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92章 心神不安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在储明香的家里,客厅里只有储明香和马勇生两个人,他俩在进行着长谈,马勇生静静地听着他的话语,时不时地点点头,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一夜,他们俩谁也没有休息。 “勇生,这个案子办到这份上,已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以后一些事情一定要多加考虑,万江他们毕竟年轻,你要时刻的关照他们,保证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在储明香的家里,客厅里只有储明香和马勇生两个人,他俩在进行着长谈,马勇生静静地听着他的话语,时不时地点点头,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一夜,他们俩谁也没有休息。

“勇生,这个案子办到这份上,已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以后一些事情一定要多加考虑,万江他们毕竟年轻,你要时刻的关照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咱们的对手极其狡诈残忍,郑大娘出事已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可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保护好他们这是你的责任,对手还会有其它的花招在等待着我们,所以,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储明香说。

“储局,这一点您放心好了,您说的话我全都理解,万江他们是块好材料,是不会给您丢脸的,我也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殷切期望,不把这伙犯罪分子全部抓住,我决不收兵回营,那怕是这个局长不当了,也要彻查到底。”马勇生说。

“以后的环境会很恶劣,你当了局长以后,他肯定是坐不住了,一定会四下活动,以挽回不利局面,你们必须尽快把证据搞到手,不给他造成喘息之机,如果他一旦翻过手来,其后果可想而知,到那时你也无能为力,这可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储明香说道。

第二天上午,郑万江准时来到办公室,一进门,内部电话响了,他拿起话筒一听是马勇生打来的,告诉郑万江马上到他办公室来,有重要事情找他。郑万江放下电话来到马勇生的办公室,见储明香也在,他亲切地叫道:“储局,您好,您也在这儿。”

“万江,来,坐。”马勇生说。

“昨天晚上,好些事储局长已经好我说了,我才明白有些事情的真相,这也都怪我,工作方法太武断,没有过多的考虑问题,并对你的做法有些看法和意见,听储局长一说,我才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可也是,我既是你的老上级,又是老同志,你在我的手下干了多年,对我你还不了解,至于那些风言风雨,那还不是有些人故意捏造的,无非是想把我整下去,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问心无愧,以后事实会证明这一点。”

“万江,有些事组织已做了彻底调查,马勇生同志是无辜的,是有人故意编排他的绯闻,企图诋毁他的名声,把他搞臭。之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决定,希望你一定好好配合他的工作。一些事情可以直接找他,何金强的案件要抓紧时间,争取早日结案,我和勇生也说了,何金强这个案子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它有着极深的背景,这可是一个大案,表面看来是一起寻常的谋财害命案,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恶势力犯罪团伙在猖狂的活动,案情极其复杂,牵扯面较大,严重威胁着我县的社会治安。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你们要齐心协力,将案犯一网打尽。”储明香说。

郑万江望着老局长,心里十分感动,储明香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工作大局出发,没有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为了搞好公安工作,他不牺牲自己的一切,想到这里,郑万江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我的确是有些老了,思想过于僵化,工作方法简单粗糙。已经不适应新形势的发展,工作中难免有许多失误之处,好些事情不如你们年轻人想的周密严谨,打破常规,不拘于条条框框,敢想敢干。有着超前的意识头脑,像勇生、万江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办案经验,完全能够胜任本职工作,这使我倍感欣慰,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把我县的社会治安工作越干越好,将那些违法犯罪分子全部绳之以法。”储明香有些感慨地说。

“万江,我们一定要不辜负储局对我们的期望,要加倍的努力工作,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营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保证全县人民安居乐业,打击一切违法犯罪活动,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使全县经济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马勇生说。

“储局,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工作,将那些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于法,接受人民的审判。”郑万江内心发自肺腑地说。

“说说你下一步的工作想法?”马勇生说。

“下一步根据何金刚所提供的线索,进行逐个落实,把内幕彻底搞清楚,王文桐现在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背后还有人,这是一个黑恶势力的犯罪团伙,其罪行之大我们不可想象。”郑万江把他的想法说了,储明香和马勇生表示同意,再三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对手可以说是狡猾之极,暗中和我们较量,其能量不容忽视。

在胡治国的办公室,县委组织部长丁尚武和胡治国交谈着,丁尚武告诉他,这次人事调整是经过县委多次研究才决定的,组织部最初的意见,拟任胡治国为县公安局长兼党委书记,丁德顺任政委,再由其他单位调派一名副局长,马勇生调任司法局局长,这样胡治国的工作会好开展些,不会有太大的阻力,有关领导也同县委个别领导通了电话,基本上是已定了局。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县委主要领导没有同意,据说是储明香在此之前找了县委书记潘东方个别谈了话,具体是什么内容没有人知道,县委常务会上,潘书记只说了马勇生业务工作能力强,又办过不少疑难案件,他的意见倾向于马勇生,其他人事任命待考察后,按照干部管理程序报批,这就等于否认了组织部的意见。他一说话,别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因为人事决定权是在他的手里,大事他说了算。

