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二十二章:卧底边陲

白龙123 收藏 5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URL] 云南,阮海,跃虎镇北街仙客来宾馆。按照上级留给他这唯一的地址,逸飞进入这个陌生的地方。逸飞拿着上级给他做的假身份证,上面年龄比他实际大了三岁,化名关志明。   逸飞那脑袋瓜子是何等聪明,在深圳三个月的受训期内他就学会了很多云南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和一些方言俚语。云南属少数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云南,阮海,跃虎镇北街仙客来宾馆。按照上级留给他这唯一的地址,逸飞进入这个陌生的地方。逸飞拿着上级给他做的假身份证,上面年龄比他实际大了三岁,化名关志明。

逸飞那脑袋瓜子是何等聪明,在深圳三个月的受训期内他就学会了很多云南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和一些方言俚语。云南属少数民族聚集区,杂居着彝、白、哈尼、壮、傣、苗、纳西、瑶等三十多个民族,语言稀奇古怪,外地人到这里一准得发蒙。比如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一个哈尼族老乡诉苦:“去年讨儿子媳妇,B胀了一回,今年嫁姑娘,又B胀了一回,饭呢没有吃呢啦,到山上挑点柴来卖卖,机巴皮呢磨烂掉。”听的人先是一震,以为他在说黄色话,后来才明白,他说的是很普通的生活语言,只不过他把“背帐”说成了“B胀”把“肩膀皮”说成了“机巴皮”。云南西双版纳的一个少数民族语言更有趣,七十年代人们都喊“某某人万岁万岁万万岁!“,变成了“某某人闷B闷B闷闷B!”喊口号的老乡当时差点儿没被定成现行反革命挨批斗。

阮海地处云南省西南部,这里大地如琴,江河如弦,四季如春,柔情似火,素有“黄金口岸”之称,是西南边陲的贸易口岸、国际大通道的重要枢纽,宛如镶嵌在云南的一颗绿色明珠。为隐蔽身份,逸飞扮作一个内地来这里倒腾古董、玉器的商人,蓄了小胡子,留了很长的头发,且梳的是三七分的亮闪闪的背头,脖子上挂了一条很粗的金链子,手腕上戴着水头儿蛮好的一串玉念珠。让人一看,就是一个行走江湖、走南闯北的阔佬、富商。可逸飞觉得这模样怪怪的,像是电影里的汉奸,浑身不自在,站着坐着都不舒服,但有使命在身,也只能凑合。

逸飞在宾馆等人,一等就是十来天,上级说的线人“阮二”不知什么原因没按照约定时间来接头。

逸飞入住的仙客来宾馆虽然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奢华,但在这个跃虎镇里也算属一属二的。逸飞年轻帅气,派头又摆的蛮足,还操着当地口音,免不了引来宾馆一些女服务员的注目,姑娘们乐意和逸飞搭讪。逸飞心里惦记的是张薇,哪有心思理她们,可闲着也是闲着,再说通过这些姑娘也能套出当地的一些情况。姑娘们见逸飞不拒绝她们,整天像蜜蜂恋花朵似的缠着这个靓仔阔佬。

“阿明哥,再有机会能帮妹妹弄一个好玉镯子么?”一个名叫青青长相蛮漂亮的前台女服务员央求刚在外面转悠回来的逸飞说,这个傣家妹子边说边用一双勾人心魄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冲着逸飞不停地“放电”。

“没问题了,包在阿明哥身上。”逸飞套着近乎说。

“处得来,要妹妹跟你发觉(方言:睡觉)都有戏的。”

“好说,咱们慢慢处。”逸飞的脸板不住一红,旋即装出很不在乎的样子,走回自己的305房间。刚坐到床上,外面又传来调皮的银铃般的女声:“你别管我,阿明哥好强壮的,出去这么一小会儿怎会累呢?我非要进去!”话音未落,又跟进来一个叫文佳的女服务员,模样娇好,腰条款款。她一点儿不害羞地贴着逸飞坐到床沿儿上,将一只细皮嫩肉的手臂搭在逸飞肩头上娇滴滴地说,“阿明哥你别光答应青青,咱俩也处得来呢,淘弄到什么好东西也少不了妹子一份呢。”

“肯定少不了你的,到时候想着跟阿明哥发觉哟。”

“现在都有戏的------”

“谢了,我的姑奶奶,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

“阿明哥没看上妹子,那你还撩试人家,阿明哥你可真坏。”------

虽然有一帮美女时常伴随左右,不让人感到太寂寞,但迟迟不见线人来接头,逸飞也很烦恼,他想跟上级追问一下,又怕出什么差错,露出破绽,只能苦等下去。一晃又半个月过去了,还不见来人。逸飞真急了,他决定自己到镇里找找这个叫“阮二”的上线,他只身一人在古老的街巷转悠了大半天,连着问了几个商贩,也没打听出来个子乎卯酉。他只知道这个阮二是上级发展的一个黑道中的十分可靠的线人,四十来岁,具体干什么的全不知道。

