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九章 浏河血战(2)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42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丢他老母的!”周刚如骂了句,带着几名士兵冲出。

李峰看到日本人果然如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冲到战壕边缘,就“哗啦哗啦”拉动枪栓,黄澄澄的子弹下雨一样落在壕沟边。紧接着,一大排闪着寒光的刺刀就向守军面前狠狠突刺而来。

前后的日本人已经跳进壕沟,同守军拼起刺刀。

个子矮小的日本人拼刺技术却十分凶悍,但同样矮小的广东子弟兵也不能令人小觑。

“丢你老母的!杀我哥!”小兵徐明华嘴里骂骂咧咧,刀尖对准日本人刺来的刺刀,就在日本人的刺刀眼看着就要刺到自己眼前的时候,他的刀尖迎上前用力向边上一拨。即便是个子不高的广东子弟兵,也比对面那个家伙高了一个头。比力气,徐明华不如日本人,但有一个杠杆原理,他居然把日本人的刺刀拨开到一边,随即回刀一刺,雪亮的刺刀狠狠刺入日本人的咽喉。

这一套一气呵成的拼刺技术,是李峰教他的。

说句实话,一开始粤军对一个来自外地的新兵很看不起,以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家里有点钱的爱国学生,或者是某个高官的公子哥,要不,怎么一来参军就带了两支手枪。

可是随着战争的进展,这些广东人对这名新兵越来越刮目相看。此人不仅枪法准,而且对战壕阵地布置,各种武器操作以及白刃战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李峰连续以白刃战毙杀多名日本人之后,很多粤军士兵就主动要求他传授自己拼刺技术。于是,整个3营的拼刺技术普遍提高一个台阶。

双方士兵拼刺之中,互有伤亡。

尽管日本人的拼刺技术还是比粤军高许多,可是这里的官兵们人人都抱了必死之心。有人被刺刀刺穿胸膛,却忍痛向前,趁着日本人的刺刀尚未拔出之前,把自己的刺刀送入日本人的咽喉;有人被刺穿身躯,整个身体仍然向前扑,任凭敌人的刺刀把自己刺了一个对穿,在临死之前掐住日本人的脖子;还有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死死抱住日本人的腿,同时拉响腰间手榴弹。

给哥哥报仇心切的徐明华刺死一个鬼子,回身又刺死另外一名鬼子。

就在他的刺刀还没来得及抽回来的时候,侧面另外一名日军士兵从斜侧向他突刺而来。

眼看着徐明华就要丧命刺刀之下,“啪”一声枪响,那个刺向他的日军士兵手一松,步枪掉在战壕中。右手捂住胸口,污血从手指缝中渗出。这个日本人摇晃几下,缓缓倒在战壕中。

徐明华扭头,发现开枪的正是李峰。

这时候李峰并没有打算和小鬼子拼刺刀,他有两支手枪,后世带来的那支手枪弹匣容量十五发,另外一支手枪弹匣容量十三发,双枪一次可发射二十八发子弹,这样他没必要肉搏。只是前几日考虑到手枪子弹并不很多,又需要给那些粤军官兵露两手,才会表演白刃战。而连日激战,使得李峰体能消耗极大。没日没夜泡在冰冷潮湿的战壕中,浑身上下又冷又酸痛。这时候小鬼子上来,此时他有枪不用还更待何时。

“啪啪啪”双枪左右开弓,弹无虚发,冲向李峰的日本人一个接一个身上喷出血雾,连滚带爬翻倒在战壕中。

一眨眼功夫,李峰所冲过之处就堆积了十几具日军尸体。

身穿黄色军装的日军犹如决堤的黄河一样涌上来,就凭借他一人两支枪,根本抵挡不住日本人狂潮一样的攻击。眼看着子弹即将告罄之时,身后的周刚如和黄瑾等军官提着盒子炮加入白刃战行列。

十多支盒子炮迎着日军近距离开枪,弹如雨下,一霎间就撂倒二十多名日本兵。

与此同时,轻重机枪狂吐火舌,向日本人的后线扫射,把那些试图增援上来的日军同已经冲入战壕的日军分割成两截,使其首尾不能相应。

很快,好不容易冲上阵地的日军,又如退潮的海水一样,被赶出战壕。

尽管击退了日军的疯狂进攻,但是3营的损失很大,尤其是李峰所在的9连损失更大。整个连还能站起来的人不到四十人,而且人人带伤。

望着日军消失在远处的背影,周刚如吼了声:“注意隐蔽!小鬼子又要炮击了!”

