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很会使用“性”在战争中的特殊效用。在日本的侵华战争中,有多少中国女人被强暴、轮暴,甚至*,又有多少被侵略国家的妇女被强迫为“慰安妇”。


历史很会嘲弄人。在战后一个很长的时期里,连日本政府都专门组织妓女慰劳美国大兵。日本女人们争先恐后,都以能巴上美国兵为荣,即便巴不上白大兵,至少也得凑合巴上一个黑大兵。


1945年8月18日,即在日本投降的第三天,其政府再次借助“性”的战略战术功能,决定三点措施,重点是如何用慰安妇来迎接和犒劳美国进驻军。十天以后,在平时百姓禁入的皇宫广场,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特殊慰安设施协会”(简称PAA)成立大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卖淫托拉斯,号召日本女性加入,声称这是“为国家做贡献”。PAA前后征集两至三万名慰安妇。在世界历史上,由政府出面,大规模用自己国家的女人的“肉体”来满足占领军的“欲”,日本堪称空前绝后。


日本的“性肉弹”果然起了战略功用,可怕的性病在美国占领军中蔓延,随后又由他们带回自己的祖国。


一位美国随军牧师拍摄下在PAA前排队,大叫“快!快!快!”的丑态,结果在美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在强大的压力下,PAA被迫关闭。


日本政府的这项措施是为了构筑起性的“防洪大堤”,即用“专业妓女”来保护“良家妇女”。其实,丝毫未能阻止美国大兵的“性占领”。电影《肉体之门》就揭示了美军是怎样蹂躏日本良家妇女的。


这也好,为日后小说家和剧作家们提供了素材,产生了像《蝴蝶夫人》那样的作品。连中国人都沾上光,能观赏到《人证》那样的日本电影。


《人证》的情节十分动人心弦。一个前美国黑人士兵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在奄奄待毙前,告诉儿子一个秘密,他是自己与一个日本女人的结晶品。


儿子满怀希望到日本去寻找生母,谁知横尸东京街头。


日本警方经过广泛而周密的跨国调查,终于真相大白。凶手就是死者的亲生母亲--一名耀眼的服装设计明星。


原来,当年这个女人为生计所迫,与一名美军黑人大兵生下一子。后来,这名黑人大兵撤回国时,由于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美军当局只准孩子随行,结果母子天各一方。


这位女子在悲痛中,隐瞒以往,发奋图强,苦学上进,终于在日本的经济起飞中,出人头地,并有了新的家庭和孩子。


就在旧伤已痊愈之际,突然黑儿子又闯入生活。眼看地位名利就要为丢脸的过去而崩溃,她企图用金钱打发这个不速之客,但这个儿子不为所动,一心认母。于是,妇人立起杀机,装作亲热,却将利刃捅进儿子的胸膛,但刺到一半,又手软了。被眼前残酷的现实震惊了的儿子,顿时完全心死,干脆用力向刀冲去,主动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最后,事情败露了,忠于职守而又富于人情味的警察,网开一面,让这位母亲跳崖自尽,以免受审而判死刑。


一切都合情合理。本来,日本就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更何况日本人历来就最会欣赏自尽之死的“形式美”和“形而上之本体美”。


当然,这部影片中的父亲如果是一个白人大兵,也许结局不会这样,当然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悲剧效果


战后的几十年,日本又从废墟上崛起,当它再次成为经济巨人后,财大气粗,腰杆硬了,便开始与美国分庭抗礼。


社会的压力和本身经济地位的提高,日本女人也再不会像昔日那样献媚于美军而不知羞耻了。日本民间逐渐掀起了反美情绪。


1996年,在冲绳,一个日本少女遭两名美军强暴,整个日本社会愤怒了,连美军基地的存留都成了问题。


倘若日本女人与美国白人大兵结了婚又会怎么样呢?


据统计,在1947年至1961年的14年内,共有4.6万个美国男人同日本女人结婚,由于这些美国男人绝大多数是战后驻扎在日本的美国占领军,娶的又是被占领国的女人,因此人们就把嫁给美国大兵的那些日本女人叫做“战后新娘”。


文化等各种差异,使这种婚姻很不协调,很不稳定。


不用说美国男人与日本女人,就是美国男人与法国女人之间的婚姻也不牢靠。据统计,二战期间,在一万名与法国女人结婚的美国士兵中,就有八千名以离婚告终。


美国学者约翰·康诺(John W.Connor)在《对日本战后新娘婚姻稳定性的研究》中作了较深入的研究。他指出,在诸多的原因中,种族歧视是造成战后新娘婚姻悲剧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许多美国社会学家的研究证明了一点。例如,珀尔·巴克(Pearl S.Buck)的书中,描述了一个日本姑娘随美国大兵丈夫到了他的家乡弗吉尼亚,因忍受不了当地强烈的排斥情绪而返回了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