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七章 旗袍(二)

禹至恩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这里的布置与郁府古香古色的传统风格迥然不同。一切的陈设,都流露着仿欧洲田园风格的痕迹,乳白色的家俱上配着花团锦簇的布艺装饰,朴实却不失典雅,简单又不乏高贵。胜男好奇地打量这间屋子,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下来。 “这是哪儿?” 郁镇南听出了她的快乐,很快亦被她的快乐所感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这里的布置与郁府古香古色的传统风格迥然不同。一切的陈设,都流露着仿欧洲田园风格的痕迹,乳白色的家俱上配着花团锦簇的布艺装饰,朴实却不失典雅,简单又不乏高贵。胜男好奇地打量这间屋子,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下来。

“这是哪儿?”

郁镇南听出了她的快乐,很快亦被她的快乐所感染。他微笑着道:“这是我的家。”

“你的家?那上次那个……”

“那个只不过是我名下的房产。阿秀兄妹俩住那儿,我很少回去的。”郁镇南大方地解释着。

“为什么?”这下可引发了胜男那原本就非常强烈的好奇心,这世界上哪有不与自己同住的父母!

郁镇南随性靠在沙发上,努了努嘴:“和他们住一起,不是很方便。”

胜男略一思忖,她的脸倏地红了。她轻声道:“对你这种人来说,确实不方便。”

“我这种人?”郁镇南笑道,“我是哪种人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胜男只觉脸上热辣一片,再也不敢搭话了。

靠墙而立的自鸣钟嘀嗒嘀嗒地兀自摆着,突然猛烈地敲响,当,当,当,当。胜男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严如芳这个时候应该要回家了。她若看不到自己,还不知会惹来怎样的盘问。胜男不由急道:“我……我该走了……”

郁镇南亦是一惊。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却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从容起身,拉住胜男的手,对她柔声道:“来。”

胜男被他带入了卧室。他拉开大衣柜的柜门,里面赫然挂着十来件旗袍。

胜男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不由惊恐万状。

郁镇南看了看她,笑道:“别误会,这些都是我为阿秀准备的生日礼物,你们俩身形差不多,你随便选一件吧。我弄脏了你的衣裳,现在赔你一件,我们也算扯平了。”

“可是,”胜男松了口气,却又喃喃道,“哥哥从来不让我穿旗袍的。”

“为什么?“郁镇南似乎有些不相信。

胜男摇摇头。她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郁镇南闷闷地哼了一声,道:“我明白。他是害怕你长大,所以拒绝接受你长大。”

“什么?”胜男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我哥哥,为什么害怕我长大?”

郁镇南漠然道:“这个你可就得问他了。”说着,他转身退出,临出门又叮嘱道,“好好选,若这次选得不满意,可没有下次了。阿秀的生日很快就到了。”

胜男呆立在衣柜前,心中矛盾之极。真的选一件吗?哥哥看到了会不会真的生气?可是,就连阿秀都可以穿旗袍,为什么我不能穿?那日哥哥也看到身着旗袍的阿秀了,倒也并未见他有何异议呢。抱着这一丝侥幸,面对这花花绿绿的诱惑,这个小姑娘终于把持不住,小心翼翼地取下了一件。

郁镇南坐在大堂的沙发上,重新点上一只烟。他也说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带这个小丫头来这里,为什么要送她旗袍。回想着她方才那手足无措的模样,他在判断着,自己是不是过份了?

烟刚抽到一半,一种异样的感觉忽地涌上心头。他蓦然回头,只见胜男一袭白衣,端庄地站在卧室门口,迟疑地望着他,似乎在试探他的反应。他怔住了。眼前的女子,犹如出水芙蓉般清濯高贵,那件旗袍将她那发育得尚未成熟但已初现端倪的娇娆身躯衬托得愈发动人,既散发着女人的风情,又流露着少女的娇怯,叫人赞叹不已,回味无穷。

胜男等待着他的动静,他却将心中的赞美全部隐藏起来,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转过头去,继续吸着他的烟。

对于他的反应,胜男颇有些失望。她强忍住委屈的泪水,转身道:“我还是换了吧。”

“穿着!”郁镇南突然冒出这句话,两人不禁都有些吃惊。他收起高傲的姿态,柔声对她道,“穿着,我请你,跳舞。”说着,他起身打开了留声机。

音乐缓缓响起。胜男一步一步踱来,郁镇南的目光一路追随。直到她走到自己跟前,他这才伸出手,将她抱住。

“知道该跳什么吗?”他问。

“华尔兹。”她轻声答着,却很是沉着。

他投来赞许的目光,一个暗示,两人便随着音乐舞动起来。旋转,旋转……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恍惚之中,她忽然觉得这里好象不是这里,而这个男人也不是这个男人,此情此景,似曾相识。那个雨夜,她就是这样和宗泽尽情地旋转着,欢笑着,宗泽也是这样紧紧地拥着她,深深地注视着她。她情不自禁地唤了声:“哥哥……”

郁镇南突然停了下来。胜男犹如从梦中惊醒般,急忙松开了他的手,匆匆转身而逃,砰地一声将自己锁在了那间卧室里。她的心跳得厉害。她匆匆换下那件旗袍,重新穿回自己那件灰蓝色的布褂子和黑色短裙,泪水骤然而至。在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爱上了自己的亲哥哥。

郁镇南是个很会给别人,也是给自己留颜面的人。见到胜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装作若无其事般,既不追问缘由,也不质疑对错,不等她开口,他便说道:“我送你回去。”

胜男木然走出去,径自上了车。郁镇南跟着进来,重重关上门。杨得胜默然看了他们一眼,未等主子开口,他已将车发动起来。郁镇南什么也没说。车开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便停了下来。胜男知趣地下了车,那车便一溜烟从她身边驶过,随即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仿佛又回到了这个下午他们初遇的时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