李峰刚刚趴下,就听到一阵令人心颤的撕裂空气的凄啸划破天际,随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巨大的爆炸声,绚烂的火焰骤然的盛开在战地上。一个接一个掩体沙袋被掀飞到空中,来不及收拢的阵亡士兵的尸体被炸成碎片,飞散的血肉四溅,到处都是跳跃的火光和死亡的钢铁碎片。

河岸边的那些碗粗的树木被锋利的碎片折断了树干,发出悲戚的“吱吱”倒折声。落下的炮弹如同雨点般密集,大地犹如一面被敲打的大鼓,大团大团的火球吞噬着一切。肆虐的火苗舔嗜下的空气热浪滚滚,河岸边的那些草地被犁翻一遍,枯黄的草皮夹杂着泥土掀翻起在空中。守军阵地被炸得如同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爆炸的气浪中,泥块飞溅而出,然后下暴雨一样落下。

“狗日的!飞机也来了!”有人大吼了声。

天边响起刺痛人们耳膜的引擎轰鸣声,一架接一架涂着大红膏药的飞机从云层中钻出,扑向硝烟弥漫的阵地。“哒哒哒”航空机枪子弹透过弥散在空中的烟雾,下暴雨一样反复耕耘被炮火蹂躏得面目全非的守军阵地。忽然,一架飞机机翼一抖,机腹下就出现一个小黑点,向地面呼啸而降。

“轰”炸弹落在犹如月球表面的阵地中,火球冲向天空,血肉碎块混合着泥浆和枪支零件“哗啦”一声四处飞溅。

“隐蔽!注意隐蔽!”周刚如声嘶力竭吼叫着。

日军飞机刚刚拉起,又听到凄厉的嘶鸣声,两架飞机如同幽灵一样地从云层里冲出来,飞机上的航空机枪劈头盖脸的泼洒下阵阵弹雨,打得守军阵地两侧尘土飞溅。日军飞机翻飞扫射,不时还投下一枚炸弹。

“小心!”李峰一下就把身边的徐明华扑倒,死死压在身下。

“轰”一枚炸弹在距离他不算很远的战壕内腾起火球,下雨一样落下的泥土打在他的钢盔上,“沙沙沙”连续作响。泥土打在身上,感觉一阵生疼。

“狗日的!太欺负人了!又是飞机,又是重炮,又是军舰的!”李峰骂了句。

外围的黄浦江和长江口,聚集了日军两艘航空母舰和八十多艘大小军舰。可是中国军队呢?当年的中国海军在日本海军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婴儿面对一条大汉一样。

一发接着一发的炮弹从天而降,将早已经变成月球表面的阵地一遍又一遍耕耘,爆炸的气浪将河滩上累累叠尸炸得七零八落,残缺的肢体和着漫天血雾到处都是。混合了血肉碎块的泥浆被染成一片血红,令人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炮击和轰炸了多久,成群结队的日军再次压上来,涌向摇摇欲坠的守军阵地。

从望远镜中看去,前方日军拉开散兵线,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一步步逼近阵地;后面跟随着抬着重机枪扛着轻机枪的日军机枪手;掷弹筒手猫着腰,手里提着掷弹筒跟在步兵散兵线之后;再后面,黑压压的日军炮兵干脆推着直射步兵炮和山炮,一点点抵近守军阵地,准备在步兵进攻之时以直射火力直接摧毁守军火力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