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七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7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二十七节 “你知道‘波式阵’?”张灵甫惊讶莫名的朝一旁的石头问道,看着那个似乎在自言自语的家伙,张灵甫的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先前,他虽然也猜测这个石头可能大有来着,但真的听到他嘴里的话时,还是被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涉及到攻击阵势的问题,普通的参谋都不会有太多的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七节


“你知道‘波式阵’?”张灵甫惊讶莫名的朝一旁的石头问道,看着那个似乎在自言自语的家伙,张灵甫的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先前,他虽然也猜测这个石头可能大有来着,但真的听到他嘴里的话时,还是被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涉及到攻击阵势的问题,普通的参谋都不会有太多的了解的。这个石头尽然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一刻,张灵甫也不由自主的想要扒开这个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石头听到了张参谋的问话,苦笑着说道:“一提到这个词,我好像非常熟悉一样,这种攻击阵式虽然可以发挥人数的优势,但也非常好破解,只需要火炮精确射击每一波式的中心,敌人便会损失惨重。”

“你真的知道!”张灵甫这下子肯定无疑了,这小子绝对不是一般的士兵。吃惊之后,他立即对石头说道:“从现在开始跟着我,说不定我能帮你恢复记忆。”

石头原本茫然的表情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惊疑:“真的?张参谋,你真的能帮我?”

“有一定的可能,但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张灵甫郑重其事的说着,然后转身看着山坡下面的日军,顿时神情严肃的高声吼道:“打,狠狠的打,将鬼子压下去。”

……

阵地上的枪炮声这一次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日军的攻击虽然猛烈,但山坡上方的阵地实在要比山腰位置上的牢固的多,在几座火力交叉的机枪阵地打击下,山坡下面的日军堪堪露了一个头便被打的丢盔卸甲,在国军阵地前面留下了二百来具尸体之后,知趣的退了回去。

看到日军的攻势被击退,张灵甫没有丝毫休息的心情,拍了拍身旁的地面,示意一旁的石头坐下来,张灵甫关心的问道:“怎么样,还好吧!”

“恩,张参谋,你真的能帮我恢复记忆?”石头一屁股坐了下来,先前的战斗中,或许是被张灵甫的话所影响,他连枪都没开,心中一直惦记着这事情。

“你能记得‘波式阵’,你会开枪,说明你的记忆并没有丢掉!”想了想,张灵甫皱了皱眉说道:“怎么说呢,就比如,你以前的记忆就是这个拳头,但被东西包住了,这个包着的东西不拿掉的话,你自己可能看不到。”一边说着,张参谋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紧握成拳,随即又伸出左手握在上面,非常的形象和生动。

石头点了点头,年轻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赶忙的点头说道:“那有办法把上面的东西拿掉吗?”

张灵甫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么大的神通我没有,也只有看看那些医生行不行了,便我们可以换个办法,你记得波式阵,那肯定还能记得其他东西,我们可以一样一样的试试,说不定这样一来,你忽然就能记起什么。”

石头现在是病急乱投医,溺水抓稻草,有一点点希望,那都是不肯轻易放过的,一脸期盼的看着身旁的张参谋。

张灵甫想了想,便从石头想起的东西问起:“除了波式阵,你还记得其他的攻击阵势吗?”

“其他的攻击阵势?”石头用力的想了想,然后片刻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矢锋阵知道吗?”

“矢锋阵?一种强攻阵形,多用于机动性较强的兵种,由于平行界面的攻击兵力较多,在攻击中可以随时调换攻击的中心,但缺乏后劲,一旦攻击受阻,损失会较为惨重……”

张灵甫心中一喜,又继续问道:“那你能记得一些防御阵式吗?”

“鱼鳞阵……”

阵地其他位置的官兵们,一个个带着惊疑的目光看向张参谋所在的位置,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个据说脑子坏了的人,好像跟张参谋之间很聊的来?这让他们之间纷纷讨论起来,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尽然还能跟师部的参谋搭上关系。

而一班的几个人在侧耳细听了片刻之后便开始失望了,因为张参谋提到名字的问题,石头倒是大部分能有答案,而需要自行思考的情况下,石头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而且他们渐渐的发现,对于军事上面的问题,石头好像非常的了解,生活方面的问题,则直翻白眼,对于张参谋在地上写的字,石头基本上也都认识,但当询问到有没有印象是跟谁学认字的时候,又是一声“不知道”。

一问一答了半天的张灵甫和石头都停息了下来,张灵甫略带失望的拍了拍石头的肩膀,宽慰道:“慢慢来吧,虽然效果不是太好,但总算让你记起不少东西,时间一长,或者哪一天一觉醒来,你就能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石头的脑袋又低了下去,这个时候只是近乎本能的点了点,但谁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流露出来的失望和无奈。可这个时候,实在没有人能为他提供什么帮助了,连本事那么大的张参谋都束手无策,他们还能有什么想法?

