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味道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18 249
导读: 味道 黑山明月 初春的夜晚,初春的万州。初春的万州夜晚让人迷恋。万州游子一定都有个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就是高笋塘流杯池烧烤店。那里地方不大,那里的香气却萦绕整个万州和重庆甚至整个中国——当然那是

味道

黑山明月

初春的夜晚,初春的万州。初春的万州夜晚让人迷恋。万州游子一定都有个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就是高笋塘流杯池烧烤店。那里地方不大,那里的香气却萦绕整个万州和重庆甚至整个中国——当然那是对我们万州儿女来说。


穿过万州重百店旁边的好吃佬街,缓步50米,就到了三羊开泰交叉路口。左折小步,就是万州的大厅——高笋塘广场,夜晚的高笋塘,溢光流彩,清风徐徐,乐音缭缭。人不分男女,年不分长幼,白发长者与妙龄青年共舞,生灵猫犬和黄口小儿相戏。人在流光里,影在妙曲中。

春风微醺,步履飘然。流杯池烧烤几个字晃入眼中,古时文人墨客围坐池边,满酒之杯,浮于池中,任其漂流,流杯歇处便是赋词饮酒人。昔日庭坚谪迁,在此留迹,把酒书写了传世名作“西山碑”,曲水流觞,流杯池自此美名天下扬。


今日池尤在,少了书香,多了酒气,高飘的酒幌变成了太白酒漂亮的霓虹广告。和两三好友,并糟妻小儿。在池边坐了,叫了麻辣烤猪脑,串了年糕、肥肠、羊肉串、海白菜,荤荤素素几小蝶,就着凉丝丝的冰粉,麻、辣、鲜、咸、甜、凉、热,极端的味道带来极度的口感,极度的口感让那些书香酒香烟消云散,脑中只剩下两个字:好吃。

酒不醉人人自醉。醉中往事,星星点点。


70年代中期,懵懂学童的我随母亲住家于万州李家河石马小学。沿着318国道从万州西行10公里,看到夹街10数青砖瓦房,路边一个老大的院子,院子里晒着黄灿灿的稻谷,有的门窗间或挂着红红的辣椒——那不是别的什么地方,那就是70年代的李家河公社大院。从公社旁边的机耕道蜿蜒100米左右,赫然显现在眼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防医院,川东医院。川东医院后面高高的石山上,有我童年的梦,在那里的石马小学,留下了青梅,遗下了竹马。


每逢周末,母亲便常常拉了我,站在学校边通往川东医院和李家河场坝的小路上,遇到那些赶场的乡亲。母亲微笑着招呼,今天日头好起早赶场哈,青菜几分,鸡蛋几分;李老师,刚摘的菜,蛋从窝里掏出还是热的呢,您看着给吧。母亲摸出零散的角票和硬币买回几颗鸡蛋几把菜,缺少肉食的我们便很高兴可以吃到难得的炒鸡蛋。那时每月30元左右的工资养活一家子,必须精打细算。有时候嘴馋得不行,同学便拿了家中黄牛吃的油菜籽饼,作为我们的零食。油菜籽饼,金黄发亮,散发着菜籽的清香,硬硬的,一口下去,油菜地的芬芳满颊;厚厚大大的一饼,连嚼带啃半个时辰,足以果腹。吃饱了肚子,常常就邀约了小伙伴,窜到小沟中摸螃蟹。弯下腰,一手扳着湿漉漉的石头,让它与河床间露出一缝,一手轻轻探入缝中。待手缩回,运气好时,一只大蟹便张牙舞爪于掌中。运气不好的时候,狂甩小手,螃蟹斜飞,扑通入水,水花一脸,殷红的血却从指头直流——中了头彩,螃蟹钳夹了手指头。最不好的是,摸了一手臭泥,宁愿流血的惊险和懊恼也不愿那倒霉的空手。


回到学校的操场上,木工正在改料,准备改建学校的几间旧教室。泡毛(改料产生的木屑,万州土话)散落一地,抱了扫帚扫上一大堆,划根火柴丢下;红的火苗一下跳起,七手八脚将小鱼螃蟹投入火里。七八分钟后,柴火熄灭,扒开灰堆,拍拍吹吹,香香的鱼蟹囫囵入肚。


这就是我们万州李家河金黄的秋季。


转眼就是年关,母亲每月积攒5元。到了这时候足以购买丰盛的年货。灌香肠繁琐,熏香肠好玩。柏树枝桠的香气和新鲜香肠的肉香混合在一起,在乡村小学的上空漂浮徘徊。伸手飞快地从熏烤得快熟的香肠中扯下一根,塞入口中,满嘴流油,那个酣畅淋漓的劲头值得来年一年回味。用石磨子推汤圆面那绝对是童年时代一首咿咿呀呀的歌谣,母亲、大姐、二姐和我,挑抬着满桶浸在水中的糯米,晚上来到熟识的社员家中,一勺勺向石磨的孔中喂着糯米,一边推着石磨聊着天,外面是黑漆漆的乡间夜色,里面是念叨旧时好、期盼新年佳的一家老小。父亲此时却在遥远的县城,也许正燃了一支烟,赶他那永远也写不完的文章。手搭在磨盘的推把上,随着母亲的来回推动,我的身子也机械的伏合,眼皮耷拉,吱吱呀呀,懵懵懂懂中便被父亲呵呵一笑一下抛到半空中。

揉揉眼睛,父亲不在,母亲坐在轮椅上,正看着电视。儿子看着wwe狂野摔角正起劲。


万州我的家,万州的味道,潜滋暗涨。旧时人事,今日念想,别样心思,各人自晓。


本文内容于 2011/3/11 19:14:44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dkkzs 在第5楼的发言:
万州和万县啥关系?牟其中还在么?

这里有三个概念 重庆直辖前 在我们这里有个万县地区 万县地区行署所在地叫万县市 万县市又被万县所包围 万县县城叫沙河镇 沙河镇和万县市是连在一起的 不过万县市的人叫我们沙河镇的人“县包子” 呵呵 老万县地区含八县一市(市就是万县市 县包括万县 开县 梁平 巫溪 巫山 云阳 城口 奉节 这八个县 ) 重庆直辖后 开始我们这里叫万县市 由老万县市和老万县的一部分组成 这个新万县市由五桥区 天城区 龙宝区 江南新区几个区组成 现在呢 万县市改为万州区了 成为重庆的一个区了 新万县市下面的几个区就成为了街道办事处了 呵呵 难怪原万县市一个领导开玩笑说 万州是冷水洗基尔 越洗越小了 呵呵 不过现在万州区的区位书记是重庆市委常委 规格还是不小的 万州区号称重庆第二大都市 呵呵 牟其中是我们万州出的一个风云人物 原来是万县市玻璃厂的工人?据说此公喜欢学习 研究马列 其“99度加一度的理论”也是轰动一时 意思是国营经济从建国来发展已经打下了牢固基础 只需要理顺其中的关系 进行一些市场化改造 加那么一度 就可以引起经济的升华 他搞了些当时影响不小的贸易 可惜没有搞实业 据说后来涉及金融诈骗 现在好像在坐牢 不知道放出来没有

本文内容于 2011/8/7 13:05:26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叹,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太快!儿时天真,少年记忆,青年梦想一瞬间。中年回首懵懵懂懂多少过去的美好,旧时人事可以再来!游子魂牵梦绕的是故乡,父母心最关怀最牵挂的是儿女!秋去冬来,年年复年年......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