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到了晚上的二十一时,新八军的部队医院沉是浸于一片悲痛之中……。唐玉梅、海冰冰、程小玉、刘菲和王佳欣等红粉知已是一个个痛苦如斯,含着眼泪,她们在手术室的门口是走来复去,平坦的地下都被她们踩出一个个的坑道。

“周强你的大哥已进手术室也有四个小时啦!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他会不会有事……!”海冰冰一边痛苦说道,一边是泪水哗啦啦从双眼流出来,她要用泪水保佑李聚平安。

“冰儿姐,你不要哭了,你把我们大家的眼泪都逗出来啦,李哥哥一定能吉人天相,渡过这一次的危险。

“各位大嫂,你们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你们先回家休息吧!大哥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们。”周强也在痛苦之中,还一边安慰她们说道。

“队长,岳星明参谋长带着顾总司令长官的关爱来看大哥啦!要不要他们进来。”一名民解特工的警卫跑进来,走到周强的身边说道。

“岳星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根本没有安好心,我们不想见他。”青珂愤怒的说道。

“珂儿妹妹说得不错,岳星明本来就是专门做些贼心勾当之事,他这一次肯定是想借看望之名,是来看我们的哥哥死了没有。”口无遮拦的海冰冰破口大骂道。

“虽然岳星明做了一些破坏中国内部团结的事,但他这一回必竟代表的是蒋介石和顾祝同他们,来看望李聚的,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谚语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现在中国的局势这样紧张,如果不让他进来,恐怕这会有违中国哥哥的民族统一抗战的意愿吧。”波娃小姐在旁边对她们责备道。

“中国还有一句谚语是,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想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阴谋针对李聚的话,只有让岳星明他们进来,再他们实施出来,这样才能让岳星明的阴谋诡计早一点暴露在我们的眼前,然后我们才能有对策和办法应付他们。”西西小姐说道。

于是周强命令警卫员把岳星明等人迎接进来。

“周强,我一接到军座的受伤,就马上从的军部赶紧来到医院,这一次军座的受伤不仅是我新八军的损失,也是我们中国三战区人民的损失,更是中华民族的损失。对于军座的这一次受伤,全国人民也和我们一样悲痛不己。特别是蒋委员长和顾总司令长官听到军座的受伤消息后,他们也很痛苦,马上电令中国最好的医生来新八军全力抢救军座。”岳星明这时的眼睛里,含着两滴眼泪,握着周强他们的手安慰说道。新八军的军部隔医院只有三公里不到,岳星明却用了四、五个小时赶到医院,可见他的心情是多么的沉重。

“岳参谋长,在这里,我先代表李聚,谢谢蒋委员长和顾总司令长官对他的关心和厚爱。”虽然岳星明他们是违心而来,但周强还是诚挚的感谢道。因为我和周强都希望中华民族兄弟阋墙之事,能够用我们的真情去化解。

“各位漂亮的小姐,你们也不要太过悲伤,如果战区医院不能把军座的伤治好,明天只要中国最好的医生赶到新八军,他们一定能把军座救过来,如果他们不行,我们国民政府就是动用巨款,也要把全世界最高明的医生通通的把他们请来,直到把军座的伤势治好。”岳星明带着痛苦又沉重的眼神,对程小玉她们说道。

海冰冰正要反驳岳星明他们要言行一致……!这时手术室的房门打开了,新八军的三名主治医生和三名护士是汗流满面,身体疲惫的走出手术室。周强和菲儿她们赶紧迎上去,关心地问候道。“医生,李聚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因为大家也在手术室门外,已经痛苦等待了四、五个小时啦!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一口气,脸色严峻的说道;“岳长官、周长官和各位小姐,军座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我们虽然取出了李长官手臂上的炸弹碎片和他体内的瘀血,但李长官还是一直昏迷不醒,看来李长官的伤情是十分的严重。”

“医生,你们千万要保护军座的生命,如果说你们有什么需要,请你们马上告诉我,我会马上向蒋委员长请示。”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李聚。”海海冰她们一听到李聚危险,一个个的更加痛哭欲泪,伤心不止,她们拉着医生的双手,不停求道。

“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这一回我们已经是竭尽全力啦!”