“我就知道是这个老家伙搞得鬼,马勇生凭什么,不就是他有个老丈人在后面撑着,现在业务好算个屁,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他马勇生有些事情别人不是不知道,可县委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让他当上了一把手,我心里实在有些不服。”胡治国气愤地说。

“你也别着急,马勇生现在只不过还是个副局长主持全面工作,这说明还有余地,我想机会还是会有的,现在一些人事变动都很微妙。这样人事安排,潘书记一定有着自己的想法,说不定这是个曲线任命,好戏还在后头,你必定有着一定的背景,他不会不考虑这些。”丁尚武说。

“我的好老弟,机会对于人来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这跟战场上打仗一样,一旦败了,阵地丢了,想反败为胜夺回阵地谈何容易,没有一定血的代价是不行的。”胡治国说。

“机会不是没有的,你应该再想想办法,有些事情还不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这就要看你的马力大小了。”丁尚武说。他这时心里知道,马勇生当局长是板上钉钉的事,现在只不过是过渡,除非胡治国有着特殊的背景,能把潘书记说动了,才能有回天之力。

“不,我绝不咽下这口恶气,只要有一分希望,我也要争取,我不能输在他的手里!否则我在公安局白干了这么些年,别人会怎么说我。说我软弱无能,松包软蛋一个,最后落个这么结局,搁谁心里也不甘。”胡治国恶狠狠地说道。

“老胡,你不要激动,你的心情我理解,我想办法还是会有的,可以通过其它渠道解决问题,现在人事任命不拘格局,没有一定的条条框框,千变万化让人一时难以理解,领导做事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但他心里有着一本帐,谁好谁坏心里最清楚,说不定对你还有着另外的想法,俗话说得好,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丁尚武说。

“可眼前是明摆着的事,任何人都看出我是败在他的手里,我就不相信,我斗不过他,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咱们走着瞧。”胡治国把刚抽了几口的中华烟拧在烟缸里恶狠狠地说。

他此时心里十分清楚,这次机会错过了,以后希望很是渺茫,马勇生比他年龄小好几岁,凭心而论,目前,自己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他,但他确实有些不甘心,自己奔波了几十年,好不容易熬到储明香快到了退休年龄,本想自己能够安然的取而代之,他也多方四处活动,有关方面都同意了,连邹琼花都出面找了县委,当公安局长本是十拿九稳的事。

他万万没有想到,储明香在关键时刻会来这一手,给他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他当猴耍了,让马勇生当上了副局长主持全面工作,真是可恶之极,使他的整个计划全部打乱了。如果这样,像他这年龄,正是个危险时期,用不了多长时间,公安局政委这个位置也快保不住了,现在一切都是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一有文件精神,那他也只有蝎子拉屎挪挪地方了,他不敢再想下去了。看来,只有这样了,就是死也要和他拚杀到底,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他心里暗暗的想着。

“你在给我摸摸底,探听一下潘书记的心里的想法,我断定这里面一定还有其它的原因,真要是从工作角度来考虑问题,那倒无所谓,我怕是储明香和马勇生在背后说了我什么坏话,这样一来,他肯定会改变对我的看法,人现在哪能没有一点事,不可能事事办的都很周全,在加上这两个混蛋背后怂恿,这对我今后极为不利。”胡治国说。

“我再从侧面细细了解一下,潘书记这人心机很多,一般人还真不好摸透的心理。”丁尚武说。

“必定你们经常在一起,见面的机会多,从他的言谈话语中可以看出点眉目来,我也能及时采取措施。现在主要是提防马勇生,我俩是竞争对手,必然对我不满,肯定要实施报复,他可以直接接触到潘书记,这不得不让我多想。”胡治国担心地说。

他此时的心情极为忧虑,一些事情搅得他心神不安,有时他感到十分的懊悔,自己觉得有些事都做过了头,想到这些,他的脊背阵阵发凉。

丁尚武走了以后,胡治国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大骂那个人一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关键时刻竟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现在肯定是引起了储明香的注意,不然暗地里不会向县委打他的小报告,以至落得这么个结局,对方听了连屁都没有敢放。

更加激发了他的怒火,早干什么去了,这个时候装臭皮囊,蔫土匪,平常可不是这个样子,口齿伶俐耀武扬威,要是把事干得干净利索,那将是另外一个结局,马勇生不可能当上局长。

“我告诉你,真要是出了事,我头一个把你送进去。”胡治国气得把电话摔了。但又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不可能那样做,如果真是那样,更加对自己不利,他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