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常委称“仇官倒霉的是老百姓”引热议

zs007495 收藏 126 13315

“‘仇官’心态,最终倒霉的不是官员,而是老百姓。”对于日前此观点发表后所引起的非议,昨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昨日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上如果有反应,让他们讨论就是了”,他要表达的是对“仇官”现象的关注。李君如向记者再一次重申了上述观点,坚称“这一现象对社会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尚待观察,但‘仇官’最终倒霉的是老百姓是肯定的。”


“百姓倒霉论”惹争议


近日,李君如在接受媒体采访谈互联网上官员与民众交流的问题时,提到须倡导平等交流,防止“仇官”等不正常心态蔓延,引发社会不安。当时,李君如提出了“不能把官员看作一个群体,然后在社会上引导‘仇官’的形象,这对老百姓不利”的观点。他还强调,“一旦公务员在社会上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得不到尊重,那就意味着这个社会失控了。一旦这个社会失控,倒霉的不是官员,倒霉的是老百姓。”


上述言论一经发表,立刻在网上引发热议。


“仇官”影响有待观察


昨日,在参加完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社科组分组讨论后,李君如接受了新快报记者采访,再一次重申了上述观点。他认为,“仇官”和“仇富”都是一种社会现象,其发生的原因是很复杂的,“不过这种现象的走势,以及最终会对社会产生何种作用,是积极还是消极,均有待进一步观察。”李君如表示,他不想在没有做什么研究前,就轻率地发表意见,但他觉得这个现象大家应该关注。


在谈到“仇官”、“仇富”现象是否会愈演愈烈时,李君如说,这取决于社会本身的发展过程中还会产生怎样的问题,这其中“包括我们的‘官’和‘富’是否能够善待社会,也包括普通老百姓是否能够正确理解‘官’和‘富’的心态”。李君如认为,社会内在的和谐比什么都重要,所有人都应该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但社会的某一种倾向和思想到底有利还是不利,都只能靠事实去说话,我没说这种现象是好还是坏。”


绝对公平是不现实的


李君如坚称,无论“仇官”、“仇富”现象最后的作用如何,“倒霉的一定是老百姓”。他指出,在“仇官”问题上,老百姓即使最终推动了社会进步,但付出的代价会是很巨大的,“这是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的”。因此他建议“老百姓要保持清醒,要去考虑一下事情最终的结果,你一时很激动,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


李君如最后特别强调,要解决“仇官”问题,“官”和老百姓双方都需要努力。“有权的人要善待没权的人,政府就该积极去调整收入分配,解决民生问题;没权的人也要学会去理解,要明白在目前的实际情况下,追求绝对的公平是不现实的。”


仇官 仇富 谁来解


在“仇官”问题上,老百姓即使最终推动了社会进步,但付出的代价会是很巨大的,“这是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的”。


“老百姓要保持清醒,要去考虑一下事情最终的结果,你一时很激动,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


——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


“我们走的路不要越走越远,走成了国富民穷。”我们的方向应该是国强民富。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


“讲‘李刚是我爸’的那个人,是个很坏的人。但那是一个人,不能说所有的官员都成了‘李刚’,所有的官员的孩子都(喊)‘李刚是我爸’,过度渲染这种不满,只会把社会搞乱,并不利于解决分配问题。”


——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国家宗教事务局前局长叶小文


“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主,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能唯利是图,把赚钱看成唯一目标。一个企业如果没有好的价值理念,没有更多承受社会责任的意识,这样的非公经济企业也不会成长壮大的。”


——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


钟南山


剖析“仇富”根源


“蛋糕”大了却没“切”好


针对目前社会上的“仇富”心态,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院士发表了他的见解:当前重视做大蛋糕,而不够重视切好蛋糕,是造成“仇富”的根源。


钟南山说,老百姓现在看待政府好不好,最关心的并不在社会保险、医疗覆盖率等等问题,“当然这些也很重要,但他们最关心的,第一是口袋里有多少钱,第二是口袋里的钱值不值钱。”他举例说,如果口袋里的钱多了,但买个鸡蛋却贵了一倍,老百姓是感受不到富裕和幸福的。


他分析指出,社会上的贪污腐化、富人奢侈、贫富悬殊致使人群之间对比强烈。“一对比,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钟南山说,这就让人很自然地产生“仇富”甚至“仇官”的心理。


“总理报告中今年第一条就是抑制物价飞涨,这是可喜的。”钟南山认为,我们走的路应该是国强民富,而不是国富民穷。中央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接下来很多措施也要跟上这些认识。