“看来我们要连夜把军座送往重庆医治,我马上去安排飞机。”岳星明也焦虑万分,痛苦的说道。

“岳长官万万不可,李长官的身体是十分的微弱,是经不起长途爬涉的。他这样的伤势是到不了重庆的。”医生慎重考虑说道。

“难道说天忌英才,我国又要痛失一名优秀的抗日人才吗,天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岳星明的双手是狠狠捶着墙,双脚展劲蹬着地下,满面痛苦的的样子咆哮道。不知道岳星明的为人,还以为他是多么的敬重李聚,但他的罪恶一生早也钉上了历史的印记,他拙作热情洋溢的表演是隐瞒的了别人,但他瞒不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周强。周强越看到岳星明高超的精彩表演,他越对岳星明等人提高了警惕。

“岳长官,你们也不要太过悲伤啦!希望大哥借你天言,能度过这一次的难关,早一点醒来。”周强对岳星明说道。其实周强是希望岳星明他们快点离开医院,因为他看到岳星明的丑陋表演,就令人非常的恶心和反感。

岳星明走到周强的面前,挥着手指,擦着他眼角上的泪水说道;“周强,今天晚上就辛苦你啦!你们千万要保护好军座,我马上向蒋委员长和顾长官汇报军座的情况,叫中国最好的内外伤医生早一点到新八军来。”岳星明又含着几滴眼泪,然后拖着沉重的步伐,他们才慢慢的离开医院。

岳星明他们一行六个人刚走出医院的大门,他还没有坐上轿车,脸上就马上露出一脸狰狞的奸笑,并把李聚痛骂道;“李聚,你这一个臭小子,今天晚上还害我为你掉几滴眼泪。你真是一个讨厌可恶的家伙。”岳星明是一边骂,一边轻松加愉快的走进轿车,他的副官马上笑呵呵的,赶快从身上掏出一支香烟,马上双手恭敬地递到岳星明的手上说道。

“岳长官,听说李聚和周强这一次怀疑我们新八军里有人泄露他们的行踪,他们才遭日本鬼子的袭击,李聚受伤的这一件事情,这会不会是李聚和周强针对您布下的局。”

“这件事又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怕什么。还有今天李聚遭到日本鬼子的袭击,是谁都知道,我们新八军里有小鬼子潜伏的奸细,马上传出我的命令,令新八军里军统特工和宪兵队调查此事件,令他们尽快交一份报告给我,也同时命令他们严密监视周强和王佳欣等人,只要明天林尉一到,我们就马上铲除周强他们和中共份子。”岳星明点水不漏的令道。

“是,岳长官。”

岳星明坐在轿车后,才慢慢的从副官手上接过香烟,把它含在嘴里,他的副官马上掏出火柴,给岳星明嘴上的香烟点燃。岳星明猛吸了一口香烟,吐着一团烟雾。然后不停地用手指搓了搓脑袋,闭目凝神……!

“岳长官,如果说李聚死了!那以后中华的第一军“新八军”就是您岳长官的啦!到时您得多多提拔我们这些跟您多年的兄弟们。”岳星明的一名警卫员拍着马屁说道。这时岳星明的轿车在山间的马路上飞驰着。

岳星明虎眼微伸,挥手一掌就打在这一名警卫员的头上,对他训道;“你小子在乱说什么。现在天下都知道新八军除了李聚,就是周强!新八军的那些孬种是不会买我这一个岳参谋长的帐啊!不然明天我这一个暂代军长也不会铲除周强、邱震海这些人。”

