他只得匆匆出站,临时买了一套类似随行仆役的号衣穿上。

皂靴棉袍,红缨帽。凭借这身服装,吴樾得以混杂在五大臣随员中上了火车。

同行的张榕本想也随之上车,但人群涌动,把他挤到了送行人群的后面…… 杀人心切,吴樾怀揣炸弹,瞪眼伸头,就往五大臣的花车里面闯。他即将入得花车时,被通道内卫兵拦截盘问。吴樾解释自己是五大臣手下仆从。他不说话倒好,一说话,露出了很浓的安徽口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