叶小文


解析“双仇”心理


发展的问题要靠发展解决


“‘仇官’和‘仇富’是历史发展中产生的问题,要靠进一步发展来解决。”昨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国家宗教事务局前局长叶小文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对“仇官”和“仇富”现象的产生原因作了分析,但他同时表示,煽动“仇官”和“仇富”这种现象蔓延,对解决贫富差距问题意义不大。


叶小文提到,改革开放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目标实现后,便有“还没富的人”会和“先富的人”去比较,慢慢地由贫富差距引起的不满情绪开始蔓延,“所以说,这是发展中引起的问题,单靠去安抚,去压着人家不许骂,或者说单靠使劲骂,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叶小文表示,要解决上述问题,一方面,作为政府、作为权力者要高度重视,包括我们的法律,我们的舆论监督机构,对腐败要坚决惩治。“例如政府在制度设计上,在反腐倡廉上等各方面,都在努力了。现在最低工资在增加,社会保障在提高,政府已经在二次分配上想办法,这一方面是毫不含糊要做的。”叶小文同时指出,舆论不能抓住一个事拼命扩大,“我们应该给弱势群体说话的机会,应该去争取公平,应该去监督,但把这种东西过于强化、夸张,也不是个办法。”他认为,强调一种绝对的平均是做不到的。


“要冷静、务实地去解决(问题),还要看到解决是一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叶小文提到,一个社会总还是要有差别的,不是说差别合理,是说要正确地去引导。差别太大、太夸张,并不利于解决问题,只会把一部分人的“仇富心理”搞得更“仇”。


“讲‘李刚是我爸’的那个人,是个很坏的人。但那是一个人,不能说所有的官员都成了‘李刚’,所有的官员的孩子都(喊)‘李刚是我爸’,过度渲染这种不满,只会把社会搞乱,并不利于解决分配问题。”叶小文最后补充道。


李东生


分析“双仇”民意


“先富”要有更高责任感


“仇富、仇官等词语,确实在现在的社会舆论里,越来越多地被提到。不过,我个人觉得,这种心理被媒体炒作的有点儿夸大。”昨日,在谈到被写入中央十二五规划的“社会心态”时,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表示,他不认为“双仇心理”是目前中国社会价值观和民意的主流。在否认“双仇心理”主流化的同时,李东生也表示,改革开放30年来,非公经济在安排就业岗位方面,在为国家经济建设方面,发挥相当大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上是不该产生仇视富人,对非公经济产生负面看法的。”


李东生认为,非公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的股东、企业主,要有更高的社会责任感。“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主,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能唯利是图,把赚钱看成唯一目标。不但在中国,在西方国家,一个企业如果没有好的价值理念,没有更多承受社会责任的意识,这样的非公经济企业也不会成长壮大的。”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没权的人也要学会去理解,要明白在目前的实际情况下,追求绝对的公平是不现实的。”

老百姓哪敢奢望“绝对的公平”呀!只要是差得不要太过离谱就谢天谢地了。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的如此言论似乎是像那个历史上问灾民为什么不吃肉的皇帝一样荒唐。想必这位前官员日子过得一定不会太差。如果他的养老金和企业退休人员一样,他就断不会说出这样荒唐的话来。

25楼njlzh

这种垃圾能到党校去当校长,可以想象会培养些什么垃圾!真不明白这样的人在想什么,整顿党风这样做能够有效果吗?

什么是官???


官,是相对于民来讲的,没有民那你这个官就什么狗屁也不是了


所以官不对民好,那么就一定要把贪官污吏打倒,最好殊九族,象当年斗地主一样杀光世间所有贪官污吏

中国老百姓是比较好的老百姓,老百姓要求也不高,有房住,有饭吃,其它的可以不管,但是,一些人让老百姓吃不上饭、住不上房,这就失去了和谐,为什么我们的幸福指数哪么低呢?

现在不能说“李刚”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的一些人,可能没有在大庭广众上说“我爸是李刚”,但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依然是有一个“李刚“这样的爸,是可以说的上话的。不论是工作也好,生意也罢。

典型的不合格委员,先定义一个人会因言获罪,然后再谈事情本身,中国当然需要稳定,这是历史必然,可是稳定的背后却平凡的失去监督和缺乏自律才是问题之结。


真正的历史是,让老百姓不再委屈,觉得大部分公平的社会才是最稳定的社会,稳定的主旨不是维稳,而是自稳。

本文内容于 2011/3/12 13:40:08 被听到风声编辑

1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