“岳长官说得不错,虽然你是党国的精英,是蒋委员长的得意学生。但只要李聚醒过来,这新八军的军长之职,还是非他莫属,只能让我们空欢喜一场。”

“还有如果我们铲除了周强和王佳欣等人,等李聚一醒过来,以他脾气,肯定会找我们算帐,所以我们不能捅这一个马蜂窝。” 警卫员和副官是一个个的七嘴八舌的说道,说得岳星明是心潮澎湃。

“岳长官,竟然有李聚的明天,就没有你的明天,我们把李聚也一块儿铲除,到时加上委员长对你的顶力支持,这新八军就将是你的囊中之物,谁敢不服你。”

“你们这些小子一个个说得到太轻松,如果说铲除李聚,谁有这一个本事去杀他,谁又来背这一个黑锅,就是委员长也没有说要铲除李聚。看来你们这些小子,是一个个的逗着老子穷开心吧!”岳星明又怒火四起,一个人一个巴掌。 与其说岳星明在教训他们,还不说在给他们搓痒,因为这些人说在岳星明的心坎里啦!

“岳长官,我们说得是真话,李聚现在是活死人一个,而今天晚上就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机会,只要我们能铲除李聚,那周强、景宏伟他们不是成了玩弄职责之罪,到了明天,我们铲除周强他们,新八军谁敢说我们的不是。”

岳星明听到他的副官的话后,脸色巨变,马上掏出他的手枪,对准他副官的脑袋瓜子就骂道;“好小子,今天你要老子对付李聚,到底是什么意思,你龟儿子的这一点心思是瞒不过老子,今天我怎么说李聚是一世精明,今天却平白无故的遭到小日本鬼子的袭击,原来是你盗取了李聚的行踪,是你出卖了李聚的。”岳星明马上命令停车,他和四个警卫员把这一个副官拖下车,一起手持着枪对准了这一名副官。

“想不到三战区的第一参谋是果然厉害,竟然在片刻之间能识破我,不错……不错!”。姓的沈副官面对岳星明他们的四、五支手枪,是面不改色说道。

“沈达飞,你给我放聪明点,赶快交待出你的罪行,你是汪伪特工,还是小日本鬼子。不然休怪老子一枪毙了你。”岳星明厉声吼叫道。因为他的身边一个副官如果是奸细的话,这对岳星明的打击是不亚运会于八级地震。如果让顾祝同等人知道啦!那他这一个军统嫡系就得说完蛋!所以岳星明知道副官沈达飞是出卖李聚的凶手后,再看到岳星明的动作,就知道他想杀人灭口。

岳星明正要开枪,这时突然从马路的两边树林之中,冲出来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工,他们手持着清一色的冲锋枪,几十支枪口对准岳星明他们,岳星明看到对方人多势众,他们五个人只有乖乖的投降缴械。

“报告队长,我们今天来晚啦!让您受惊啦!”几十名特工向这个叫沈达飞的副官叫道。

“你们怎么对岳长官这样傲满无理,快马上把枪还给他们。”沈达飞嘻皮笑脸的说道。

“沈达飞,你少在老子的面前来这一套,你们要杀要剁赶快动手,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一个。”岳星明竟然知道落在对方的手里,只求沈达飞给他一个痛快。

“岳星明啊岳星明,如果说我们要杀你又何别费这么大的周章,今天我们只想跟你谈一笔交易。”

“我岳星明会给你们这些狗汉奸,还有什么交易可谈的,你们赶快给我们一个痛快,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岳星明,我实话告诉你,我们是中统的。”

“沈达飞,你这样说,我会相信你们吗……!就算我相信你们是中统的特工,那你为什么要把李聚的行踪泄露给日本鬼子,你们这样做,就会陷顾长官和戴局长不义。”岳星明愤怒地反驳骂道。

