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八章 干戈再起(三)

wgyj 收藏 0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URL] 虽然日本警备队投降的事没问题,但这两个版本相差太大,我还是相信后者。因为何以祥是首长,不会都蹲在火线上,也不见得去参加百多人投降仪式,可能也是听听汇报。而魏学诚是参谋,参谋不带长,常常要“跑腿”的,许多事不是“耳闻”而是“目睹”。眼见为实,谁都知道。 警备队投降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虽然日本警备队投降的事没问题,但这两个版本相差太大,我还是相信后者。因为何以祥是首长,不会都蹲在火线上,也不见得去参加百多人投降仪式,可能也是听听汇报。而魏学诚是参谋,参谋不带长,常常要“跑腿”的,许多事不是“耳闻”而是“目睹”。眼见为实,谁都知道。


警备队投降后的第二天,魏学诚就带着一个翻译去界河。前头说了,二十三团将界河的鬼子围了好几天了。21日,在我反复的政治攻势下,日军答应投降了。何以祥说的那个王团长,可不是王吉文,二十三团团长也王(一说八师组建时二十三团长由政委王六生兼任)。魏学诚说:“黄昏前我同翻译进入日军营内,见日本兵都在忙乱地收拾东西。不久他们带全部装备到我们指定的车站东北一片空地集合,我受降部队已先列队在那里等候。日军中队长将队伍整理好后,依次喊口令将枪、炮摆放置在队前,将子弹、手榴弹、炮弹等放在武器边,整理好服装,向后转前进十余步再向后转,喊立正后跑步向我团首长报告,请求准予留下他的指挥刀,未被允许后他将指挥刀放下。全套动作按部就班,很熟练,想是他们受过此种训练。”


看过《铁道游击队》连环画的人,也许还会记得在书的末尾有这样一副画,日本军官毕恭毕敬地呈上军刀,以至成了日军投降的标志。对于狂妄的武士来说,这是最丢脸面的事,但败军还有什么发言权。界河鬼子中队长想缴枪不缴刀,但没有得到八路军王团长的同意。差不多稍后一个时候,新四军一纵队三旅八团也围了一个大队的日本兵,一番谈判后,新四军团长“慈悲为怀”,放了鬼子一马。


故事是这样的:


因为津浦沿线国共两军的交火,一辆日本军列被我所阻,车上日军是洼田旅团独立警备大队第六十大队的约500名官兵。在我争取下终于投降缴械,这个大队长也挺逗……


他见蔡团长在投降书上要签字,胆怯地说:“团长阁下,据我所知,八路军部队由政治委员负主要责任,请政治委员一道签上名吧!“还真把蔡团长说愣了,政委有事恰好不在。副团长陈有生是个老红军,这时倒机灵,说:“我们蔡团长是兼政治委员的”。


“团长阁下,我有个请求,我们担心老百姓会报复,请充许我们暂时留下刺刀!”日军大队长苦苦哀求着,他的眼眶里闪着泪光。

……

军官向士兵这样说:“这个战争我们失败了。但只要我们活着回国,武器还可以再制造出来。让我们用锉刀把国花磨掉,樱花是不能受屈辱的。”


一支曾是何等骄傲的军队,在走向穷途末路的时候,也是“其鸣也哀”。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自尊,胜利者要有胜利者的宽容。蔡团长答应了这个大队长的请求。


这个故事摘自《华东雄师》,这本书是根据回忆录和有关史料编著的,真实性没有问题。巧得是我曾在这个团服役过。更巧的是我和蔡团长的女儿蔡XX还曾经在一个单位几年。蔡XX有眼疾,但天性乐观,甚至有点大大咧咧的,虽然生长在上海,但非常朴素。当时我只知其父蔡群帆是上海警备区副参谋长,却不知还是本团的老团长,故在此插上一段。

界河日军投降后,下看铺的据点日军也向八师特务营缴械,但鬼子也有挺横的,两下店也驻有一个中队的日本兵,就是硬不缴枪,让下看铺投降的日军中队长前去作“说客”,也被扣下。这时鬼子据点已对我不构成威胁,想想没必要再去拼个你死我活了。鬼子的几个据点虽然也有“钉子户”,但投降日军前后加起来有也360余人,按何以祥的说法,是“开创了山东日军向我军大股投降的新记录”。当然这是指1945年的10月下旬的受降情况。


让何以祥兴奋的是,“从我们八师来说,在邹县之战缴获了九二步兵炮两门,迫击炮4门,八八式小炮17门,轻重机枪40余挺,使部队首次大量装备了日式武器”。八八式小炮实际上是掷弹筒,威力太小,缴了一堆也不稀奇。迫击炮当时有八二炮和六○炮,这些八师也有。九二步兵炮老百姓叫它小钢炮,有轮子,口径70毫米,看上去比七五山炮要小得多,但适合在山地运动。以后,八师被称为一色日式装备,和兄弟部队一比明显是高一截了。


津浦路战役八师开门红,这一仗意义正如何以祥所说的:“攻占邹县,是津浦路阻击战的第一个胜仗,截断了蒋介石军队的北上通道,所有集结待运的数万敌人都被堵在滕县一带,扩大了我军作战的战场。”

对于这一胜利,毛泽东也非常欣慰,对山东作战作了进一步的指示,电文中提到:“接陈毅、黎玉电,我山东第八师占领邹县,控制铁路40余里,歼灭顽伪2000余人,并准备歼灭续进之顽敌。”

邹县是陈毅在山东打的第一仗,八师不负重托,旗开得胜。

至10月底,新四军各路人马陆续抵鲁。打一个大歼灭战的时机成熟了。

11月3日8时,新四军二师五旅、四师九旅与八师在界河伏击滕县北上之敌的战斗打响。

我有一句话就怕你听不明白:这一仗若是大鱼小虾一网打尽,那么,1949年三野16个军里就要缺个吴军长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