逸飞一转念,决定发动“美女攻势”,他让宾馆的青青、文佳她们帮着打听,一帮姑娘们都说愿意为他效“犬马之劳”。逸飞只说着急找这个人做买卖,也没说别的。

阮海虽小,却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人位都忙着自己的事儿,不爱管闲事,所以逸飞一个生面孔去打听当然什么也探听不到。姑娘们就不同了,人家是当地的,又长得漂亮,到哪一搭话谁都爱搭理。没一天的功夫,她们就探听到了消息:这个镇里有两个叫阮二的,一个五十多岁,老实巴交的,在家务农,肯定不是逸飞要找的人;另一个叫阮二的蹲过大狱,近十年来跑边境做买卖发了财,养了两个老婆,缅甸一个,跃虎镇一个。半年前还有人看到过他,可近来却像泥牛如海,踪影不见。逸飞将美女们着实夸耀了一番,给了一些随身带的小玉件,把她们打发走了。

“难道说这个线人出什么事了,所以没来接头?”逸飞想不能再这样守株待兔了,他得主动和上级联络。

按照万不得已才能联络上级的特殊方式,逸飞来到跃虎镇一家邮局,给在深圳遥控指挥他的上线ASOO发了言简意赅的一封电报:“姑妈,侄子未到,货还发否?”意思是说线人至今没来接头,我下步怎么办,还等下去吗?下午,ASOO很快回电:“侄子因病耽误,等二侄黑子到发货。”逸飞明白这是那个叫阮二的出了事,组织上让他耐心等另派来的代号叫“黑子”的人。果然,没过两天,有人造访宾馆305房间,暗号一接,正对。来人正是“黑子”,真名叫康乾,四十来岁,油黑的面庞,胳膊上刺着纹身,流里流气的打扮,一看就是道上混的。康乾面带惊慌地告诉逸飞说,亏了阮二哥在路上耽搁,没出缅甸就让马爷追上给‘做’了,否则跟你一接上头,会连你也一块‘做’掉。

逸飞心里一惊,怎么这里杀个人跟辗死个蚂蚁似的,这边境的治安形势可真跟内地不一样啊。他急问为什么?康乾也干脆,说“露了呗!我们马爷不知怎么通过阮二在缅甸的老婆知道了阮二是公安的卧底”。他接着描述:“那阮二死得老惨了,我就在一旁看着的,十个手指都让马爷生生一个个剁了下来。不过阮二哥是条汉子,真刚烈,至死没承认自己是卧底,也没说要和你接头的事。他要是说了,你有九条命也活不成!”

“什么?阮二是警察!”

“咋了?”

“我不知道他是警察,还以为他只是线人。死得壮烈呀!”

“阮二哥讲义气,以前救过我一命。我为了报恩才跟他干的。他好象知道自己有危险,临死前曾向你们上级报告过我的情况,也告诉了我紧急情况下怎么和你们上级联络。这次我是有个由头才敢过境来和你接上头的。”

“那以后我还能按计划行动吗?”

“能,马爷挺信我。我以后安排场合让你慢慢接近他。”

“问句不该问的,你看到阮二死得那么惨,怎么还敢跟我们干?”

“我的命都是阮二哥给的,活一天赚一天了,现在我是替死去的哥么干活儿。阮二哥曾对我说过,让我协助你们抓获一次毒贩的‘大交易’就收手,过后你们的上级会安排我到内地过隐姓埋名的平民生活。”

“阮二没看错你!”逸飞赞许说。接着他又问道:“我只掌握马爷五十来岁,原籍中国,是个大毒贩子,手下有百十来号人跟他干,窝点在金三角。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下手这么狠!”

“马爷在金三角可是一踩四下乱颤的人物。他在咱国内、缅甸、泰国、越南等国都有路子。他曾当过特种兵,又花重金跟泰国获“通天膝”绰号的拳王狄西莲·吞纳素干的徒弟学了一身能瞬间击毙对手、非常狠辣的暹罗功夫。此人心毒手狠,诡计多端,身上背负数条人命。”

“你的意思是说他有时还敢回国内?”

“对头。”

“当地公安怎么不抓他?”

“一来他行踪隐蔽不好抓,二来即使抓到他没有证据也得放人。我还听说他在公安里也有眼线。他是华人,却拥有缅甸、泰国两国的国籍。”

“我早晚要灭了他,包括公安内部的害群之马,为阮二烈士报仇!”逸飞咬牙切齿地发狠说。

“我也这么想,就是没机会下手啊。”

“我看,你这么办------”逸飞和康乾商定了接近大毒枭马爷的计策,他要深入虎穴,摸清敌情,引蛇出洞,擒拿毒枭,以太极拳大战暹罗拳,一举捣毁这个恶贯满盈、危害巨大的跨国贩毒集团。

这正是:身肩使命赴边陲,忠肝义胆解民危。深入虎穴擒毒枭,烈士英魂可告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