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三十一节 欢庆锣鼓

晨雾中,镇子里面响起了欢呼声,还有分不清是那家在放的、接连不断的鞭炮声。人们在奔跑着、呼叫着,个个喜笑颜开,人潮在镇子里涌动,彩旗飘舞着。尽管鬼子司令小岛还没有投降,企图借着炮垒等待国民党的所谓正规军来受降,好给大日本皇军保留最后一丝颜面。但已经遮挡不住洪泽人民荡涤残寇,迎接胜利的决心。

新四军的队伍和几处民兵队伍从不同的方向向镇子中心而去,人们象是在迎接久别的亲人,欢迎着自己的队伍。

镇子外面的荒地里,黑森被杂乱纷响惊得有点不安,低声呜呜地叫着。

小一夫从杂草中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看到四周没有啥动静,才轻轻地拨开妹妹身上的杂草,美惠子还在睡着,小嘴喃喃地不知道在说着啥梦话,小岛给妹妹拨掉脸上的几根枯草。

妹妹美惠子醒了,睡眼朦胧地看着哥哥:“阿尼,我们在那里呀?”

小一夫摇了摇头说:“衣莫朵,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兄妹两个无助地四周张望着,眼泪从美惠子大大而美丽的眼睛里无声地流出来,小小岛给妹妹抹去泪水,自己的泪水倒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远处的大路上,有不少小孩跳跃着跟在大人们的身后,向镇子那边去,还唱着不知名的儿歌。

镇子前面的院场上,敲打着各种各样的响器,有敲鼓的,有敲锣的、也有敲自家的铜盆、犁铧头的。

还有一队人扭着秧歌,哗啦哗啦地敲打着霸王鞭,兴高采烈地边扭边唱。

小个小伙子举着点燃的鞭炮在人群中乱跑,惹得大姑娘、小媳妇一阵阵的乱躲和笑骂。大咪瓜媳妇也抱着小孩,在人群中看热闹。原来哪天在鬼子据点里面,大咪瓜也就是一时的气愤,对这个小鬼子的野种是又爱又恨,毕竟一起生活了几年,小孩子倒是蛮可爱的,最终没有忍心下手结果这棵野种。

正在这个时候,几个半大的孩子围上来,手拉手把大咪瓜媳妇围在中央,一边跳,一边叫,“咪瓜娘子,生个鬼娃;娘是真娘,大是假大……”羞得咪瓜娘子赶紧扒开小孩子们的包围跑了,身后传来孩子们的哄笑。回去后免不得伤心哭上一回,到是大咪瓜他娘见识广,想着在镇子里面也许不好再呆了,收拾收拾,变卖了店铺,到娘家所在的买了十来亩地安了家,在镇子里面又盘下了一爿店面,重新开张了烧饼铺子,带着一家老小过生活去了。

鞭炮声中,人们在街道上奔走相告,脸上洋溢着喜悦和激动。

驻屯军司令部门前,已经搭起了一座高高的戏台,戏台拱门上是斗大的一行字“庆祝抗战胜利暨受降大会”,台上两侧是新四军的战士,台下两边分别站立着两排士兵,中央空出一片空地。空地的中央低头站立着几个佩带着高级军衔的日军校佐,领头的把一把指挥刀平托在胸前。

人们不时伸长脖子向台上观望,台上只有一排桌子,看来今天的主角还没有出场。

“来了,来了……”人们发出一阵欢呼,自动让出一条道来。原来是新四军某部的队长老马、政委和副队长江上龙。只见他们精神十足地登上台子,请队长和政委坐下,江上龙亮开铜锣一般的嗓子,大喊一声:“乡亲们,抗战胜利啦……”台下随着一阵欢呼。洪泽地区的人民早就听说上龙的大名,今天总算见到了心目中的英雄,并不像鬼子说的那样青面獠牙,而是个眉清目秀、意气风发的好青年。上龙说,鬼子司令小岛不甘心最后的失败,还企图凭借炮垒做最后的挣扎,等待他们的必定是覆灭。

从未看到过中国人这样高兴过,小一夫和美惠子有点惶恐不安地躲闪着跳跃的人群。

远处传来人们的欢呼声和鞭炮声,在滩上的小土丘前,二郎头流着泪,对着长满黄草的小坟说:“大叔、哥哥,你听到了吗?小鬼子投降了,小鬼子投降了,小鬼子投降了啊!”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激动地颤抖着。

全场寂静无声。鬼子头领低头走上台子,在端坐着的老马的面前立正、敬礼,拱手把战刀平举过头顶。

大约过了几秒钟,全场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黑森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跑进了一条巷子,一夫和妹妹也不敢在呆下去了,带着黑森在巷子里面远远地望着。

只见一大队日本兵在新四军战士的押解下,打着白旗,从军营里鱼贯而出。

在队伍的最后面是一辆牛车,车上是一堆五个芦席筒子。小一夫和美惠子都看到了,一个芦席筒子的一头,露出一双穿着木屐的脚,还有一个小的芦苇席子筒,里面裹的是小泉,原来那是小泉一家。小泉不甘心失败,在残冷地杀了妻子和儿子后自己也剖腹而死。

美惠子和哥哥正在傻傻地愣在路边,看拉着小泉一家人尸体的的牛车。这时候,后面又有一辆牛车吱吱扭扭的在路上过去。看那漂亮和服的大襟挂在牛车边上,随风一飘一飘的,那不是妈妈吗?美惠子张大了嘴,惊呆了。一夫也看到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看到妹妹这样惊惧的脸色,一夫连忙捂住妹妹的嘴,使劲地摇头示意妹妹不要说话,美惠子懂事地点了点头。两个人流着泪默默地看着牛车从巷子口过去,一路往镇子外面而去。

投降的大队的日军在战士二榔头等战士的押解下,向着远方而去。

几个士兵在二榔头的带领下,带着几个民夫赶着牛车走向通往坟地的另外一条路,

远远地跟在牛车后面,小岛看到一个小小的芦席筒子露出小泉太郎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在随着牛车的颠簸和秋风的吹拂,一飘一飘的。

二榔头他们看到有两个小孩跟在后面,也没介意。

恍如昨天。三个小伙伴还在树林里面玩耍,小太郎的头发在风中飘着,三个小伙伴天真的笑脸象鲜花一样灿烂。

天空中有鸟高飞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