“岳星明,你好意思提到军统局和顾长官,你们忠义救国军在北山地区围剿新四军和李聚不成,把我们国民政府的脸面丢尽了,委员长早就对你们的行动大为不满,特令我们中统特工潜伏进新八军里,时机铲除李聚。”

“那你们中统方面为什么要把李聚的行踪泄给小日本鬼子,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会叫我们的政府下不了台。”岳星明半信半疑地问道。

“岳星明,你想过没有,为了把新八军控制在我们的手中,为了在皖南战事之际,不节外生枝,我们必须铲除李聚,而我们把李聚的行踪泄露给日本鬼子,让他死在日本人的手上,这会给我们省去太多的麻烦。还有你也知道我们在中国是两大系统,是一对生死冤家,但我们都是委员长的学生,我们应该抛弃前嫌,为委员长和党国排忧解难,对付共同的敌人是李聚和周强”。沈达飞说道。

“沈达飞,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是中统的人吗!你把我当成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来耍。”

“岳星明,三战区司令部调动二十三集团军的唐式遵部、五十二军的范子英部、二十五军的张文清部、国民党的四十师、七十九师、一四六师和五十二师以八个师的总兵力,共计十二点七万余人到皖南的云岭一线去干什么,就是要围攻消灭皖南的新四军的叶挺部。还有五战区的李品仙部的三个师布置在长江一线,就是要阻止新八军的军长李聚率部救援皖南的新四军。你们想过没有,只要有李聚在,只要有新八军在,党国就不能成功的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岳星明听到沈达飞说出这些最高机密,他又相信了沈达飞两分。

“但你们为什么不事先与我们商量,就私自作主。”岳星明对沈达飞责问道。

“这一次是我们悄悄地潜伏进新八军,到时就算我们铲除李聚成功,党国的历史上也没有我们的功劳,所以你要明白我们的苦衷。”

“说得比唱得好听,你们的阴谋无非是挑起我们与李聚的仇恨,让你们中统坐收渔人之利。然后让李聚的帐算在我们的头上,功劳将由你们中统独得。”

“岳星明你何别说得这么难听,现在我们是按各取所需。还有岳大参谋,我们今晚的合作是对双方都有莫大的利益,但这样的机会不是天天有的,岳星明为了你的将来,你赶快下决定吧!你也知道我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沈达飞不断用时间威慑他道。

“好,我答应跟你们合作。”岳星明说道。

“岳星明,今天晚上你要给我们合作,也要显示你的诚意吧!”中统特工指着他的四名警卫员说道。

“岳长官,沈队长,你们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我们不会向别人泄露今天晚上的事。” 岳星明的四名警卫员看到他杀气腾腾,身体一个个的瘫痪在地上,泪如雨下的哀求道。

但这时的岳星明也丧心病狂,马上从中统的特工手里,接过一把手枪,只听“叭、叭”的四声枪响,四个警卫员的眉心处就是一个血窟窿,眨眼的工夫,狗日的岳星明就杀害了跟随他多年的警卫员,对自己的同胞属下毫不手软,好毒辣的手段……。于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刺杀阴谋行动开始了!

“队长,你今天好厉害,竟然能把这一个老奸巨滑的岳星明说服,给我们合作。这一回汪主席和李局长定会重重嘉奖您,到时你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兄弟们。”原来这是一群汪伪特工,不但服务于汪伪政府,更可耻的利用日本人铲除自己的同胞对手。

“队长当然厉害了,利用岳星明铲除李聚的野心,完成李世群局长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这一回我们不但能铲除李聚,也能挑起中国两大军事系统的矛盾,也能挑起中国民族之间的内乱,到时我们的汪主席才能从中国脱颖而出,他才能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

“所以我们今天晚上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配合岳星明铲除李聚,如果铲除李聚成功,到时有什么功劳,我与兄弟们共同分享。”沈达飞令道。

“谢谢队长,我们会竭尽全力,铲除李聚,挑起中国的内乱,为我南京政府所用。”汪伪特工摩拳擦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