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革命与宿命:打响辛亥革命纪念第一枪 书摘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4)

梅毅1 收藏 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7.html


大好头颅何轻掷——为什么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多(4)


10 月26 日晚,几个人连夜在屋中刨地,开挖出一条深约五尺的通道,把满装炸药的铁罐陆续放入。忙乎到次日凌晨,工作基本就绪。史坚如亲自点燃一根香,把另一头拴在炸药引线上,然后匆匆离去。

行前,几个人相约,分开出城,在江边开往香港的轮船上会合,一同逃往香港。

都快上船了,谁也没听见爆炸声。

史坚如不放心,独自一人回返,检查炸药。原来,粤地秋日气潮,引线失灵,炸药未引爆。他决定独自一人留下,准备再次进行爆炸的任务。10 月28 日,在屋中小睡片刻的史坚如起身,仔细放灯引线,重燃根香,然后离开了那间房子。

基于上次未能成功的教训,史坚如并未马上远走。他来到西关的华人传教士毛文明(此人也是兴中会会员)家中,静待消息。不久,轰隆一声巨响,爆炸似乎成功。炸药肯定响了,德寿不知死活。为了证实德寿是否被炸身亡,史坚如冒险,亲乘一轿,到事发地点察看。

现场一片乱哄哄,衙役、平民乱窜。

最后,消息令人大加气馁。他打听到,花园附近的平民被炸死炸伤几个,德寿本人只被震下床榻,连轻伤也未受。

懊恼之余,史坚如仔细检讨暗杀行动,最终认定是雷管太小,导致部分炸药未被引爆。

确实,200 多磅烈性炸药,德寿卧房如许近,足以把他全家送上西天。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是他们地道挖偏,距德寿睡房太远。

史坚如下决心再举。

于是,10 月29 日,他准备乘船去香港重新购置炸药。

不料,清廷一个密探郭尧阶眼线多,一直跟随史坚如。在他即将登船之际,化装的捕役虎狼般涌上,把他当场逮捕。

在南海县衙,清朝官员施尽酷刑,拔光了史坚如的手指甲,遍笞其体。这位自幼娇生惯养的少爷,一直傲睨自若,只称主谋是自己一个人,未供出任何党人行踪。由于他是***徒,华人传教士、美国传教士急忙把美国领事请来,与清政府交涉放人。清政府拒绝放人。一是史坚如本人坦然承认放炸药,二是有他身上有一份文书写的炸弹配方,属于“人证物证俱全”。11 月9 日,清廷在广州天字码头处决了史坚如。年仅二十一岁的美貌青年,为革命事业喷洒了他一腔热血。史坚如为人,观其相片,一长身玉立美男子,潇潇洒洒,恰似文弱书生。日本人宫崎滔天在《三十三年落花梦》一书中,曾这样赞叹道:“彼十八岁少年(应为二十一岁),貌美如玉,温柔如鸠,先天下之忧而忧……”被砍头之前,狱吏问他有何话要说。史坚如微笑:“悔矣,恨矣!”监斩的清官好奇,忙过来套问:“悔什么,恨什么?”史坚如朗言:“悔甚!恨甚!悔德寿未死,恨我自己先行,没有炸死这个满贼!”

百烈刚肠如火热——吴樾刺五大臣

吴樾(1878—1905),字梦霞(孟霞),安徽枞阳人。他出身于清贫之家,年少失怙,由兄长抚养成人。

此人属于神童,性格早熟,博览群书,青少年时代就已经遍阅诸子百家,作得一手极好的古诗词,但最恶八股文。

二十岁出头,在浙江、上海闯荡几年的吴樾,进入保定高等学堂学习。正是在那里,他接触到了最先使他走上革命之路的书籍——《革命军》、《警世钟》、《自由血》、《扬吴樾像州十日记》、《嘉定屠城纪略》……这些书籍,或讴歌自由,或揭示清朝入关暴行,或导引革命——由此,本来倾向于君主立宪的青年,一变而成为坚定不移的光复志士。

数年之间,吴樾所识好友,均为中国近现代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陈天华、赵声、蔡元培、张榕、章太炎、秋瑾、陈独秀等人。

不久,由于人在保定,吴樾加入光复会之后,担任“北方暗杀团”的支部长。

说起暗杀团来由,还有一段故事可讲。1903 年4 月29 日,由于昏庸腐败的清朝政府暗中与沙俄签订卖国密约,在东京的留日学生五百多人召开大会,组织“拒俄义勇队”,其中包括黄兴、陈天华等人,大家准备去东北抗击俄寇。清政府侦知此事后,认定这些人名为拒俄,实为革命,就与日本政府私下交易,就地弹压学生军。

被日本政府强行解散后,“拒俄义勇队”改称“军国民教育会”。这一次,学生们组织严密,汲取会党经验。他们自制圆形镍币徽章,一面刻轩辕皇帝头像,一面镌有如下誓语:“帝制五兵,挥斥百族。时维我祖,我膺我服”,明白地显示出恢复中华之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