“长官,鬼子的援兵。”就在一班阵地上的气氛凝重无比时候,一直留心观察着日军动向的周涛大声的报告着。

张灵甫一跃而起,凝神朝山坡下望去,只见远处一片正有一队队的日军士兵正朝他们这个方位上涌来。接过周涛递过来的望远镜,张灵甫仔细的观察着远处的敌情,一辆辆汽车在远处停下,一批批物资伴随着一道道身影加入到日军先前的阵地上。

“来的好!”张灵甫看着远处的情况不惊反喜,嘴里甚至连露出了一丝的笑意,这让身旁的众人大为诧异。

“夏秋交替,日头比较长,还有2个时辰才会天黑,小鬼子肯定还会再攻一次,去通知程团长,猛虎可以出笼了。”张灵甫脸带笑意的说着,面对强敌时的神情自若和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的那种强烈自信,顿时让一旁的官兵们动容,连石头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蓦然抬起了头来。

现名警卫员都是司令部的老兵了,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该知道什么事情不该知道,虽然不理解话中的意思,但却牢牢的记住了张参谋的每一句话,顿时朝连部的电话机旁边冲去,以便快速的联系到团部,完成长官的命令。

源源不断的后续,给日军带来了极大的动力,随着后援的抵达,留守在阵地上的日军部队开始不断的朝山腰位置移动,与此同时,天空中又出现了敌机的轰鸣,那些该死的飞机完全像是不知道疲倦一般的,再次飞临他们的头顶。

“弟兄们,躲好喽,留着命跟我杀鬼子!”张灵甫大喊一声,引来阵地上一片应喝声,虽然面对着远处杀之不尽,如狼似虎一般的日军,每个人都心里悬乎的很,但在张参谋的面前,总不能当孬种不是,一想到一个上校高官都跟他们一样杀在最前面,他们这些小兵,又有什么胆怯和后退的理由?

“呜……轰……轰……”群情激愤的声音,很快便被兜头砸来的炮弹所掩盖,天空中飞机的轰鸣连成一片,地面上炮弹的呼啸响成一团,掀飞的泥土混合着锋利的弹片将阵地上的官兵给掩盖,倒楣的人惨叫着,幸运的人被掩盖着,在大地的颤抖中,这些卑微的人只能无助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或许是因为顾忌到炮弹会误伤到半山腰的灰军吧,这次的轰炸,炮弹集中的地方倒是在山顶偏后的位置,这让身处在最前端的一班等人,几乎没有遭受到什么打击,这也让他们在一个多小时以后,第一时间发现了逐渐开始朝山顶发动攻击的日军。

抖了抖灌满泥沙的衣服,“呸”的一声吐口混入嘴里的灰尘,变成“泥人”的张灵甫看着发动攻击的日军,却高声喊道:“弟兄们稳住,不要随意开枪,听我的命令。”

听到张参谋的喊声,远处的排长,各处的班长个个应声喊道:“别开枪,等长官的命令,暂时别开枪……”

越来越多的士兵从泥沙中露出身子,他们一边清理着身上的杂物,一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同时架起的步枪缓缓指向日军的身上,却终究没有枪声发出。

战场是最好的练兵场,经过这么多天下来的血战,这些士兵已经开始适应了这种生活,在面对敌人时,也不再胆怯和害怕,不断的面对死亡,让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或者说是让他们变得麻木,而在遵守军纪的方面,也表现的越来越好,尤其是面对着张参谋这个让他们心服口服的人。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敌人越来越近,位置不错的士兵甚至已经可以看清楚鬼子脸上的狰狞表情,然而他们始终没有等到攻击的命令,这个时候,山下的日军反倒已经开始朝上面投掷着手榴弹,发出了一阵阵“嘭嘭”的爆炸。

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弱不可闻,甚至一些人眯着眼,干脆摒住了呼吸,握枪的手也因为太过用力,而使关节有点发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最后的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