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避 正文 第一章 那是什么

地狱的召唤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6.html[/size][/URL] 在电脑上打完工作报告的署名,用力的敲击了一次回车键,将它用电子邮件发到了上司的邮箱里,我在座椅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是我用了两个日日夜夜的时间做好的本部门新年工作计划,上司给了三天时间,我总算提前完成了任务。关闭了工作台上的电脑,从衣帽架上取下我的外衣和皮包,环顾了一下办公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6.html


在电脑上打完工作报告的署名,用力的敲击了一次回车键,将它用电子邮件发到了上司的邮箱里,我在座椅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是我用了两个日日夜夜的时间做好的本部门新年工作计划,上司给了三天时间,我总算提前完成了任务。关闭了工作台上的电脑,从衣帽架上取下我的外衣和皮包,环顾了一下办公室里,没有了未切断的电源,我摁灭了照明灯,轻轻地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走廊上只有节能灯在昏暗地亮着,空无一人,其他的办公室早已人走灯灭了,我下意识的抬起手腕,手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二十二点了,我摇了摇头,捺拿下了下一楼的电梯按钮。

步出大楼的大厅,站在门口台阶的我还未身手叫出租车时,皮包里的手机开始欢叫了,《十年》的乐曲蔓延开来,我已经看到了来电显示,李晓,我的一位老战友。

“干嘛呢”,“刚下班”,“你老弟可是我们的楷模呀,鸟老板怎么还不提拔你,给你加薪呢”不容我解释,他又说:“快来,不见不散酒吧,胖子、老狗、龟头都在,好久没见了,大家好好聊聊。”不容我说话,电话已经挂了。

我摇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叫了一部出租车,说明了去处,坐在后排的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我叫王军,年龄二十七岁,男,1米70,现XX银行XX业务部经理,曾服役于XXXXX部队,炮兵侦察专业。

李晓,二十八岁,男,1米78,现XX市XX公安分局xx科副科长,曾服役于XXXXX部队,特务连侦察分队。绰号油条。

胖子,大名胡志军,二十七岁,男,1米68,现XX市xx区武装部部长助理,上尉军衔,曾服役于XXXXX部队,坦克分队。

老狗,大名苟立功,二十八岁,男,1米73,现XX集团公司销售公司副经理,曾服役于XXXXX部队,反坦克连。

龟头,大名丛学范,二十七岁,男,1米70,个体户,经营服装批发,曾服役于XXXXX部队,指挥连。

我们五个当兵前就是一个学校的,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当兵后又在同一个部队,同学加战友,关系更加密切,退役后虽然工作岗位不同,但通过自己的努力,都还混得不错。虽然彼此都比较忙,但一个月总还会聚上个三、四次,喝喝小酒,侃侃大山,和战友久别重逢,我们三五个人,几杯酒下肚,意气风发,围着火堆指点江山,拉着兄弟说着掏心窝子的话,取笑各自的荒唐事,直喝的天塌地陷日月无光。

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最近,我国周边形势越发紧张了,台独分子纷纷要求成立去中国化的所谓台湾共和国,xx国在DYD频频与我国巡海舰船发生对峙,xx又联合其他几国建立所谓南海联盟,并频频趁我海军巡逻舰队不在时驱赶袭扰在南海我经济区进行正常作业的我国捕鱼船队,加上全球金融危机对经济的影响,不少涉及外贸业务的公司破产,工人失业,随之,国家推出扩大内需的经济振兴计划,投入数以万亿记的资金进行各类基础建设,改善民生,成功避免了经济危机席卷全球的浪潮。可是,妄图遏制我国走向强国的势力贼心不死,他们通过代理人不断挑战我国容忍态度的底线,甚至干脆赤膊上阵,将代表强权势力的航空母舰战斗群派到我国的南海地区,并假惺惺的解释说:为防止流氓国家对其盟友的突然袭击和核讹诈,展示坚定不移的对同盟国进行保护的决心,与同盟国进行的预防突发事件的军事演习,绝不针对第三国。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于航空母舰战斗群距离我领土只有数百公里,战斗机和巡航导弹几分钟即可到达,怎么不引起大家的忧虑呢,外交部发表严重警告,希望某些国家不要心存侥幸,借题发挥,“帝国主义的那种在一个国家的海岸线加上几门大炮就可以占领一个国家的时代结束了。我国人民热爱和平,但决不惧怕强加于我们的战争,我们有能力、有信心、有决心捍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吱”,刹车声将我从沉思中惊醒,到地方了,哦付了车费,走进酒吧,在悠扬的音乐中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几个死党,走过去。

靠在吧台前,我招呼侍应生来了一杯啤酒,听着李晓的长篇大论。

“我说打不起来,别看有两个航母战斗群,说白了就是海上棺材,敢动手直接就击沉它,我们的武器也不是吃素的,朝鲜战争那么艰苦的条件都没输给他,现在我们的实力增强了那么多,就更不用怕它了。再说了两国贸易额将近一万亿美元,一打起来,全都泡汤了,谁也承受不起。”

“不见得,资本主义最拿手的就是嫁祸与人,转移矛盾,当他的国内出现动荡时,就会制造一个国际事件转移国内的目光,伊拉克、阿富汗、波黑这样的事情还少吗,所以我们要未雨绸缪,做好战争准备。”龟头反驳道。

“你怎么认为”胖子问我。

考虑了一下,我抬起头,“不好说,反正得做好打与不打两手准备,不打,生活继续。打,就要打出气势,打出国威,再打出几十年或上百年的和平发展时代,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喊了几十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养出了一群白眼狼来,也该是我们拿回属于我们自己东西的时候了。我们现在是真正经济上的巨人,但在在国际社会的威望还只如小国一般,韬光隐晦,有什么用,ELS经济比我们差多了,但他们的国际地位怎么样,起码比我们强。可我们也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呀,有什么用。我只记得要么是同意,要么是弃权,或者遗憾。为什么不能旗帜鲜明的表达我们的意见?抗美援朝时代已过去了太久太久,南疆烽烟也已经飘散了二十几年,在这没有了战火硝烟的和平年代,中国军人, 未经历过战争的新时代的军人,当呼啸而至的炮弹、导弹、激光制导炸弹炸响在你的身边,当你的战友残缺不全的倒在你的怀中,当你环顾四周发现你孤立无援,你选择坚强还是屈服。军人意志,是不是还像父辈时那样,逢敌必亮剑,是不是是有那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精神。”

“好了好了,战友重逢,莫谈国事,再说,战与不战又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有政府、有中央军委,有我们的人民军队,听他们的。”老狗打起了圆场。

“说实话,如果战争真的来临,你们愿不愿意上战场?”胖子又跑出了一句。

“愿意,”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地说。是军人就该上战场。

下夜一点钟,我们几个东倒西歪相互搀扶着走出酒吧的大门,离开地方的脚下已摆满了一堆空酒瓶。

微风吹来,脑子稍微清醒来一点,皎洁的月光映着我们几个的身影,不经意瞄了一眼天空,一轮弯月挂在树梢上,周围密布着繁星,好美的夜色啊!等等,密布的繁星,我晃了晃头,试图摆脱酒精的袭扰,再看,好多还在移动,不像飞机呀,那么多,那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